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猛鬼山坟

第六百六十九章 猛鬼山坟

    我先停手,教沈冰吞血念净身咒的办法解开迷药毒性,然后把香拔掉,不用bi对方了,就在附近没远走。估计她也怕我利用坟地来做文章,现在使用鬼阴风发威。

    鬼阴风又称碎魂风,是猛鬼的一种手段,借助山坟地利,以及自己尸骨的灵力,吹出一股猛烈的山风,直bi人的魂魄。吹几下还没问题,如果给吹的久了,魂魄会受到损伤,当时不觉得怎么样,只要回家睡觉,魂魄处于休眠状态时就会碎裂,死后连个完整的魂魄都保不住,非常毒辣。

    不过这种阴风催bi魂魄无非是从手心足心以及胸口和灵窍这几个部位侵入,只要封堵了这几处就不用担心。我急忙脱下鞋除掉袜子。

    沈冰刚好解开迷药毒性,一愣道:“你干嘛?”

    我先抬起她的脚心说:“我们同甘苦共患难,要光脚丫一起光脚丫。”说着伸指在她两只脚心画了个敕字,然后是手心。胸口不用管,我们都用羊血画着图案,只有眉心是重中之重,必须要用血了。

    只有心疼的咬破手指,你说我这两天都咬好几回了,它们哥几个跟了也算倒霉。在她眉心上点了之后,我自己开始忙活着封堵各个部位。

    沈冰知道我这是在作法,所以并没反抗,小声问我:“这只鬼很厉害么?”

    我点点头,这死鬼不能用厉害来形容了,简直很凶猛。今晚看来是去不了破道观,摆平这只猛鬼都成问题。“赶紧穿上鞋袜,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当做是幻觉,不要害怕。”

    沈冰冲我伸手做出ok手势,迅速把鞋袜穿上。

    “桀桀……”

    阴风中忽地传来一阵极为森厉的笑声,这比以前所有听到过的鬼笑声都恐怖!

    配合着呼啦啦的树声,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嘎嘎……嘎……”老鸦叫了两声后,突然拖着一声长长的惨叫,扑棱棱坠地。

    我和沈冰不住转头看着四周,附近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黑气,弥漫着浓重的死亡气息,让我们心头感觉压着一块大石般,非常沉重。

    “点亮蜡烛,念开道咒!”我拔出桃木剑,左手攥着铜钱捏个法诀,往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沈冰“哦”了一声,拿出一根蜡烛,但现在风势极大,怎么都点不着。我摇摇头,心说这会儿怎么还能用打火机点,用指诀对准蜡烛念道:“火郎火女,从天而降。照耀三界,何神敢当。急急如律令!”

    蜡烛“呼”地就着了,但随即被阴风吹的就要熄灭,我急忙用法诀围着烛火画个圆圈,念道:“罡神正直,神最为尊。鼻流黑雾,罩定乾坤。急急如律令!”

    摇摇欲坠的微弱火头,立刻直起腰干,笔直燃烧起来,根本不受风势影响。

    沈冰眨眨眼说:“这么神奇?”

    “这不是真正的风,是鬼阴风,所以法术才管用。这种咒语一般是用不着的。”我跟她解释一句,然后又催她:“念开道咒!”

    沈冰烧符念咒,前面黑气顿时被撕开一道口子,往两旁驱散。有开道咒护佑,猛鬼一时也不敢过分相bi,但我知道这死玩意肯定不会就此甘心,放我们走过去。只不过她惧怕我手里的铜钱和我这身道术,暂时找不到下嘴的时机。

    而我们不是说封堵了身体各个部位灵窍,鬼阴风就不管用了,只要猛鬼不懈余力的发威,阴风重聚,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煞气圈,就跟鬼打墙一样,无边无际,无论你道术修为有多高,都不能走出去,直到阴风突破封堵的灵窍,将魂魄立时碎裂。这也是鬼阴风另一个可怕之处,破解的办法只有在鬼阴风还没有形成煞气圈子时走出去。

    沿着脚下一条崎岖小道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风势仍旧不减,我心说不对吧,什么样的猛鬼这么生猛,我们得加速了。刚跟沈冰说了句快走,忽然蜡烛扑地灭了,我心说糟糕,煞气圈形成,出不去了!

    并且前面无路可走,有一座坟堵住了去路!

    沈冰还在学着我刚才咒语,想把蜡烛点上,但搞了半天,蜡烛都没亮。煞气圈一成,这种低级的咒语就不管用了。

    我站在坟头跟前,拿手电四处照射,蓦然发现,两旁出现了一座座诡异的坟头,怕不下十几座。靠,难怪这么猛,原来不是一只猛鬼,是一群啊!

    当下抬起左手咬破手指,将血涂在桃木剑上,大声念道:“三天之令,化吾之形。青龙白虎,侍卫我身。邪鬼远遁,真气速生。急急如律令!”

    剑尖前指,推送一股道气传入剑身。

    眼前坟头倏然移开,向旁挪开一丈多远,但在坟头原地上忽地冒出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玩意。是头发!

    似乎只是一团头,非常浓密,体积也非常之大,像舞狮狮子头那么大,发丝四起飘扬,透着一股阴森鬼气。

    “鬼头发!”沈冰捏个法诀,不懂装懂。

    我心头倒吸口凉气,急忙拉着她往后退开几步,跟她说:“这是发鬼!”

    “切,还不是一样。”她是没见到头发里的东西,现在还不服气。

    猛地那团头发像炸了窝一样,根根竖起,露出一张七窍流血的鬼脸,吐着长长的红舌,满脸诡笑的盯着我发出“桀桀”怪笑声。

    沈冰哧溜一下钻到我身后,颤声道:“你说错了,是吊死鬼,我最怕这种死鬼了!”

    我尽管心里怦怦直跳,但极力镇定心神,把桃木剑往脖领后头一cha,伸手摸出了天雷地火符。发鬼是鬼类中非常邪异的东西,加之能使动鬼阴风,那就是极品,普通法术治不了它,只有天雷地火符才能干掉。

    “桀桀……”

    发丝不断翻起,就跟剥兔子皮一样,逐渐露出里面的血肉,又出现了两只一模一样的流血鬼脸!

    三只鬼脑袋叠在一块,说不出的阴森可怖,尤其加上动人的鬼笑声,我头皮子都快麻抽筋了。

    “那……那……怎么又出来两只?”沈冰躲在后面往前偷看,结果给吓得话都快说不成了。

    我心说不只两只,恐怕还有更多。刚想到这儿,随着头发往起飘扬,一张张狰狞可怖的鬼脸显露出来,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可以想象见到一只只骷髅堆积在一块那种恐怖景象,就能震撼人心,何况是一堆鬼脑袋呢。这玩意虽然不如当时寄宿鬼鬼脸数量多,但恐怖指数高了不止一倍,因为这全都是猛鬼!

    沈冰一捂脸说:“这是不是你告诉过我的寄宿鬼啊?”

    “不是,这就是发鬼!”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天雷地火符放在地上,掏出一束香cha在前面。刚要念咒语,突然这群鬼脸猛地瞪大鬼眼珠,血红血红,在黑夜中显得狰狞无比!

    风势骤然猛烈,两张符呼地就刮起来,“嗤嗤”几声响,居然被风力给绞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