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挡煞

第六百一十二章 挡煞

    沈冰恍然大悟,这才知道为什么要看这座坟了。她看着大殿檐角说:“那该怎么破解,别再害了其他孩子。”

    我盯着坟头说:“迁坟,然后重塑神像,做七七四十九天法事,煞气驱净,那个傻小子傻病也会好的。”

    “真的?你不会是蒙我吧?”沈冰瞪着眼珠说。

    我用手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说:“你老公是啥本事你还不知道,犯得着蒙你吗?”

    沈冰一皱鼻子说:“好神气吗?从今天开始我也学道术,以后超过你的成就,看你还在我面前拽不拽了?”

    晕倒,我什么时候拽过了,就知道跟我头上乱扣帽子。不过只要不是绿帽那就好。

    正在这时候,陆飞跟麻云曦从大殿里走了出来,到我们跟前,陆飞压低了声音跟我说:“那个罗先生在里面正骗钱呢。”

    我心说这种盛会上,小神棍如果不骗点钱那就不正常了,管他呢。这些善男信女有时候就是需要一种心理安慰,罗先生虽然没本事,但懂得怎么让你乖乖掏钱,觉得这钱花的安心,何必去揭穿他呢,就让善男信女们花钱买安慰吧。

    我们说话,麻云曦眼睛都没停过,看着四处眼神里满是新奇,她在湘西大山里哪见过这种热闹的庙会啊。

    陆飞这时也看到了那座坟,皱眉说:“这谁把坟建在这儿了,那会形成孤阴犯煞的。”

    “对对,你眼光不错,就是孤阴犯傻。”沈冰接口说。

    陆飞一脸不安的抬头看看天,又说:“这得把坟迁了,不然一变天下起雨来,万一有小孩经过这儿,搞不好会染上邪气,犯傻一辈子的。”

    我点点头:“我正在琢磨呢,看这坟头年代很久了,要想迁坟,不知道人家亲属答不答应。再说这村里的人都信罗先生,谁会相信我们?”

    正好这时候,那个傻小子大爷经过这里,手里举着一个糖葫芦草把子,原来这老头也是干这买卖的。我拉住他问那座坟是谁家的,为毛葬在庙跟前?

    老头说那是时期一个下乡女知青被批斗死了,大家帮忙就用破草席裹身埋在了这儿,因为别的地儿都不让埋,只有庙一侧没人管。不过说也奇怪,本来坟头挺小的,可是坟头慢慢自个往上拱,几十年过去,就拱成了一个大坟头。有人晚上经过这里,经常听到女人哭,都说是这个女知青在诉冤呢。他这个侄子,恐怕也是沾染了女鬼的邪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无主的坟头,更不好办了。只有另想办法,做个破邪局。那需要回去带齐了家伙才能做,这事还是晚上没人看见的好。

    老头可能因为他傻侄子坑了我们钱,有点不好意思了,又送我们几串糖葫芦,就叫喊着往前去了。

    沈冰拉着我说进殿许个愿,才刚往前挤了几步,发觉天色阴沉下来,并且起了风。这五月天跟孙猴脸似的,说变就变,看样子要下雨。我又担心的抬头看向那个檐角,发觉天阴之后,水珠开始往下滴了!

    这不是好的信号。

    一看周围有不少抱小孩的妇女,也有不少毛孩子在人群里钻进钻出嬉戏,万一下雨后檐角上的水珠淋到哪个孩子头上,就会犯傻一辈子。

    刚挤到庙门跟前,开始下雨了!一下子人群变得嘈杂热闹起来,小贩收摊子,有人跑向自行车,有人却蜂拥往庙里避雨,一时乱成一团。三间大殿能有多大,我们都没挤进去,里面已经爆满,有不少人都挤在屋檐下,并且有个抱着小孩的妇女站在滴水的檐角下面。

    我一看不妙,就急忙走过去叫她离开这儿,谁知这女的多心了,以为把她骗开,我好站这儿避雨。翻着白眼瞪白我两眼,看样子再跟她说,就要开骂了。看表情就是一地道泼妇。

    这会儿顾不上跟这娘们计较,我担心她怀里的孩子。于是把沈冰头上的遮阳帽摘下来,在帽子里头贴了符,让她站在这女的前面,举起帽子挡在孩子上头。谁知这娘们还骂我们一句神经病!

    草他二大爷的,要不是看孩子份上,才不管你呢,你以为我们真是吃饱了撑的?我慌忙跑到坟头跟前,把围在四周的红绸布扯下来一块,又匆忙跑回来,用力往上一丢,正好落下罩在了檐角上。

    大红之物可避邪,虽然驱不了鬼,起码能做到挡煞,檐角就不会往下滴鬼泪了。

    不过这举动的确有点二百五,人家都在忙着避雨,我却忙着往上丢红布,人人都诧异的盯着我,像看怪物一样。

    “好了没,快淋死我了!”沈冰抹了一把脸上雨水,有帽子不能戴,还要跟檐下的人挡着,你说这多二啊。

    此刻雨越下越大,屋檐下是没地方了,于是拉着沈冰跑到一棵大树下面,陆飞、麻云曦、曲陌和王子俊都在这儿躲着。但雨太大,大树也遮不住,无非是树外下大雨,树下下小雨,一样淋成了落汤鸡。

    “啊”突然这时候从庙门口传来一声大叫,把我们目光吸引过去,看见一个男人双手抱头,显得挺痛苦。靠,是那个卖糖葫芦的傻小子。他把一把子糖葫芦都丢在了雨地里,抱着脑袋往庙里拱,跟发疯了似的。

    陆飞说:“不好,可能是红布惹的祸。”

    我点点头,大雨天最能激发死鬼怨气,可是鬼泪流不出来,把怨气全撒在了傻小子身上。这要是把他bi疯了,估计跟风狗似的会咬人,而被咬的会被传染邪气!

    正在想着办法,庙门人群呼喇分开,罗先生从里面走出来,抬脚就把傻小子给踢到台阶下了,并且叉腰大骂:“你个傻x,又***犯傻,冒犯了杨仙,让你们老胡家断子绝孙。赶快给我滚!”

    傻小子大爷这时跑过去把傻小子扶起来,对罗先生一个劲道歉:“老罗,你别生气,我带他回……”

    傻小子突然一头把老头给撞出老远,摔了仰面朝天。果然跟我预料中的情形一样,跟疯狗一样大叫着就冲罗先生奔过去了。门口的人一看这架势吓得纷纷逃出来,就留罗先生一人站在那儿。傻小子一下抱住他,狠狠的在他左肩上咬了一口,还死不松口!

    痛的罗先生杀猪一样的叫,可是这混蛋又没傻小子劲大,怎么都挣不脱。好在有几个本村的壮小伙子过来帮忙,把傻小子拉开,但硬生生的带下一块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