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小雪反常

第六百三十二章 小雪反常

    隔着门上窗格往里瞧,只见一个人影趴在地上,另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坐在供桌上,黑索正盘在头上慢慢摩挲。靠,傻强子怎么受伤了?还有地上那人是谁?仔细一看,满头白发,是他大爷!

    这爷俩怎么搞的,一个浑身是血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难道真是老头要杀死自己的亲侄子吗?

    不管怎么样,傻强子是不能再帮鬼尸解扣,我得把他弄出来。要不是他们两个跑进去,估计小雪的哭声,就能安抚鬼尸一夜。现在闹成了这样,后悔之前不该让老头把傻强子带回去。

    我抬手就去推门,可是当手指触及门板那一霎那,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由手指尖迅速传入,一瞬间在体内蔓延开来。我倒吸了口凉气,糟糕,除了傻强子之外又有人闯入,鬼尸彻底被激怒了,这在门上布了鬼尸煞气!

    一不小心中了它的暗算,整个身子都感觉冻僵,鼻子呼出的热气都变成了白雾!

    想张嘴叫陆飞过来帮我一把,就用驱鬼符在我胸口上一贴,后背上来个指诀就成。可是嘴巴张了张,发觉也给冻住了,张不开。我一时之间心里感到特别恐惧,这玩意能布下如此强劲的煞气,说明结扣没剩几个,眼看就要全部解开。

    心里这个急啊,可是自己默念驱鬼咒,又不管用,不能驱符也不能捏法诀,连声音都发不出,驱个毛啊!

    他们几个还是从我僵硬的身形上看出不对,陆飞叫道:“我过去看看。”

    听着后面脚步声移近,可是猛地从檐角上射出一道雨柱,就听陆飞“哎呦”一声,完了,他也遭了暗算!

    “我……我……动……”陆飞跟着断断续续叫了仨字没了声音,估计跟我一样给冻住了。

    沈冰他们几个立刻就七嘴八舌的乱成一团,各个喊着我们,沈冰和王子俊嚷着要下车。这时候麻云曦和曲陌还是非常冷静的,让他们俩在车上看好孩子,她们两个下来了。我心说鬼尸煞气这会儿非同昔比,沾上就会被冻僵,你们就别过来了,赶紧往坟上缠黑杀索去。

    可是我张得了口吗,心里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习风、陆飞,你们怎么了?”两个人跑上台阶,在后面急问。

    话声刚落,麻云曦“啊”的惊叫一声。“云曦,你……”曲陌刚说到这儿,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是灵狐的声音。

    不好,灵狐受到鬼尸煞气的刺激,别再bi疯了!真后悔带他们来,要知道直接用黑杀索缠在坟上,无非就是多耗点元气,不至于现在搞成这样。

    正在自怨自艾之际,只听曲陌“嗷嗷嗷”发出一连串的惊叫声,眼角瞥见一条黑影窜上了庙顶,瞬间隐没在雨夜之中。灵狐被吓跑了,只剩下王子俊和沈冰,那跟没有是一样。

    “曲陌……”王子俊也跑下车,在后面惶急大叫。

    沈冰带着哭腔说:“怎么搞成这样啊,土包子你到底怎么样了?”她也到了我身后,不过这时从后面传来一声啼哭,划破雨夜,显得特别响亮。

    感觉冻僵的身体忽然就消融,猛地呼吸一口,草,再等一会儿,恐怕就给憋死了。转头一看,陆飞和麻云曦正在活动手脚。沈冰抱着啼哭不停的小雪就在身后,不见王子俊,估计去找曲陌了。

    沈冰急道:“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觉得浑身酥软,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安慰她说:“没事了。”

    “快吓死我了。”沈冰满脸的雨水,眼睛红红的。

    “你看好小雪,她想干吗?”我发现小雪探着身子往庙门上扑,并且伸着一对小手,看样子要推门。

    “哦,小雪不闹。诶……诶……”沈冰突然身子被小雪带的往前一个踉跄,还多亏我把她拦腰抱住,不然会一块摔在庙门上。

    但小雪的一对小手抓在了门板上,我吃惊的张大口,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下坏了,现在的鬼尸煞气,小孩沾上恐怕会没命,可咋跟刘珊交代?!

    奇异的情景发生了,小雪非但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而双手在血手印上用力抓挠。吖,她怎么不怕鬼尸煞气的?哦,她这一哭,小芳心眼软了,不但放了我们,还把鬼气收回,差点没把我吓死。

    可小雪抓挠血手印又让我感到特别惊奇,你说抓的部位,竟然是血手印的指尖。她的小手挺有力,抓挠几下,把十根手指印上的指尖血印擦掉了。不对,不是十根手指,感觉有点多,仔细一数,妈的有十二根,每只手六个手指!

    “我去找曲陌和子俊。”麻云曦这时可能缓过劲了,冲我们说了句,纵身投进大雨中。她的轻功非常厉害,况且蛊术天下一绝,不怕会遇到坏人。就是遇到鬼,凭她手上的巫术咒符,应该没问题。

    陆飞没注意小雪,而是看着庙里急忙说:“你们快看,黑杀索上到处在喷血!”

    我赶紧抬头,一看那条黑色的液体绳索上,果然跟喷泉似的,到处冒出血花。我跟陆飞相视一眼,心头大为震惊,我们几个受到煞气侵袭,包括灵狐受到刺激,对鬼尸解扣帮了大忙。就这么一会儿,黑杀索上解开了一大片死扣!

    不行,不能再等了,对陆飞说:“你快去拿黑杀索缠坟,我进庙把傻强子拉出来。沈冰你抱孩子回车上,快!”

    我伸手推开门进去,蓦地眼前一道白影闪过,吊死鬼又出现在面前,拦住去路。草他二大爷的,这不能动手,挨打也不行,哥们自从出道以来,就没碰到过这样煮不烂的货色,把我肺都快气炸了。

    还是用煮黑豆吧,刚抓出一把豆子,就见吊死鬼一张嘴,猛地一吸,我靠,黑豆竟然顺着这股吸力离开掌心全进它嘴里了。你个死三八,真要玩死我咋地?

    它眼珠子死死盯着我,别提有多瘆人了,我心里不住砰砰跳着,想着逃还是往前冲啊?不如,哥们还是逃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忽然之间心底就冒出这么一个无耻的念头。

    “哇……哇……”小雪一阵响亮的啼哭声,让眼前这死玩意眼睛一闭,蓦地往后飘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