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现黒木盘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现黒木盘

    他的出现,马上还没有引起鬼尸的反应。可是这混蛋手里不知拿着什么东西,站在坟前,在看着我们这边。那意思富有一种挑衅,好像在说,你敢过来吗?

    草他二大爷的,这咋办?本来他不出现,这一夜就能让鬼尸安静的过去,这下倒好,非把鬼尸惹毛不可。

    “你是谁,要干什么?”我站起身叫道。

    这混蛋冷笑几声,举起那件黑乎乎的东西朝我晃了晃,由于相距较远,此刻庙里的火光不亮,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正在这时,就听庙里“嘭”地一下,火光大旺,糟糕,这混蛋在坟前拿的东西肯定是克鬼用的,把鬼尸彻底惹毛了。

    与此同时,我也隐约看清楚,那是黒木盘!

    是他!我当时就愣住了,是跟付雪漫同流合污的神秘高手,原来跟凶手是同一个人。黒木盘是从张云峰手里夺走的,一直都没露过面。他今天带来,恐怕想以这种东西控制鬼尸,先把我杀死,然后把鬼尸收走。

    现在我没注意了,黒木盘一动,不但引动鬼尸,还能把附近的阴魂恶鬼都给引过来,再加上这混蛋,我和沈冰够呛能抵挡的住。

    “他就是那个神秘凶手吧?”沈冰踮着脚看了看,小声问我。

    我嗯了一声,心想得把他引开这个这儿,找个僻静地方打架,最好能把黒木盘夺到手。想到这儿,说道:“沈冰,那是你爸来了,要带你回去。”

    “你爸……”沈冰马上没明白我的意思,没好气的还嘴。

    不过看到我使了个眼色,反应过来,立刻改口:“你爸跟我爸说了吧?他老家人也死活不同意,这该怎么办?”

    “走,我们过去跟他说清楚,死也不分开!”我拉着沈冰的手走向台阶。

    庙里的火光在这一刻又暗下来,虽然小芳生前看错了男人,但她死后还是喜欢看到有情有意的男人,特别像我这么敢作敢当的汉子。嘿嘿,那是我自以为是的。

    我们走到距离那混蛋十米开外停住,见他伸出小指就要挑动上面的黑线,我连忙叫道:“伯父,你就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吧。”

    这一下让那混蛋愣住,小手指停下了。

    “爸,你听我说,我是铁了心要嫁给他,你就答应了吧。”沈冰绷着嘴差点没笑出来。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上当……”

    “想要魅宝就跟我来!”我小声跟他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沈冰说:“快跑,你爸要动手打你。”

    沈冰“哦”了一声叫道:“我肚子里还有孩子,不能剧烈运动,你背着我吧!”

    呃,丫头,你咋蹦出这么一句,我差点没哭了。没办法,要是不背她,就显得我不怜惜老婆,前面做的戏就会付之东流。我一矮身,让沈冰趴在身上,用力往前跑过去。

    不出所料,那混蛋真的跟来了,魅宝要比一只鬼尸重要。嘿嘿,哥们心眼还够多吧?

    “跑慢点,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跑出老远了,沈冰还在演戏。

    我没好气的把她卸下来:“行了,你还没玩够?”

    “嘻嘻,刚才我腿软的厉害,跑不动嘛。”

    “就你这德行,还学道法,见了鬼怕成这样,怎么除鬼?”

    “什么都是需要锻炼的吗,你又不是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怕。”

    说的倒也是,当时二毛那个事件,此刻想起来还犹有余悸。

    又往前跑了一阵子,远远看到杨仙庙变成一个红点,这才停下来。神秘凶手站在我们对面十几米开外,冷声问:“魅宝呢?”

    “魅宝藏在省城陆飞家里,今晚顾老板回去去取了。你要是动作快点的话,还能赶上。”

    “你别骗我,我知道你把魅宝带回了尚城镇。”这混蛋还不好蒙骗。

    我摸了摸鼻子笑道:“那好,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他冷哼一声说:“就算在省城,你会这么好心的告诉我吗?”这混蛋心眼太多,都赶上我了。

    “我是不想告诉你,可等顾老板一走,发现他也不是好鸟,与其让他一个人独吞,还不如让你们两个打个头破血流,让我从中渔利。”我故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让他不由不信。

    “好,我信你一次。”这混蛋转身奔走,瞬时间就不见了身影。

    把这混蛋骗走,我们又回到庙门外,发现檐角上的吊死鬼不见了,庙里的火光也非常低弱。我心想可能小芳也怕我们会被沈冰“老爸”追上,正在那儿担心吧?

    “你老爸还算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把他说通了,我老妈那儿我觉得也会容易搞定的。”我搂着沈冰坐在台阶上,又开始说一些悄悄话。小芳虽然听不清楚,但她会感觉到这种柔情蜜意,跟着神游万里了吧?

    我们说着说着,庙里的火光蓦地一暗,灭了!我心里这个高兴,鬼尸是彻底放弃了解扣,争取到这一夜的宝贵时间,就绝对能熬到初一。

    你说跟女朋友在一块聊天,就是不知道困,而且越聊越来劲,不知不觉天亮了。

    我伸个懒腰,跟沈冰相对一笑,在阳光照耀下,她的笑脸特别灿烂。眼圈上的黑气还停留在那儿,一点都没往上涨。昨夜又是一个成功的夜晚,不费一刀一枪,瓦解了鬼尸的意志,还退走强敌,哥们有种“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感觉!

    “走,回镇上买把羽扇去。”

    “你有毛病了?店铺都装了空调,要羽扇干什么?”沈冰眨眨美丽的大眼珠说。

    我搂着她走下台阶,见罗玉山远远走过来,也不跟他打招呼了,直接往回走去。

    “我发觉我现在像诸葛亮,买把羽扇风光风光。”我哈哈大笑着说。

    “我看像猪头还差不多,给你一堆烂泥巴,拱去吧。”沈冰一皱鼻子,还哼了一声。

    臭丫头,我要是猪头,你就是烂泥巴!

    一边走我一边回头,看着罗玉山进了草棚,心想今晚是最后一夜了,能挺过去,明晚见到老祖宗,就有办法镇压鬼尸。今晚可不能再出任何差错,最后大家伙一齐出动。万一鬼尸解开了全部死扣,那么就得背水一战,利用八卦镇鬼局,跟它决一死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