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丢脸的夜战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丢脸的夜战

    傻强子还在那儿挣扎,被我一巴掌打在后脑勺给拍晕了,匆忙跑回去。可是到了草棚跟前,那人又不见了,就听挂在檐角上的吊死鬼,犹如又被勒紧了脖子,发出“嗬嗬”闷叫声,眼珠子都憋出眼眶,非常骇人!

    靠,一定是刚才有人用符,想把它拖回坟内,可是这玩意已经解开了那么多结扣,今非昔比,硬挺着就是不回去。这样反而又把它惹毛,会加快解扣速度。

    我心里叹口气,看着诡异的情形也毫无办法,站在草棚那儿停住。转头看看四周,心想这混蛋不可能跑的这么快,一眨眼就不见了吧?

    忽然间看到庙后墙角那儿闪过一丝黑影,急忙蹲下身子,躲在草棚后头。借着从庙里透出的火光,依稀看到那个人在墙角后面也在往外探头,草他二大爷,估计他在找我呢。

    不对吧,老子隐身了,他应该是在找傻强子。想到这儿我胆子就大了,站起身慢慢走过去。从这混蛋架势上,看不到我。我就站在庙门台阶下,一边听着上面鬼尸发出瘆人的闷叫声,一边凝目看向那人。

    他往外瞅了一会儿后,蹑手蹑脚的溜出来,来到了檐角下。

    这会儿距离我只有两米不到,从庙里透出的火光又很旺盛,清楚看见这人身形。个头挺高,只不过看到脸时让我发火了,二大爷,没事用黑布蒙什么脸,还剪开两个眼洞,学佐罗呢?

    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是省城那个神秘凶手!

    他东张西望的看了一会儿,没看到人,这才站直了身子,抬头盯着吊死鬼,从腰里拔出一把铜钱剑。

    我心想他看样子并不是来帮鬼解扣的,而是要收鬼,弄回去养炼。可他不知道这只鬼与众不同,你收的了吗?非但收不了还会坏事。哥们正愁找不到你,你今天反倒是自投罗网了。我咬牙切齿的慢慢抬起了手臂,一步步挪过去,给他来个突然偷袭,看他脑袋是否比傻强子还硬。

    谁知刚到跟前,一巴掌抡过去,满拟把他趴下,结果这时他突然跳起身,挺剑去刺吊死鬼!我心里一惊,让他刺中了可不妙,急忙伸手抄住了他的双脚,往后用力一扯。

    这混蛋完全没想到后面竟然有人,摔在地上时,吓得嘴里发出一声惊叫,翻身滚出老远,迅捷无比的跳起来。他四处瞧望,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估计全是惊骇吧?我们一样,怕的不是鬼,而是看不见摸不着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

    我心里偷偷乐着,混蛋,这次我看你还跑得了吗?悄悄往前走着,不发出一点声音,连呼吸都屏住了。谁知这混蛋不是吃素的,伸手在嘴巴里一咬,猛地往前甩出一丛血滴,我躲闪不及,肩头上落了两点。

    他怎么学我办法?赶紧用手去捂肩头,但为时已晚,这混蛋飞身扑过来,挺起铜钱剑就刺向我的肩膀。草,你以为我是鬼啊?迅速往旁一闪身,飞起一脚正好踢中他的左腿。“嘣”地一下,就像踢到了木板上,痛的我搬起脚尖来回的蹦跳。

    这混蛋趁我抱脚之际,在地上来了个扫堂腿,哥们猝不及防,立马摔了七荤八素,看着满天都是星星。***,记得刚才没有的,咋一下就满天星光了呢?

    他再次趁我倒地,又挺剑刺我肩膀,就这儿有血滴,除了攻击这里没别的地儿了。我赶紧的往旁一滚,伸手扯住了他的左脚踝。咦,真不是人脚,是木头!

    管他是什么玩意,用力一扯就把他给扯翻在地,估计这混蛋也看到满天星光了吧?

    他一倒地,蓦地一翻身就趴在了我身上,挥拳就打。哥们毫不羞耻的说,被这混蛋在脸上打了一拳,脸上顿时开花,溅出了血液。这一下让他确认了我的身体形状,可劲的往脸上打。

    二大爷,没完了是不是,我一个老牛翻身,把他压在底下了。用劲在他脸上捶了两拳,起初我怕自个拳头太硬,别把他打死了。可是没想到这混蛋挺强悍,一扑棱脑袋,甩出一大片血花,跟着一头顶在我胸口上,把我顶了个仰面朝天。

    他又扑过来,我们两个人抱作一团,在地上翻来滚去,谁都没少挨打,但始终我也没能把他脸上黑布给揪下来。

    要说我是真有点惭愧,哥们可是隐身了的,就这跟他打了个平手,太没面子了。这混蛋感觉身子挺瘦弱,但力气特别大,身手又想当利索,我无论如何占不了上风。

    两个人死掐了一会儿,都累的气喘吁吁,手上动作都慢了。估计他跟我一样,都手脚酸软,没什么劲了。

    我打了他一拳后,往旁边滚开,迅速把上衣脱了,又把脸上用力擦了擦,把衣服远远丢到一边。这混蛋果然上当,追着衣服去了,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找到一块砖头,这次丫的给你脑门上来个开门迎喜!

    就在我丢出砖头一霎,这混蛋刚好一剑刺中衣服,马上察觉出上当。跟着连停都没停一下,往前一个窜身,飞快奔进黑暗里消失了身影。可惜砖头慢了半拍,落在地上时,就离他的脚跟只有半尺多远。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坟头前,见前面有一小片纸灰,那应该是这混蛋烧符留下的灰烬。于是拉开裤子在上面撒了泡尿,这张符就给破了。

    再抬头看吊死鬼,恢复了脸色,停住了闷叫。但跟着一闪不见了。

    我拖着又痛又疲惫的身子,走回到草棚里,躺在罗玉山的铺盖上,舒服啊!

    今天虽然没把这混蛋搞定,但守住庙门,没让他攻击鬼尸,也算是一大胜利。要是今天晚上我不在,罗玉山别说拦住他了,恐怕小命也保不住。想到这儿,心里舒坦了一些,不过浑身伤痕,到处火辣辣的作痛,尤其脸上还在流血,也算是挺丢脸的。

    我在草棚里躺了一会儿后,又出去在庙门前坐到天亮,那混蛋没再回来。这时候傻强子也醒了,要回庙里,但看到我满脸是血,吓得撒腿往村里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