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四十章 残害兄弟

第六百四十章 残害兄弟

    他没敢出声,悄悄跟在后面,一直到了北帝庙废墟前一棵大树下。他记得这棵大树的位置,正好就是现在杨仙庙的左侧檐角,也就是白衣吊死鬼经常出没的方位。

    那条黑影将小芳绑在树上,厉声问她金盒子在什么地方,听声音他吃了一惊,正是让他揭发小芳的那个神秘蒙面人。

    小芳冷笑了几声说:“金盒子给范运平拿走了,找他要去。”

    我们一怔,范运平是谁?老家伙接着说范运平就是他,小芳那是故意往他头上嫁祸的。因为后面听着他们两个人对话,彼此认识,似乎小芳父母就是这人揭发检举给的。蒙面人也不相信是老范把东西拿走了,可是小芳死都不肯说出实话,让这人也无计可施。

    范运平也很纳闷,记得当时他跟小芳谈判时,金盒子还挂在她的脖子上,怎么现在不见了?他考虑可能是小芳就地埋在大队部内,一会儿回头去找找。

    他正想着这件事,突然听到蒙面人吃惊的说道:“你把指甲吞了?”

    小芳哼了一声没做答,就见那人摸着她的两只手,不住的仔细查看。过了一会儿,嘴里不知骂了几句什么,刀光闪起,跟着小芳惨叫两声,她的两只手被砍了下来。

    老家伙说到这儿,情绪有点激动,他说当时真的很心痛,差点冲上去要救小芳,但唯恐被发现给双双灭口,连给小芳报仇的机会都没了。我冷哼一声,心说你个老杂碎,不是担心没报仇机会,是怕死才是真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沈冰,她这会儿正看向我,目光里好像在询问,要是当时换做我们俩我会怎么做?我微微一笑,心说还用问吗,因为你,我地府都去过了,还在乎自己的小命?

    老家伙接着说,小芳当时痛的叫声很大,在夜里传出很远,那人可能害怕被村里人听到,就拿起绳子勒住小芳的脖子,直到勒死。然后把小芳吊在树上,做个自杀的假象。然后突然转身跑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从树后揪出来。

    用威胁的口气跟他说:“明天把尸体埋在那棵树西侧,后天我来做法事镇尸,不然她会化成厉鬼,整个水柳庄的人全都会被害死!”说完这个人就走了。

    老家伙吓得裤子都尿湿了,草他二大爷的,这样出丑的事居然也不害臊的说出来,真替他丢脸。他在当地呆呆的站了一会儿,才醒过神连滚带爬的逃回家。第二天,有人发现小芳吊死在北帝庙,批斗会成员看到这种惨厉死状,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唯恐惹祸上身,全都后撤了。

    这倒给了范运平的机会,他跟隔壁邻居,用草席裹了尸体埋在了这棵大树西侧。别人没对他有任何猜测,反而还给了他一个好人的称号。

    这么说小芳不是他亲手杀死的,但我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即便是真的,小芳的死与他有直接关系,他动不动手,都难逃罪责!

    老家伙接着说,几天后,他去干农活时故意路过坟前,发现坟头有动过的痕迹。他知道那个蒙面人肯定来过了。这事一晃几年过去,到了结束后,农村开始悄悄修庙供奉神灵,当然规模也小的了很多。水柳庄新任村长就比较迷信,想重修北帝庙。正好赶上一个游走的风水相师来到水柳庄,指点村长说,北帝庙废弃很久,被杨仙霸占了地盘,应该修建个杨仙庙,不然杨仙没地占,水柳庄会出事的。

    这个相师还在北帝庙废墟上画出杨仙庙的大小四角,就按照这个图形修建。相师临走时还说,那座坟久受杨树阴气侵袭,棺中尸体变成凶尸,不能迁坟不能开棺,否则必出大祸。

    这点我倒信,因为杨树风一吹呼啦啦作响,叫做“鬼拍手”,虽然没有柳树和槐树阴气重,但也是一大忌讳。

    不过这个相师这么安排,就是有意搞成一个飞檐穿心局,是别有用心。我心头一动,就问老家伙:“那个相师长什么模样,是不是曾经杀死小芳的蒙面人?”

    老家伙摇摇头说:“那时我正好不在家,回来听别人说的。所以今晚听说这里要挖坟,就赶过来阻止。”

    罗玉山诧异的问道:“我没敢跟任何人说,你咋知道今晚要挖坟的?”

    老家伙一下耷拉下脑袋,半天才说:“入黑后我一直在村边躲着。”

    “你是怕挖出这只鬼尸,暴露了你杀死强子的真相吧?”我冷笑道。

    老家伙身子一颤,喉头不住滚动着,没敢开口,看样子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时又从坟坑内传出鬼尸的惨叫声,老家伙讲述期间,已经叫了很多声,我一直心里在默数着,这是第十声了。不知道还要叫几声,小雪才能把它给制服。

    沈冰看着老家伙怒道:“你为什么要杀自己的亲侄子?”

    老家伙在我们数道咄咄bi人的目光下,坦白从宽了。原因很简单,简单的让我们感到意外。就因为他有两个儿子,可是家里穷,只有一座房子,眼看着都快到了结婚年龄,没有多余的房屋,儿子很难娶上媳妇。就盯上了自己亲兄弟的房子。

    于是想起了小芳死后,经常有人在杨仙庙附近听到哭声,也听西坪村老怀说过,那座庙里沾染了凶坟邪气,晚上不能入内。他就一狠心,在一天下午,把小侄子骗走,在村外玩了半天,入黑后锁进了庙里。他就在一边偷偷盯着,打算兄弟找过来,一块推进庙里让小芳阴魂给缠死。

    谁知兄弟两口子没往这儿找,第二天早上才跑过来,结果小侄子意外的变傻了。他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因为小侄子在庙里中邪变傻的事,村里传的沸沸扬扬,就跑到西坪村请老怀用鬼仔害死了兄弟两口子,这样大家以为是强子身上邪气所致,谁都没有怀疑到他。

    靠,这老家伙原来跟老怀还有联系,什么听说庙里沾染了凶坟邪气,压根就知道飞檐穿心局的事。还有罗玉山,这小子不是早年跟老怀学过邪术么?

    当我把目光看向罗玉山时,这小子挺机灵,急忙摇手说:“他们之间的事,我真不知道,就十几年前,跟老怀学过点玩意,后来帮忙去这座坟上引鬼仔,从此一直没跟他来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