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八章 鬼阴风

第六百六十八章 鬼阴风

    我真是欲哭无泪,付雪漫怎么跟茅山的死三八搞到一块的?难怪不让我这么痛快的死,是要等付雪漫来亲自下手。她肯定去地府查了记录,我们根本没结成阴亲,你说她的怨气有多大?

    我一闭眼睛,心说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看能不能用炼神还虚的道气,把迷药毒性给化解了。于是极力收束心神,提起丹田一股热气冲上脑中。

    这三八见我闭上眼睛不做声,便开始脱我衣服,还吻上我的嘴唇,让哥们心里一阵阵荡漾,这功没法练。玄真你个你牛鼻子,咋就不露面了,你到底还在不在茅山?

    正想着,忽然间这死牛鼻子就在我脑海里露出了面孔,面色沉凝,跟我说:“从你混乱的灵识我查知肯定遇到了麻烦,唉,我目前也不好过,你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难题吧。”

    擦,老牛鼻子也遇麻烦了,估计是被老杂碎给整的。也难怪一直没遇上这老牲口,他也被牛鼻子给牵制住了。

    “玄真道长,有没解开迷药的办法?”我急忙问。

    “吞血念净身咒三遍,药xing自解。”牛鼻子说完就消失了脸孔。

    吞血?哦,我可以咬舌头。正在这时,我衣服都被脱光,死三八摸到我最为敏感的部位,我擦,全身充血啊!

    当下用力一咬舌尖,草他二大爷的,这一下用力过猛,差点把舌头咬掉,感觉一股咸咸的热流就淌进嗓子眼。急忙念了三遍净身咒,果然管用,手足有力气了,不过我这会儿不想动啊,那个你们懂的……

    正在这时,就听屋门吱呀开了,一股阴风吹进,蚊帐不住晃动。我睁眼一看,一只披头散发的女鬼站在屋子中央,正用狠毒的眼神瞧着我,靠,是付雪漫!

    “小金,你为什么这么做?”付雪漫生气的问。

    “姐姐别生气,我这不是还没下手吗,正在帮你调情呢。嘻嘻!”三八妩媚的笑着,把手从我身上拿开,揭起蚊帐说:“姐姐,你上来吧。”

    “哼,我先结果了沈冰这个jian人!”付雪漫说着转过头,盯上沈冰。

    我一下紧张起来,现在身上光溜溜的,裤子和背包都被三八丢在地上,什么驱鬼的家伙都没有,没法阻挡付雪漫。

    沈冰瞪大眼珠看着她,目光中充满了恐惧,然后又转头看向我,发出求救的信号。我冲沈冰镇静的点头,然后跟付雪漫说:“等等,我们商量个事。放过她我们真正结阴亲怎么样?”

    付雪漫听了这句居然笑了,笑得是无比阴森,让我背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以为我很稀罕你吗?跟你结阴亲无非是想报仇,像你这种土包子,跟我曾经上过床的男人品味实在是差太多了。”付雪漫挖苦的我满脸发热,二大爷,我有那么差劲吗?

    “好,算我没品位,你想得到什么?”我忍住心头不满问她。

    “除非你把魅宝交出来。”付雪漫嘴角浮起一丝邪笑。

    “你想投胎保留前世记忆?”

    “你这个人就是聪明,不论我要做什么,你一下就能猜到。”

    “好,我给你,不过魅宝在省城。”我不假思索的答应。

    付雪漫冷哼一声说:“我知道你说的是谎话,但我会相信你把魅宝交出来的。三天之后的这个时候,你把东西放在这座坟头上,然后下山,第四天早上,你就会在山脚下见到沈冰了。”

    我点头说:“一言为定。”说着从床上下来,心说别说三天时间我不一定回得来,就算回来,第四天早上见到的一定是沈冰的尸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

    我这么光着身子下来,付雪漫倒是跟看白萝卜一样丝毫没反应,沈冰脸一下就红了,马上闭上眼睛,嘴巴里唔唔的闷叫两声,似乎抗议我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呢。我弯腰捡起裤子和背包,才要穿上裤子,就见付雪漫突然脸色大变,飞身扑向沈冰,伸着鬼爪子要下毒手!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付雪漫也不傻,看出我能自己下床这个破绽,所以急着先去杀沈冰。但已经晚了,哥们捡起裤子同时,手早伸进口袋摸住了铜钱,她这一动,我一把铜钱撒出去,把她硬生生的弹回到门口。

    这jian女人相当机灵,知道今天是没机会了,掉头窜出屋门,不顾一切的逃走。此刻铜钱阵布成,我转头看向小金这个死三八,她吓得花容失色,皮笑肉不笑的:“嘻嘻,大哥你太帅了!”

    “你还能嘻的出来,我真佩服你!”我手诀转动,把铜钱阵慢慢移过来,心想你个死三八刚才怎么慢慢炮制我,哥们就怎么慢慢的玩死你。

    “大哥,你好有型哦,嘻嘻!”她说着冲我抛个媚眼,死到临头居然还在挑逗我。

    但哥们现在意志坚定,虽然还没穿上裤子,但绝不会被她迷惑了。铜钱阵慢慢的移动,她一张小脸逐渐的沉下来。但一对眼珠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忽然一抬腿,一条丝袜冲我脸孔激射而至,然后跟着是内裤,我挥手打落在地上,忽然间看到她消失不见。

    只听窗外传来三八的笑声:“大哥再见,嘻嘻!”

    我肺差点没气炸,死三八太狡猾了,刚才要是铜钱阵直接移过去,非把她锁住不可,现在给了她可趁之机。跑掉就不容易捉住了,草他二大爷的!

    灯光跟着一灭,眼前的景象迅速发生变化,发现四周一片黑压压的树影,阴宅消失,变回了原状。我打开手电,沈冰坐在坟头上,还紧闭着眼睛。我忽然就笑了,心说你个死三八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座坟应该是你的,我就不信搞不定你!

    急忙穿上裤子,把沈冰嘴里袜子扯出来。她还是闭着眼睛问:“你穿上裤子了没有?”

    “穿上了。”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一束香和一张镇鬼符。

    “我都看到你……怎么办啊?”沈冰红着脸睁开眼睛说。

    “傻瓜,早晚会看到的,只不过提前一点时间。”我一笑把她从坟头上拉下来,她还没力气,踉跄着又坐在地上。

    我把香插上坟头,才要念咒语,这时又传来了一阵“嘎嘎”老鸦叫声!

    一时山风猛烈,吹的我身子摇摇晃晃,差点站不住,心说不妙,这是鬼阴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