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艳鬼

第六百六十七章 艳鬼

    我一皱眉,一个女孩家,居然住荒山,还是孤零零的一座屋子,那绝对是有问题。我轻轻拉了一下沈冰,冲她使个眼色,叫她不要多管闲事。

    “干吗?没看人家都摔伤了脚?”沈冰瞪我一眼,就用力把女孩搀扶起来。

    她这爱管闲事的毛病,我不敢再多说什么,不然肯定会挨骂。不过这女孩看上去没啥特别之处,还能把我们怎么样,距离屋子又不远,那就送吧。

    女孩谢了一声,几乎整个身子被沈冰架起来,慢慢走向那座房屋。路上这女孩跟我们说,她父母住在山上看护山林的,她和妹妹在镇上跟奶奶住在一起。今天过来没想到父母不在,可能下山回家去看她,所以就想下山,没想到被石头绊了一跤。

    我心说这谎话说的虽然挺圆,可是有个破绽,你爸妈不在,你又下山为毛屋子里还要亮灯?再者一个女孩家,为啥要选择夜晚上山,并且这儿还有不干净的传闻,难道就不怕遇鬼吗?

    沈冰倒是没发现什么问题,还跟女孩聊着,走到那座屋子前面。房屋是用石头砌成的,门前有一片空地,摆着一个小石桌,四周还有一些稻草和铁锹、锄头等农具,看样子确实是地道山里人住在这儿。

    门没锁就更加让我起疑,进去后,发现屋子里倒也算干净,一张木床上挂着蚊帐,锅碗瓢盆等炊具摆放的井井有条。靠墙壁放着一张古老的八仙桌,两侧放着靠背椅。

    女孩先做在椅子上,指着床下一只木箱说:“麻烦姐姐帮我拿出草药。”

    沈冰过去把木箱拉出来打开,顿时一股草药的香味扑鼻而来。沈冰忽然身子一晃就倒在地上了,我心说不好,急忙闭住呼吸,草药的味道里夹杂着迷香!

    好在我距离远,吸入鼻子里的香气不多,但就这样也感到头昏脑胀,一时眼前东西晃来晃去,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哎呀,姐姐怎么晕倒了?都怪我忘了告诉你,那个箱子里有一种叫鬼魂香的草药,普通人是不能闻的。嘻嘻!”

    草他二大爷的,这女孩果然有问题,肯定是敌人专门派来对付我们的,这下大意失荆州,阴沟翻船!

    我捂着脑袋,想尽快的冷静下来,可是眼前始终迷迷糊糊看不太清楚,四肢有些无力,最终噗通坐在地上。

    “放心,我不会杀死你们的。你想啊,我一个女孩家家,怎么敢杀人呢?”这女孩轻声在我耳边说,声音娇腻,让我心里不由生出丝丝涟漪。

    这是个狐狸精啊,声音这么妩媚入骨,非常诱人。逐渐的眼前开始看起了景象,只不过手足酸软使不上力气。眼看着沈冰也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脑袋看向我,满脸的痛楚。

    “土包子,我们在哪儿啊?”

    我沉声说:“还在屋子里。”

    女孩笑道:“这不是屋子,是一座坟!”

    听了这句我心头顿时一惊,应该是一座坟,之前我就看出这里透着一股诡异,但这只鬼太厉害了,能把阴宅布置的毫无破绽。恐怕这是老杂碎的手笔,除了他普通鬼魂没这么大的本事!

    “那你是谁?”沈冰吃惊的问。

    “姐姐你问的好天真哦,住在坟里的当然是鬼啊。”她声音是那么的甜美,笑容是那么娇媚,让人丝毫感觉不出有鬼的味道。不过,越是五彩斑斓的蛇,毒性就越烈,这不但是只鬼,还是他妈一只厉鬼级别的。

    “啊!土包子,你快把她收了。”沈冰失声大叫。

    我心说能收还用你提醒么,哥现在不是跟你一样,都动不了,咱们就看她接下来怎么炮制我们吧。摇摇头又看向这女孩,她身后没影子,我真有心撞墙死了,刚才真是粗心大意,没发现这个致命的破绽!

    “姐姐,你话太多了,好烦人哦。”女孩扭着屁股走到沈冰跟前,脱下她的鞋子,从脚上扒下袜子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沈冰气的杏眼圆瞪,但手足无力,想掏出来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我抬头看着女孩冷声问:“你为什么不杀我们?是不是猫玩老鼠一样玩够了才下手?”

    “啧啧,帅哥你真聪明,一下就猜中了。嘻嘻!”

    二大爷,真把老子当老鼠了。这样也好,让我有机会寻找逃生时机,一旦让我这头狮子苏醒,那就是你的噩梦,我看到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她走到跟前,满脸嬉笑着把我拖走。这三八劲儿挺大,就用一只手,就把我拖到床上。我心里不由怦怦直跳,她要干嘛,不会要哥们阳精吧?看样子应该是,她不杀我,不就是为了这点东西?

    阳精对女鬼可是很好的补品,不但可养阴体,还能美容。你们别笑,这是真的,女鬼不是说不用养颜了,虽然鬼魂不老,但天长日久,死鬼皮肤就会衰弱。爱美之心不止是活人,女鬼也臭美的,不然我这鬼马化妆品不会在地府那么畅销。所以这也是很多女鬼为什么要吸取男人阳精的真正原因。

    看这架势,三八是要把我阳精榨干而死,而接下来对付沈冰估计还有另外的恶毒手段。这咋办啊,我有点傻眼。

    三八把也爬到床上,把蚊帐落下来,慢慢的褪下裤子,一时让我看的血脉喷张。她一双修长的美腿上,穿着吊带黑色丝袜,相当的性感迷人。继而脱下红色背心,内衣都是黑色蕾丝边的,这一套情趣装,加上她现在越看越诱人的俏脸,足以迷倒所有男人。

    这三八是个艳鬼,此艳非彼魇,她现在皮肤看上去这么雪白光滑,毫无鬼气,不知道吸取了多少阳精才养成这样的。

    迷人是迷人,可是这玩意谁知道死了多少年了,被这么一只老三八死鬼给破了身,多不值啊,我哭!

    她翘起修长的右腿放在我肩膀上,抓住我的手在上面轻轻抚摸,用挑逗的口气问:“手感怎么样?”

    我承认手感是特别的好,浑身血管都快爆了,但我决不能顺从她,极力克制心里的火气,冷着脸说:“你别浪费时间了,我对你半点兴趣都没有。”

    “难道你对我付雪漫姐姐有兴趣吗?她就快来了,不过我要先尝尝你是什么滋味!”

    听了这句话惊的我瞪大眼珠,她跟付雪漫是一伙儿的,一会儿这jian女人也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