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演戏

第六百二十七章 演戏

    终于熬过一天,等罗玉山过来换班,我就回去了。一进门沈冰看见我这样,惊的捂住嘴问:“你被谁打的?”

    才要回答,见老妈从厨房里出来,连忙躲进卧室。沈冰跟着进了小声又问:“是不是鬼鬼揍成这副熊样的?”

    你个臭丫头,揍就揍吧,还熊样?我模样很挫吗?一照镜子,靠,果然很挫,两只熊猫眼,鼻子在流血,嘴巴也裂了,左颧骨肿起老高,差点认不出镜子里的倒霉孩子是谁。

    “不是鬼,是那个神秘凶手。”我小声回答,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这副熊样发愁,怎么出去见老妈。

    “啊,他跑这儿来了?你搞定他没有?”

    我一耷拉脑袋:“他差点把我搞定。”

    沈冰撇撇嘴:“就知道没我帮忙,你越活越差劲。今晚让姐陪你去,看不把他揍的满地找牙。”

    我差点没晕过去,这丫头真有才,你不帮忙我咋越活越差劲了,哪跟哪儿啊?并且姐又出来了,小丫头片子,也不看跟谁说话。

    “你面膜呢?”我问。

    “你脑子有毛病了,找我面膜干吗?”

    “我这摸样让老妈看见多心头啊,快把面膜拿出来救救急。”

    沈冰恍然大悟,从抽屉里拿出面膜,用热毛巾帮我把脸上血迹擦干净,将面膜贴上。诶,这模样能跟神秘凶手配对,他是一张黑脸,我是一张白脸,我们能搭成一对黑白无常。

    吃饭的时候,老妈见我贴了面膜,一脸错愕的问:“咋了小风?”

    “沈冰嫌我脸皮粗,要我美美容。”我一边低着头往嘴里扒拉饭,一边含糊的说。

    老妈转头看沈冰,好像觉得有点不太可能,沈冰赶紧低头吃饭。

    “妈,今天早上腌黄瓜炒的真好吃……”

    听了这话,我一口就喷出去了,你家腌黄瓜是炒的啊?

    匆忙吃过饭,跑进卧室睡觉。这间卧室我们俩共用,别多心啊,白天是我的,晚上是她的,除非夜里不开店铺,我才睡沙发。

    一觉睡到下午两点,醒过来见沈冰正抱着茅山古籍,坐在床边看的津津有味。她的黑眼圈用粉底遮住了,但现在这股黑气又往上窜了一点点,眼见就接近眉心。心想这还是昨晚把傻强子赶出庙,阻挡了神秘凶手,不然今天这黑气就窜上沈冰眉心,晚上鬼尸就破坟而出了吧?

    这还有两天,怎么挡住它解扣呢?

    “土包子,你说的那个夫妇相爱法,我怎没在茅山古籍里找到?”沈冰盯着书问。

    汗,那是邪术,茅山古籍里能有吗?不过这句话让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个对付鬼尸的办法。当然不是用独摇草让它钟情于我,那玩意不知道对鬼好使不好使,万一非要把我qb了,哭都没地去。

    小芳生前曾经爱过一个人,不然在年代,怎么敢随便跟人上床,那会被扣上“破鞋”罪名游街的!

    找不到让小芳怀孕的那个男人,我可以安排一处好戏,看能不能打动鬼尸。如果它被打动,就会停下解扣,耽搁一晚那对我来说是太重要了。

    我马上把这个想法小声跟沈冰说了,她听后一瞪眼珠:“姐还是黄花大姑娘,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怀孕了?”

    “姑奶奶,你小声点,这不是演戏吗?电影里演员上床,你说那都是真的啊?”

    “你还想跟我上床?不结婚就别动歪脑筋,否则我告老妈去!”

    我一拍脑门,这丫头咋又变成了一根筋?正愁着怎么跟她解释,她忽然噗嗤笑了,对我说:“我小时候演过舞台剧,扮过朱丽叶的。刚才那是逗你!”

    狂汗,我发觉现在她越变越聪明,而我越变越猪头了。

    晚上我对老妈说沈冰要陪我开店,所以就带着她溜出去了。到了水柳庄附近,先让她等在这儿,我去跟罗玉山换班。等到了九点多,白衣吊死鬼又出现在了檐角上,荡啊荡的,荡的哥们心里实在发毛。

    我坐在台阶上,偷偷拿出手机给沈冰发了个短信。没过多大会儿,沈冰俏生生的身影从黑暗里跑出来,但一看到檐角上的吊死鬼,吓得腿一软,就坐在那起不来了。我一拍脑门,咋关键时候掉链子!

    “是沈冰吗?”我还假装问她。

    “是……是姐……”

    “老婆开什么玩笑,快过来!”

    沈冰从地上挣扎着站起低着头走到我跟前,一撇嘴差点哭了,那完全是吓得,正好不用酝酿感情了。

    “什么老婆?刚才我去找你,你妈说不同意我们婚事。可是我都坏了你的孩子,这怎么办?”沈冰说着就哭了,不过眼泪没下来。

    我急忙冲她挤眉弄眼的,她愣了一下才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生姜,藏在手心里在眼睛上擦了一下。呵,那眼泪顿时流下来,让她痛苦的脸都变形了。

    我假装怔住,停了一会儿才叹口气说:“老妈说你是城里人,我们不般配,所以……”

    “可是孩子怎么办?”沈冰嚎啕大哭。我偷偷冲她伸出大拇指,演技不错。

    我才要接口,就听后面发出重重的冷哼,特别阴森,听的我们俩同时一惊。鬼尸有反应了,虽然当年不知道她怀孕后,那个男人是怎么变得心,但起码现在我们这种情形跟她有些类似吧?

    “别哭,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就算老妈杀了我,我也要娶你!”

    这句话一出口,后面刚刚涌起的一股极其强盛的阴寒气息,逐渐消散。

    “真的吗?可我不相信你,我怕你嘴上说的这么好,会暗地害死我。”沈冰捂着脸哭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后面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屋檐上哗啦啦的开始往下淌水,跟第一次见到的水帘洞一样。小芳被触动了生前痛楚,开始哭了。我觉得这会儿她肯定不会解扣,在聚精会神的听我们怎么说。

    于是我就按照我们提前制定好的台词,对天发誓,海枯石烂,也绝不会变心。说的沈冰脸上发出一个特别甜蜜的笑意,看上去是发自内心的。演这样的戏不是专业演员,还就得是真恋人,否则铁定穿帮。

    沈冰依偎着我坐下,正好后脑勺对着后面,不怕看到后面吊死鬼了。我把她抱进怀里,小声说着话,发觉身后传出的火光逐渐暗淡下来。那是火盆里的火焰低弱了,证明鬼尸没有解扣,而是因为我们俩的柔情蜜意,勾起了它的回忆,正在发呆。

    我打算就这么跟沈冰说一夜肉麻的情话,让鬼尸呆上一夜。可是算计的再好,却挡不住意外发生,那个神秘凶手,就像一条蛆虫在你吃饭的时候,讨厌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