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今夜平安之计

第六百二十九章 今夜平安之计

    回到镇上,也顾不上吃饭,把陆飞他们叫过来,在店铺里闭门开了一个战备会。

    桌子上铺了一大张黄纸,是我亲手用毛笔画出杨仙庙附近地形图,八棺镇鬼局的方位,以及我们今晚如何应敌所占位置,都标了符号。

    假设今晚鬼尸破茧而出,我和陆飞居庙与坟之间,摆两仪阵,带动八棺镇鬼局。而曲陌守在庙顶上,一来压制鬼尸借庙突破,二来观敌掠阵,我和陆飞万一其中谁倒下,她马上上去补缺。

    麻云曦守在八棺镇鬼局外正北,此方位为坎,属水位,鬼尸必会利用自己鬼泪在这个方位冲击镇鬼局。虽然鬼尸出坟已脱出尸体,不是僵尸,但麻云曦所学巫术中,亦有对付阴魂出窍的法术,加上只封堵这一个缺口,应该没什么问题。

    而王子俊和沈冰,我让他们爬树上,干吗?看我们怎么运用法术,增长经验。

    任务布置完毕,开始补充黄符数量,让曲陌和沈冰出去买香,如果开战,那黄符和香的使用量是非常大的。我和陆飞还约定好,迫不得已时,他先用九字真言,我接着用天雷地火。要是这玩意还不死,后面就交给曲陌了,麻云曦封堵了坎水位,它是跑不出去的。瓮中捉鳖,灵狐还做不了吗?

    东西都齐备后,我和沈冰趴在桌子上补觉,他们几个又出去闲逛了。

    我在睡梦中忽然看到了玄真道长,他虚空盘坐,冲我微微一笑道:“小友好久不见。”

    他怎么来了?这老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自从在明珠市给我托过梦后,一直都没见过他。不过这老牛鼻子厉害着呢,正好请教一下犯煞鬼尸的事。

    “道长你好,什么风把你吹上来了,正好晚辈有事相求。”

    “因这段时间云游天下,居无定所,是以没有找过你。不过你要求我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正是为此事而来。”老道笑眯眯的,一副非常慈祥神态。

    “道长知道犯煞鬼尸的事了?真是神仙啊!”我厚着脸皮,竖起大拇指拍他马屁。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玩意好使着呢,不管是谁都喜欢。

    果然老道笑意更浓,对我说:“这件事是镜子神告诉我的,可我身在茅山,无法赶回去,只能入梦载道加你一面,教你个降鬼的办法。”

    老牛鼻子又说是入梦载道,那就是真没死,但听他说见过镜子神,我就纳闷了,问他:“你老人家远在茅山,怎么见的镜子神啊?”

    “呵呵,镜神分八宗,也就是天下共有八个镜子神,你们习家供奉一位,我莲花山清风观供奉了一位。这八宗镜神互通声气,有何难题,相互皆知,是以我请镜子神时知道了此事。”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死耗子有了难题说回去想想,那是去跟其他七个哥们开会研讨去了,有了办法再回来教给我。不过这事也挺新鲜的,竟然有八个镜子神,就是不知道其他七位是不是都是耗子精?

    “道长,你看这事怎么破解?”我诚恳的问道。

    老牛鼻子笑意隐没,换上一副忧虑神色说:“犯煞鬼尸确是难题,因在庙外葬身,又遭飞檐穿心,以前从未遇到过此事。若论鬼事,贫道远不如你家老祖宗,明天就是六月初一,他就出关了,你可以当面向他请教除鬼之策。”

    靠,你这等于没说,还大老远的入梦载道,就为跟我说让我去找老祖宗?这就不用你费心了,哥们早等着这一天呢。

    老牛鼻子似乎看穿我了我的心思,又笑道:“但我可教你一个平安度过今晚的办法。”

    我一听这话来了精神,急问:“什么办法?”

    “女童啼哭声,可使鬼尸一夜垂泪,不会再去解扣。如若发生意外,你再结一条黑杀索,烧在坟头上,鬼尸必会先解后来黑杀索,也会帮你延缓一夜时间。”

    诶,这是个好办法啊,我咋开始没想到。虽说女童啼哭不知道啥意思,但用黑杀索,这是故布迷阵。让鬼尸以为又给它增加了一条黑杀索,肯定急着要把外面的解开,这一夜就过去了。

    老牛鼻子一副讳莫高深的模样,他怎么知道我能搞定黑杀索,这可是术人的玩意。我试探xing的问他:“道长,我不会结黑杀索。”

    “你前日不是得了一本善缘公大无量术真本吗?此术尽在其中。”说完老牛鼻子一笑就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愣住,我得到这本邪书,他是怎么知道的?鬼都不可能知道,他比鬼都可怕啊。难道是死耗子泄的密?可我也没告诉它这事。

    跟着我醒过来,一看表才上午十点多,沈冰还睡的挺香,我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就翻开这本大无量术,从里面找到了结黑杀索的办法。这玩意听着是结扣,但过程相当麻烦。要先摆神坛,请黑杀神就位,找一根从没用过的新绳索,放在神坛上,要用黑杀神符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在尸体上结扣。

    可是没那么多时间,而又不是在捆绑尸体,只是临时急用。书里倒也有办法,就是用猪血浸泡绳子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再念请黑杀神咒七遍,焚符七道,跪在神坛前,开始结扣。扣与扣之间必须为半尺,一定要结够一百八十一个,否则无效。结好后再摆在神坛上,浸泡在黑杀神符水中两个时辰,就可以拿出去急用。

    但请黑杀神的事,我就犹豫了,这玩意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万一送不出去,我这店铺以后还不开不开了?

    我觉得先不用这种办法,但可以把东西准备齐备,真遇到麻烦时再说。所以出去买了猪血、绳子,回来后又画了一堆请黑杀神符。这时候陆飞他们也溜达回来了,我说起玄真老道托梦的事,要找个女童。

    陆飞说:“找小雪和小六啊。”

    我心想小雪可是刘珊两口子的心肝宝贝,就用小六吧。我让陆飞开车带我去了趟坛子村,找到刘珊,编个瞎话说小六该打疫苗了,我带她去县城打去,之后在我们家待一夜,明天送过来。

    周建涛和刘珊也没多想,就让我们把小六抱走了。可是我对小六也挺担心,她身子里还有一位鬼猴子,天知道,会不会受到鬼尸刺激而变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