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章 结黑杀索

第六百三十章 结黑杀索

    抱回了小六,三个女人都没照顾小孩的经验,搞的是笑话百出。在他们笑的同时,我却愁上心头,觉得带小六去杨仙庙,太危险了。想起小五帮罗玉山儿子开门迎喜时,那种情形,实在不敢再做实验了。

    还是结黑杀索吧,我一咬牙做了这个决定。

    碰巧这时候小六饿了,哭的惊天动地,他们七手八脚的又是喂奶又是哄的,可小六就是哭个不停。我说照顾孩子还是我老妈有经验,让他们带孩子去我家。而我推说要再想想今晚的事,一个人留在店铺里。

    等他们一走,我就把神坛布置好了。将梁上的八棺镇鬼局用红布遮盖,而法瓶早就丢失,店铺里再没有啥驱邪的法阵,这才烧符请黑杀神就位。

    请邪神哥们可是头一遭,心里非常紧张,害怕搞不好法事没做成,再发生一场驱邪大战。但邪神他它也是需要人供养的,有人请它,拍它马屁,怎么会不乐意呢?焚符念咒后,就觉得桌子哗啦啦一阵震动,随即又消停了,然后就看到一团黑气凝结在神坛上方。

    嗯,黑杀神不一定来,它的净坛使者肯定来了。

    我按部就班,把猪血盛放在脸盆内,不然别的就的用大澡盆,这么一大盘绳子,小点容器放不下。把绳子泡在猪血内,我跪在地上念咒请愿。这一个小时内,是不能起身,眼瞅着猪血慢慢变黑,而绳子也跟着变成了黑色的橡胶条一样,非常诡异。

    一个小时过去,把盆子拿下来,开始在绳子上打结扣。这个比较费劲,还要算着距离,一百八十一个死扣,足足让我费了两个小时的工夫。这期间王子俊喊我回家吃饭,见我在搞黑杀索,吓了一大跳。

    我说你先别告诉他们,回去就说我正在睡觉,晚点回家吃饭。又特别交代他,下午六点之前,不要来骚扰我。

    结好了扣把绳子放在神坛上,接着念咒焚符,然后在神坛前面磕了九个响头。又足足等了四个小时,到了六点,看到神坛上的绳子,奇异的变回了原来颜色,我不由大喜,书上说,这是黑杀神气与绳子融为一体了,黑杀神扣魂索大功告成!

    接下来我得把黑杀神给送走啊,这玩意可留不得。又念咒焚符,送黑杀神还宫,瞅着神坛上那团黑气逐渐消散,直至眼前一片明朗,这玩意终于给送走了,心里大大松了口气。这事让我搞明白一个问题,就是邪神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肯请它,就帮你办事,然后还挺讲义气,得了好处拍拍屁股走人,绝不给你留下麻烦。

    刚好这时候,他们都过来找我了。竟然周建涛和刘珊也来了,他们夫妇说正好来镇上买点奶粉,想把小六抱回去。我心想抱就让他们抱走吧,反正也用不上。

    可是沈冰还不知道我作出了黑杀索,就跟刘珊说:“我们晚上要靠这孩子镇鬼呢。”

    他们两口子一听都给吓坏了,忙问怎么回事。我瞪了沈冰一眼,怎么你个臭丫头嘴那么松呢?才要解释,曲陌先开口把事简单说了一遍。她当时抱回了小雪,刘珊两口子对她印象非常好,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刘珊就说:“把小雪抱走吧,我们不能厚此薄彼,让人说虐待后娘的孩子。”

    周建涛张张嘴,但被刘珊瞪了一眼,就没敢说什么。

    我们全都被刘珊这种义举给感动了,宁肯让自己亲生女儿去,也不能让小六去冒险。我推辞几句,刘珊笑着说:“我们两口子对你的道术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你绝对放心。要是子俊借我们家小雪,我就不敢给了。”

    王子俊挠挠头:“其实我现在挺厉害的。”

    “你厉害个大头鬼,还不是跟我一个档次,要爬树上观看比赛?”沈冰撇嘴说。

    送走了刘珊两口子,我们又重新布置今晚行动。麻云曦在坎水位封堵不变,撤下曲陌守庙顶,改由她抱着小雪站在八卦镇鬼局外面,我和陆飞负责最后用黑杀索封坟。

    沈冰出去买了包子,在店铺里简单吃了,然后我们几个开车去往杨仙庙。

    到地头也正好日头西落,把罗玉山打发回家。可是傻强子又出现了在了附近,我冲陆飞使个眼色,现在就把这傻小子拿下,送回村里。

    谁知我们迎着傻强子过去,这小子一看我们来势汹汹,居然摇着手说:“别打我,我是回庙里拿草把子的。”

    我们一怔,咋回事?看着这小子眼神清澈,挺清醒的,这会儿一点都不傻。他大爷也曾说过,他是一会儿精一会儿傻,看来现在明白过来了。

    “你还认识我不?”我盯着他问。

    “认识啊,你不是在庙会上买过我六串糖葫芦,被蒙了一百块钱吗?”

    擦,这小子到底那时候是真傻还是假傻,记得这么清楚?

    我摸了摸鼻子,看着他又露出一副傻笑的神态,有股子戏弄我们的意味,心里一下就回过味了,于是伸手扭住他的手臂,喝道:“你一直装傻是不是,不老实交代,今晚我就扒开坟,把你小子塞进女鬼棺材里!”

    沈冰他们全都跑过来问咋了,我也不理会他们,手上加劲,傻强子都痛的头上冒出了汗珠。

    “我说,我说,你放开我。”傻强子惨叫道。

    我看看这儿离庙太近,就押着他走的远远的,把这小子一把丢在地上说:“从头开始说,要是发现你说一句瞎话,就把你活埋了!”

    “你别吓唬人家傻孩子。”沈冰推我一把。

    “他不傻,让他自己说。”我没好气的叫道。

    傻强子在我凶神恶煞般的威逼下,一耷拉脑袋说:“我是假装的,都装了七八年……”

    大家伙同时“啊”的惊呼一声,沈冰还问:“你卖我们糖葫芦的时候,傻模样也是假装的?”

    这小子点点头,说他不装傻,可能就活不到现在了。陆飞说你这是什么屁话,你个傻小子,谁还会要杀你不成?

    他苦着脸跟我们说:“五岁上我进庙避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傻了。后来十四岁那年,我忽然就清醒了,在庙里看到一个很好看的女人,他告诉我叫我继续装傻,不然就会没命。我起初不信,可是真的我回去后,首先告诉了大爷我好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觉得肚子痛,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吓得我赶紧跑回庙里,那个女人帮我治好了肚子痛。她说我是中毒了,以后还是装傻吧。我就听她话,又傻了吧唧的回村,这七八年一直没再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