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关键三天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关键三天

    既然是阴魂报宗邪术,就可用灵信香方来对付。早早关门回去睡觉,清晨起来就去镇子东头喂养的老李头家里买了两只羊,又跑城里买了各种香和草药。

    现在沈冰长记xing了,一见我买这些东西,就惊恐的问,镇上又出现魍魉十二变了?

    我一笑,那玩意你以为像种豆芽那么简单啊,搞出一只魍魉十二变,没有十年的功夫是不行的,再者那需要多少尸体啊?不过,偷身鬼代,比魍魉十二变厉害程度也差不了多少,必须要认真对待。

    做出了灵信香方,用香囊挂在羊脖子上,暂时放在家里。上午又跑了一趟水柳庄,罗玉山向我汇报,昨晚庙里的火焰比之前旺盛,并且里面传出十分诡异的响声。傻强子趁他后半夜睡着后,又溜进了庙门。

    我说你不行找个人跟你轮流值班,不能让傻强子再进去了。没有傻强子阳气提供阳气,说不定能够延缓犯煞鬼尸的解扣时间,争取保证六月初一之前平安无事。

    过了两天,眼见再有三天,就是六月初一了。

    每天去水柳庄是必不可少的,而罗玉山每次都告诉我一个坏消息,庙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一只穿白衣的女尸,不断的悬挂在檐角上。他本来找了个替班的,也给吓跑了。罗玉山两只眼圈都黑了,活脱像只熊猫。

    这混蛋看样子这两天也吓跑了胆子,要不是为了自己身上还有邪气没有驱除,恐怕早就逃回家不肯来守夜了。我说今晚我来替班,你好好休息一晚。罗玉山一听,如获大赦般,高兴的嘴巴都裂到耳根上了。

    回到家时,发现沈冰眼圈也黑了,跟罗玉山一个模样。我心说糟糕,随着犯煞鬼尸解扣越来越多,他们身上中的邪气也开始拱往灵窍,都到眼圈上,说明离全部解扣越来越近。这三天,可是关键的三天,不能让鬼尸得逞。

    吃过午饭睡了一觉,晚上带齐了家伙,去了水柳庄。罗玉山在那儿望眼欲穿的等着,见我来了,话没说两句,就逃也似的回了村子,唯恐我变卦似的。

    今晚黑漆漆的连个月光都没有,一个人坐在草棚里,看着对面阴森的坟头,心里着实有点发怵。不过这会儿天还早,庙里黑乎乎的没任何动静。鬼尸要折腾估计会过了十一点,那个时段是阴魂最佳活跃期。

    我来时带了一包烟,点上一根走出草棚。平时是不抽的,现在因为愁事太多养了一个毛病,遇事就想抽烟来缓解心里的压力。一边四处踱步,一边心里想着用什么办法阻止鬼尸解扣。

    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主意,关键这玩意不能招惹,特别愁人。正想着,忽然一抬头,发现一条白色影子垂在西侧檐角上,来回荡漾。我心头一紧,头皮都麻了,草他二大爷的,这么早就出来了!

    跟着庙里亮起一团火光,映红了门窗。

    眼瞅着这条吊死鬼,有几十种办法把它灭了,却就是不敢动手。这影子无非是从黑杀索上透出的一股鬼气幻化而成的,破解容易,可伤不了鬼尸筋骨,反倒激怒它,解扣更快。

    虽然在黑暗里,但依稀看得见那一对充满了无穷怨毒的眼珠,在死死盯着我,感觉心底不住的往上冒凉气。

    庙里的火光越来越旺,透出门窗,把庙外都映照的一片通红。这个吊死鬼看的就更加清楚了,一身白洋布,那玩意现在是做孝服用的,这半夜看着更加瘆人。脸就不用提了,惨白之中透着一股青绿,眼珠子暴睁,看着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这时候刮起一阵小风,背后觉得凉飕飕的,不知道啥时候背上出了一层冷汗。要说罗玉山这混蛋胆子还不算太小啊,能在这样恐怖的环境里硬是守了四天,搁我也早撑不住了。

    被这眼珠瞪的心里发毛,还是决定不看了,转头看向庙门时,忽然一条黑影从旁边飞快溜过来,推门就进去了。靠,是傻强子,他现在学机灵了,都没看住他。不行,我得进去把他揪出来。

    当我窜到庙门前时,檐角上的吊死鬼蓦地消失,我不由心头打个突,估计是回门内等着我进去的吧?二大爷,这咋办?

    站在庙门外,右手在包里摸来摸去,感觉用什么对付鬼尸都不合适,你说我还带这些玩意干嘛,一堆废品啊。不过摸到了一粒黑豆,那还是从巫山带回来的,陡然间灵机一动,有了!

    拿出黑豆含进嘴里,念了咒语,自己是不知道是否隐身了,只有进去才能验证。这玩意鬼都看不见,术人邪法关键时刻还是挺有用的。又拿出一片艾叶贴住灵窍,推门进去,果然那个白衣吊死鬼,就直挺挺的站在门口内,挡住了去路。

    近距离看到它的森然目光,顿时吓得心里咯噔一下,头发根根竖起。但它眼珠子一动不动,并不是看向我,这心里就大胆了,还伸手在它眼前晃了晃,果然没反应。矮身从它身子边溜过去,一眼看见傻强子坐在供桌上,那条黑色液体在他头上来回摩擦,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再抬头顺着黑杀索往上看,靠,原本密密麻麻的结扣,现在竟然稀稀疏疏,都能数的清。我心里恨自己不懂厉害,两次招惹它,让它应该多少年才能解开的结扣,这两天都给解开了。赶紧冲上去,一把揪住傻强子,拖着就往外走。

    “鬼啊!”傻小子看不到人,被一股无形力量拖下供桌,吓得是面无人色。

    擦,你个傻小子居然还怕鬼,那你头上那玩意就不是鬼了?还有门口那个……

    吊死鬼呢?忽然发现这玩意不见了,拖着傻小子出了门。他虽然劲大,但也大不过我。一出门看到白影又垂吊在檐角上晃悠。估计是傻强子的叫声又激怒了它。我连忙拿出一片艾叶贴在傻小子灵窍上,同时捂住了他的嘴巴。

    把他远远拖进田地内,才要吓唬吓唬他,让他赶紧滚蛋,这时突然见到庙左侧闪起一团火光。但瞬即又熄灭了。就在火光闪现的一瞬间,看到了一条人影,站在坟前,可能烧的是符!

    我勒个去的,这谁在添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