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庙会

第六百一十一章 庙会

    水柳庄这地方大家应该不陌生,有个名人啊,那就是罗先生。这混蛋是个没屁本事骗钱的小神棍,曾跟哥们交手,认输磕过头的,哈哈!

    我们六个人没开车,骑三辆自行车去的,一人带一个美女,一路上可是羡煞了旁人啊。不是怕开车费油,而是那土道太难走了,并且庙会上到处都是人,根本就过不去,不如自行车快呢。

    杨仙庙孤零零的矗立在村西北角上,只有三间大殿,连个院墙都没有。这会儿才十点多,大殿周围方圆几百米是人山人海,善男信女是太多了。大殿前后种满了大白杨,这个时候进入炎热夏季,看过去一片绿色,让人心里感到一阵凉意。

    曲陌穿了一身休闲装,而沈冰喜欢打扮的时髦,连麻云曦都跟着她一样穿了裙子,四条白花花的大腿上还穿了,真养眼啊!

    这也让那些赶庙会的男人过足了眼瘾,三个极品大美女,就是大城市也很少出现这样的风景线,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

    这里有专门看管自行车的,一辆一块钱。存好了车子,陆飞带着麻云曦挤进人群,进大殿去了。曲陌和王子俊在看地摊上的小饰品,而沈冰看见那边有卖糖葫芦的,她拉着我跑过去要买几串。

    两块钱一串倒是不贵,不过这家伙做生意不地道,给他一百,不但找我们一张假五十的,还少找了二十块钱。我心里这个有气啊,你当我是傻瓜啊。

    但我也没发火,倒是大发童心,蹲下来逗他,跟他伸手做了撇八的手势问:“这是几?”

    “八啊。”那小子傻愣愣的说。

    我又蜷起食指问:“这是几?”

    “七!”

    草他二大爷的,就剩一根大拇指了,你居然说是七,你们家这是七?一看就是一块钱俩五毛钱不卖,近亲结婚生下的倒霉孩子。

    沈冰一下乐的噗嗤就笑了。

    我又把大拇指也蜷了问:“现在是几了?”

    “再减一个是六呗。”

    我差点没晕倒,这孩子傻的够呛,那怎么就知道少找钱,不多找点呢?

    沈冰笑的趴在我肩膀上,眼泪都下来了。

    我摸着鼻子又问:“那我现在不打算要糖葫芦了,该退我多少钱?”说着我从沈冰手上夺过六只糖葫芦要还给这家伙。

    “退你十二啊。”

    我拍了下脑袋,现在这孩子不傻了,退我十二,那不还阴我二十吗?我于是把他找给我的钱又递给他说:“这是你刚找的钱,我一分没动,把那张一百的还我。”

    “你以为我傻啊,钱不够,还有一张假钞……”

    我勒个去的,这不是不傻吗,那是跟我装傻,没调戏了他,反被调戏,这老脸真没地方搁了!

    沈冰笑的我脸通红,于是没好气跟这家伙说:“你是要做霸王买卖咋地,哥们就是尚城镇人,我虽然不在乎这一百块钱,但你也别想坑我。”说着把钱丢在他跟前,心说要是还跟我装,那就让你小子好看。

    这小子突然一捂脸哭了:“爹,有人欺负我!”

    有个老头马上就走过来问:“谁欺负你了儿子?”

    “他!”这小子还是真哭的,眼泪巴巴指着我。

    老头“哦”了一声,把我拉一边小声说:“大兄弟,其实我也不是他爹,但这孩子从小就傻,这么大了连个媳妇都娶不上。一直呢靠买糖葫芦过日子,也是一会儿清楚一会儿犯浑的,说不定待会儿就倒找钱送你糖葫芦,你就别跟这孩子计较了。”

    我一听咋回事,皱眉问:“你不是他爹,是他什么人?”

    老头叹口气说:“我是他大爷,这孩子从小没爹妈,一直这么叫我的。”

    看老头说的挺诚恳,再看看那小子,的确一脸傻相,那就算了,不过一百块钱,我也不打算把找的钱要回来,就当捐助贫困人口了。

    沈冰好奇的问:“他怎么失去父母的?”

    老头又叹口气说:“说起这孩子啊,真是个怪事。生下来时并不傻,在五岁那年上,因为在庙里玩,赶上电闪雷鸣下起大雨,一夜没回家。第二天爹妈找到他,结果就傻了。没过几天,他爹妈也无缘无故的死了。我把他带过来抚养吧,这孩子又经常偷偷溜到庙里去住,多少年了,他一直是这个样,唉!”

    我听了这事觉得古怪,又仔细看了看傻小子,他正挠头发呆。眉心上隐约有团黑气,嗯,是沾染了邪气。然后再抬头看看那边杨仙庙,心说这庙里可是住着大仙,怎么容许野鬼邪祟作乱呢?

    不过说起庙来,虽然庙神保一方平安,但如果神像开光犯煞或是相邻处有凶煞冲撞,那就会变成邪庙,尽招惹一些野鬼邪祟。所谓的开光犯煞,有两个说道,一是开光方法不对,庙神根本没有灵气。二是开光时辰不对,正好冲撞了煞气。相邻处冲撞凶煞这事……

    这时候我忽然就看到了大殿左侧有个坟头,那边地势挺高,从一片黑压压的脑袋上正好看到一个坟尖。于是拉着沈冰就从人群里挤过去,到了庙门外。

    到这儿就看清楚了一座孤坟非常的刺眼,距离大殿山墙只有不到两米,并且地势比大殿地基还要高出几十公分。坟头四周圈起了一道红绸布,外头摆着香烛地摊。这也有个说法,那叫挡煞。

    再转头看看大殿左侧屋檐飞角,似乎挂着一滴水珠,我点了点头,明白怎么回事了。

    沈冰问我:“咱们不看庙神,看坟地干吗?”

    我指了指屋檐飞角说:“这个檐角正冲坟头,对坟里的主人形成一种逼迫,鬼魂半夜就会啼哭不止。你看到檐角上的水珠了吗?那是‘孤阴犯煞泪涟涟’,夜里肯定像下雨一样,可是到了白天经阳光一晒,就会被晒干,只剩下一滴水珠了。”

    “你职业病又犯了,这是神庙诶大哥,什么孤阴犯傻的,我看你被那个傻小子气傻了是真的。”沈冰一皱鼻子说。

    我苦笑道:“那个傻小子肯定是因为喝了孤阴犯煞泪珠,沾染了邪气才克死父母,傻了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