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狼心狗肺

第六百三十九章 狼心狗肺

    老家伙被鬼尸这声惨叫彻底击溃了心理防线,整个人都瘫软在泥水里,捂着头拱在地上,全身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我恨不得一脚踢爆这老杂碎的脑门,咬牙切齿说:“你不但残忍杀害小芳,还将她故意埋在庙侧,期待有朝一日这里重修神庙,镇压她的阴魂。真可谓用心狠毒,猪狗不如啊。你的诡计终于如愿以偿,这里修建了杨仙庙,形成了飞檐穿心局,使小芳阴魂终日痛哭不止。可是你没想到,杨仙神像并没开光,无法镇压她的阴魂。当年强子变傻,我猜想是你干的好事,是试探小芳阴魂的虚实吧?”

    最后这句话一出,大家伙全都惊愕的看向老家伙,如果这是真的,强子可是他亲侄子,才五岁的一个孩子,怎么能下得了这个手?那还是人吗?

    老家伙摇着脑袋叫道:“不是这回事,不是这回事……”

    “小芳变成了厉鬼,你如果还不肯说实话,就无法解开她心中的怨念,非杀死你们一家不可!”我瞪眼叫道。

    恰逢此时,鬼尸再发出一身毛骨悚然的惨叫,他马上服软了:“我说,我说,我全部都说!”

    接下来老家伙把小芳自从来到水柳庄到死后的情节全都说了出来。他虽然被吓得神志不清,说话颠三倒四,但我们也都能听明白。因为关于小芳的故事,他和魏庆奶奶都曾说过,无非略过了他跟小芳之间的私密过往以及小芳的真正死因。

    当年小芳下乡来到水柳庄,没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不喜欢的,可是那个年代,都不敢表露出来,否则你就是耍流氓。恰好小芳住在了他隔壁,以前的墙头是很低的,就有了搭讪的机会。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了,他这个人心眼特别多,知道城里的姑娘没做过体力活,跟小芳熟识之后,就经常夜晚去帮小芳做农活挣工分。

    小芳他的热情帮助所打动,逐渐喜欢上了这个憨厚的小伙子。本来刚开始还推辞,他白天忙一天,晚上还要帮她干活,实在过意不去。可是后来两个人相互有了情意,就任由他这么做了,正好给她腾出大把时间,去各处寻找文物遗迹。

    据老家伙说,小芳父母曾经来过这里,在一个泥坑里发现过古代壁画碎片,极具文物价值。只是后来赶上运动,没能继续勘探下去,遗憾而去。小芳之所以选中水柳庄,就是为了继承父母遗志,来探寻壁画线索的。

    我听到这儿,跟陆飞、王子俊对望一眼,他们说的壁画碎片,会不会是老杂碎阴宅里的宫装少女图?说不定这个所谓的泥坑,就是坛子村外的刑场。难道很久之前,茅山鬼道那个老杂碎就来过这里?

    小芳白天只能踩点,唯恐被别人看穿了她的目的,晚上才能做深挖探寻。小芳虽然胆子不小,可毕竟是个姑娘家,夜晚在野外感到害怕。所以就让他陪着,这正中老家伙下怀。两个孤男寡女天长日久,整天夜里耳鬓厮磨,正所谓干柴烈火,能擦不出火花吗?

    于是在一天夜里,他们终于突破心理底线,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就无证驾驶了。这闻了腥的猫,还能忍得住不吃肉吗?这以后每天晚上出去,都必须打一次野战才能开工。老家伙说到这儿,居然没那么害怕了,反而脸上有种洋洋自得的表情。

    草他二大爷的,估计是对于一个农村小子,把上了一个城里女知青,感到自豪吧?

    不过你丫的太无耻了,也不说自己多大岁数了,对着年轻人还有小姑娘呢,说起野战史津津有味,比其他事情描述的都详细。你个老流氓!

    他们终于在坛子村外刑场,找到了壁画碎片。小芳非常激动,碎片上的图案正是父母曾经说过的模样。我问是什么图案,老家伙挠挠头说,碎片上都是古代美女。我又看了看陆飞和王子俊,果然是宫装少女图。

    我又让老家伙接着说。他讲道在刑场上挖遍了所有地方,收集了不少碎片,可最终也没能完整拼成一幅图画。

    不过最后发现一个碎片背面上写着几个字,时间太久了他记不住,但大概意思记得,说有什么东西藏在北帝庙。这就有了小芳为什么雨夜探寻北帝庙废墟,找出了金盒子的故事。那天晚上他们本来是一块去的,可是半路上被他兄弟追上,老母亲病危,要他赶紧回家,所以就回去了。

    小芳一个人壮着胆子去了北帝庙,并且在神仙底座下找到了金盒子。但一夜没回来,让他颇为担心。可是老母亲病重,又无法离开,让他是百爪挠心,坐立不安。后半夜,忽然听到有人敲窗户,还以为是小芳,出来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人黑布蒙面,个头不高,cao一口南方口音。

    他有点害怕,因为从小听老人讲故事,什么义和团还有白莲教的后人经常在这片活动,别是来打家劫舍的吧?那人只说了两句话就走了,意思是要他揭发小芳在北帝庙找到了金盒子,不然就把他们俩打野战的事宣传出去。

    当时他有点懵,这是什么意思,要他出卖爱人,绝对做不到的。可是转念一想,老母亲病危在床,如果这个当口自己被押上大街游行批斗,老母亲非一命呜呼不可。再说他还是积极分子的骨干,深知被批斗的厉害。别人因为一句俏皮话被扣上耍流氓的罪名,他可是跟小芳都有了孩子的,那还不被斗死?于是一狠心,就向组织上汇报了这件事。

    小芳回到村里就被抓起来,起初不知道是他告的密,还以为是那个神秘的黑影。但接下来被批斗的时候,才看清了他的面目,终于明白这一切全是他赐予的。那天晚上,他支开看守进去跟小芳谈判,只要她不讲他们之间的事,就保证过段时间让她得到自由。可是小芳不相信,因为多日都没吃喝一口,猜到是他故意串通其他积极分子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把她饿死,所以发生了争吵。

    这之后他提心吊胆的过了四天,还是害怕东窗事发,就又去了大队部。本来打算把小芳吊死在屋里,做个小芳自杀的假象。可是当他赶到大队部,发现看守晕倒在地,小芳被一条黑影拖向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