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一章 血手印

第六百三十一章 血手印

    我听了这事觉得蹊跷,你一个傻小子,谁会惦记着要杀你?回到家除了他大爷有这嫌疑外,还能有谁?觉得不太可能啊,要说是傻小子,大爷怕被他拖累一辈子,在农村没有法律观念的庄稼人,起了杀心我觉得有这可能,可是你又变清楚了,还杀你个毛?

    陆飞问他:“那个好看的女人是不是身上绑着黑索?”

    傻强子滴溜溜的转着眼珠看着我们说:“是绑着。”

    我冷哼一声说:“你这七八年一直在帮她解索是不是?”

    “没有啊,我啥都不懂,就每天在庙里睡觉,家都不敢回。”

    “你今天为什么又不装傻了?”王子俊问。

    傻强子低下头说:“我怕你们把不让我进庙,说不好还会打我。”

    我正要问他刚才那句家都不敢回啥意思,这时听到他大爷的叫声,跟着老头跑到跟前,气喘吁吁的说:“又让他给你们找麻烦了。罗先生交代过的,不能让他回庙里,可是这小子就是不听。快跟我回去,不然就打断你的腿!”

    傻强子低着脑袋又装出一副傻样,乖乖跟着大爷往回走了。我看着这爷俩的背影,看不出他大爷哪里不对,对这个侄子可是挺亲的,怎么会作出下毒杀他的举动?这傻小子说话不尽不实,不见得都是实话,可惜老头来的不是时候,不然我再放出两只女鬼,准保他啥都说了。

    沈冰、曲陌和麻云曦三个女孩抱着小雪在那儿叽叽喳喳的说起傻小子,而小雪却伸着手臂要我抱。真是奇怪事,你说王阳就不记得曲陌了吗,为毛对着这么多人要找我呢?

    我只有过去把她抱住,小丫头乐的笑的合不住嘴。

    王子俊笑道:“不如你跟刘珊说说,收她当干女儿吧。”

    “什么浑话,我咋能当王阳干爹呢,这不差辈了吗?”

    陆飞抬头看看天色,一脸担忧的说:“看样子今晚要下雨,天阴的太沉了。”

    我们全都跟着抬头望天,本来来的时候还有一弯明月,现在被厚重的乌云给遮挡住了。阴沉沉的夜空,压的我心里感到很沉重。看来,今晚必定是一个不得安宁的夜晚。

    正看着就见天上划过一道闪电,瞬间将大地照亮。紧跟着“喀喇喇”一声惊雷滚过,顿时让我们全都打个寒战。

    一阵急雨跟撒豆子似的,迎头泼下,我们几个慌忙往杨仙庙跑去。罗玉山搭的这个草棚太小了,容不下我们六个人。陆飞倒会想办法,把草棚两边拆开,他跟王子俊一边一个,给举了起来,像只大伞一样,勉强遮住了大雨。但还是到处漏雨,我把小往抱紧了,向前弯着腰,这样雨滴被我后背挡住,就落不到她身上。

    一时间电闪雷鸣,大雨瓢泼,看这架势,一时半会时候停不了。陆飞让麻云曦过来帮忙举起草棚,他冒雨跑过去,把车开了过来。我们几个赶紧挤进车子里,这会儿各个都淋的湿透,我们老爷们还算了,她们三个美女可就惨了,穿的太薄,衣服贴在身上,让我们过足了眼瘾!

    小雪听到这么大的雷声,竟然一点都不怕,还是盯着我在笑。

    “你看,庙里亮起了火光!”陆飞在前面指着车窗外说。

    外面大雨如注,形成了一片浓厚的雨雾,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到庙里的光景。火盆里的确燃烧起来了,可他二大爷的雨声轰鸣,就是让小雪哭,鬼尸不一定听到。于是我让陆飞把车开到庙前,基本上停到坟头与庙之间的位置。

    谁知刚停车,就看到檐角上挂一条白影,鬼尸出现了!

    它一出现不要紧,小雪哇的就哭了。我心想这怎么回事,小雪又没看到那死玩意,怎么突然哭起来了。不过这也正好,让陆飞把他那边车门打开,让小雪的哭声传出去。

    那条白影在檐角上荡了几下后,随着小雪的哭声不住传出,蓦地消失了。我们几个相互对望几眼,老牛鼻子的办法还真管用啊。我明白了,小芳临死前,坏的肯定是女胎,女童一哭,就会让她想起自己的孩子,停下解扣去伤感了。这跟我和沈冰上演感情戏一个道理。

    但白影一消失,小雪就停住了哭声,含着泪又笑起来。

    “小雪有感应阴魂的本事。”曲陌说。

    我摇摇头:“也不完全对,孩子对于阴灵最为敏感,再加上小雪天赋异凛,鬼尸一出现,她就会知道。”

    “你看庙里火光旺盛了很多。”沈冰指着车窗外叫。

    话音刚落,小雪又哇的一声哭了。

    麻云曦皱眉道:“小孩这样被吓别出了什么毛病,我进庙看看,用封尸符试试。”

    “不管用。”陆飞推着车门,现在被雨打的像落汤鸭。“封尸符对尸体才管用,对魂魄没效果,反而会更激怒了它。”

    “那我们不如挖坟吧。”王子俊提议。

    “挖你个头,上次没见都挖出血来了吗?”沈冰骂道。

    “我没见啊。”

    “哦,忘了上次你没来。”沈冰挠挠头。

    正说着,忽然透过雨帘,看见一条血淋淋的人影,飞快从一侧跑到台阶上,推门进庙了。虽然离的很近,可是雨太大,这人速度太快,我们没看清是谁。我把小雪往沈冰怀里一塞,就要下车。

    这时又看到一条人影跟着跑进庙里,庙门咣当一声关上。心说不好,连进两人,今晚搞不好就会被鬼尸脱困。急忙把黑杀索丢给陆飞,跟他说:“我去庙里往外带人,如果事情不妙,你就把黑杀索缠绕到坟上,记得念请黑杀神咒语。”

    “我跟你去……”曲陌和麻云曦同时开口。

    “不用了,人多只会坏事。”我说着跳下车,抱着脑袋跑到庙前屋檐下,忽地感到一阵冰冷的雨水浇在身上,直透脚底。草他二大爷的,鬼泪又涌出来了,赶紧捏个法诀念了一遍净身咒。

    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庙里不但火光大盛,并且庙门上全是鲜血。那是一个个血手印组成的,看着十分诡异骇人!

    小芳死时双手被砍,现在庙门上出现血手印,那是大凶之兆,进门无疑是触怒鬼尸,就算用煮黑豆隐身那也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