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是他杀死了小芳

第六百三十八章 是他杀死了小芳

    我一怔,这老头怎么会知道开棺会有大祸临头?他又出现的这么奇怪,半夜三更,怎么知道我们在挖坟开棺呢?

    魏庆奶奶忽然开口道:“老范,你咋来了?”

    “我是阻止你们挖坟的,可是晚了,啥都晚了。”老范说着一脸惊惧的蹲在地上,双手抱住了脑袋。

    魏庆奶奶离开大树,慢慢走到他跟前,围着他不住来回转动,不知道在打量什么,似乎对他的后背很感兴趣。

    罗玉山不知从哪儿爬了出来,浑身泥污,看着比王子俊还狼狈。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往外探头说:“范大爷,你就别瞎掺和了,你家强子埋了没有?”

    老范抬头看着他说:“强子没敢埋,现在恐怕已经诈尸了!”

    我心说咋回事,傻强子怎会诈尸?转念一想,老范说的没错,傻强子身上那股邪气已经深入五脏六腑,与鬼尸息息相通,他死后估计跟鬼尸一样,魂不离体。现在鬼尸遇到麻烦,他的尸体也会不安。

    “陆飞,你跟云曦去趟村里,把傻强子尸体镇住。”我赶忙对陆飞说。他一个人去还真怕解决不了,麻云曦镇尸手段那比我们要精到的多,所以让她一块去。

    两个人一点头,撒开双腿往村里跑了。

    “你咋知道强子会诈尸?”罗玉山还不信了,要知道水柳庄除了他这么一个小神棍之外,没别的先生了。

    老范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一脸惨笑的说:“我早跟你说过,别听这个年轻人的话,开棺水柳庄就会遭遇大祸,恐怕人人都会死!”

    “你说的谁相信,我儿子身上鬼气可是习先生给治好的,当然要听他的。”罗玉山从树后走出来。

    “那好,我们全都等死……”

    老范这死字一出口,刚好坟坑内再次响起鬼尸一声惨叫,吓得他跟罗玉山同时一颤,两个人惊恐的望向那边。

    我见魏庆奶奶不住的瞧看老范,不住点头又是摇头,似乎遇到什么难以断定的事情。我也跟着摸了摸鼻子,响起这老头处处透着奇怪的举动,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脑瓜子。

    “你傻了,自个打自个还下这么狠手?”沈冰睁大眼睛问。

    王子俊眨眨眼说:“他总是神神叨叨的,不过那肯定是想到了啥。”

    我嘿嘿一笑,没理他们俩,跟老范说:“大爷,前两天,是你跟小芳上坟了吧?”

    老范脸色一变,摇头道:“大兄弟,你咋开这种玩笑?我跟小芳不沾亲不带故的,干吗给她上坟?”

    大家一听这话,都把目光从坟坑那儿收过来,聚集在他身上。

    “你还说跟小芳没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我肯定的说道,并且最后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大家全都吃了一惊,魏庆奶奶反应最为强烈,立刻从地上把他拉起来,转到他身后,仔细瞧看。

    “大兄弟你咋这么血口喷人,我老范头可从来没得罪你啊。”老家伙虽然故作镇定,但眼角慌乱的目光背叛了他,让我心里更加有底。

    “土包子,咱就跟人家见过两次面,听他讲过小芳故事,凭啥说小芳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沈冰皱眉说。

    这时魏庆奶奶往后退开两步,指着老范说:“是你,那晚就是你进了大队部,跟小芳发生了争吵。”

    我正是从这条线索上猜到的,老太太一直盯着他背影在看,那说明是想到了一个人,肯定当年跟小芳有密切联系的人。而这个人,让小芳怀孕的嫌疑最大,只不过是诈一句,没想到就给诈出来了。

    无论心理素质再好的人,当年做下了这等对不起女人的事,现在这女人又变成了凶鬼,谁还能面对这个质问不动声色呢?

    “啊,真是你让小芳大肚子的,但你为什么要杀她?”沈冰虽然一根筋,但做了几年警察,在这种案子上还是有一定经验的。

    老范僵硬的笑了笑:“你们不要乱说,我老范头在村里为人怎么样,罗先生最清楚。小山,你跟他们说说大爷我这人怎么样?”

    我心说你脸上这种笑,那绝对是心虚的表现,如果被人诬陷,还能笑得出来?凡是心里有鬼要遮掩的时候,才会笑成这样。

    罗玉山挠头道:“范大爷这人是很好的,就是年轻时是运动积极分子!”

    这句话一出,老范顿时脸色再变,又笑了笑说:“唉,年轻时候那是跟随大潮流闹革命……”

    运动积极分子在农村厉害着呢,你一个不注意的动作或是一句话,可能都会被他们看到或听到,扣上“现象”的帽子批斗游街。

    这下大家心里都清楚了,当时批斗小芳的人中肯定有他,而老太太见过他进大队部与小芳发生过争吵,那必定是因为孩子的事。顺着这条线往下想,那小芳就是他所杀,原因可能不是为了金盒子,而是怕小芳肚里的孩子使他受到牵连。

    太恶毒了,为了保住自己,不惜谋杀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一尸两命,简直畜生都不如!

    我盯着他冷笑道:“小芳不但你杀,我还知道,强子也是死在你的手里。”

    这句话让老范咕咚一下坐在地上,不停的擦着头上汗珠说:“大兄弟,我老头年纪大了,经不住你这么吓唬。”

    “你说傻强子也是他杀的?”沈冰和罗玉山同时问道。

    我点点头,本来我还没把握断定是他,可是今天知道他是杀小芳凶手后,那么再杀自己侄子又有什么不可能呢?只不过,他的用心还不能完全想明白,起码傻强子十四岁上那年清楚之后,回到家里中毒,以及昨晚浑身鲜血的逃进庙里,并且这老家伙还在后面跟着,那不是他下的手能是谁?

    “不,你们不要血口喷人,人不是我杀的,肯定是你们杀了我侄子,反倒是倒打一耙!”老家伙被我逼上绝路,开始反咬了。

    我冷哼一声道:“如果是我们杀的人,你一声不响把尸体拉回家,还要晚上匆忙就埋了?说吧,不然小芳和孩子的鬼魂会出来找你的!”

    恰巧这时,坟坑内又响起一声鬼尸的惨叫,特别惨厉,听得我都头皮发麻,更别说老范了。他一下捂住了脑袋叫道:“小芳,我对不起你,你别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