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血符镇邪

第六百一十三章 血符镇邪

    陆飞小声跟我说:“我去用九字真言。”因为大雨天用什么法术都不好使,特别不能用符,令人最为头疼。九字真言在这种情况下倒是最合适,可是一个犯煞局不值得耗费元气吧?

    我一把拉住他说:“不用,我去把红布盖住坟头,彻底把煞气闷在里头。”

    “那也太危险了吧,搞不好会伤了身子的。”陆飞叫道。

    大雨天利于鬼气横行,更何况坟头那是鬼的老窝,等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没有咒符护佑,一只普通小鬼都能要了你的命。

    这个不用担心,在鬼泪潭用血符我都有心得了,到坟头前,先在地上积水中画道符,就不信小羊羔不吃麦青。我撒腿就跑过去,还没到坟头跟前,就见罗先生跳着脚问檐角上的红布是谁盖上去的,叫人赶紧摘下来,说红布罩庙檐会有血光之灾,他自己被傻小子咬的鲜血横流,就是这块红布惹的祸。

    别说这混蛋这次还真是蒙对了,立马就有几个人搭人梯上去揭红布。

    我一看急忙停住脚冲他们叫道:“不能揭!”

    罗先生一下看清是我,这混蛋可是知道我的斤两,说不能揭那是绝对不能揭的,于是也跟着改口叫:“先别动……”

    话没说完,上面那小伙子手倒快,已经把红布扯了下来。

    檐角上就像瀑布似的,淌下一道水柱,非常的诡异!

    这道水柱正好落在那小孩脸上,“哇……”小孩顿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啼哭声。我心说糟糕,这孩子看上去还没一岁,气脉太弱,受鬼气入侵,就算及时驱净,说不定也会留下后遗症的。

    瞬间,小孩的脸变黑,跟涂了墨水似的。那娘们吓得冲罗先生大叫:“公公,孩子怎么了?”

    “快离开那儿。”罗先生满脸震惊,他虽然是个小骗子,但多少是懂点门道的,外行人都看出来,孩子肯定是中邪了。

    那娘们抱着孩子慌忙从屋檐下跑出来,但大雨灌进小孩口鼻里,呛的孩子不住咳嗽。罗先生赶紧脱了衬衣,帮孩子遮住雨。

    那边傻小子倒是没事了,傻愣愣的看着罗先生,一脸的茫然。

    我咬破手指,在地上水洼里快速画出一道符,这时候陆飞和王子俊跑过来帮忙。我们把几块红布从竹竿上扯下来,将坟头严严实实的盖住,檐角上的“瀑布”马上缓了下来,变成了一串水珠。

    煞气给挡回坟里了,可是还是没能保住这小孩。我有点后悔早该把坟头遮住,但也没想到罗先生这混蛋会让人揭掉红布,惹出这个麻烦。

    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现在停住了。我们仨走到庙门前,罗先生看着我咬着牙,怎么着,这事还恨上我了不是?正想教训他几句,谁知这混蛋噗通一下跪倒在雨地里,竟然没出息的哭起来:“习先生,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我们一愣,原来这小孩是他儿子啊,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他媳妇那德行,真没嫁人。这混蛋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那些骗人的把戏救不了自己孩子,就拉下脸求我了。

    王子俊哼了一声冷笑道:“吖,罗先生本事这么大,还用得着求我们习先生?”

    这混蛋被讥讽的老脸通红,低下头都不敢看我们。陆飞斜着眼冲我努嘴,那意思是说,不能答应的太痛快了,怎么也得难为难为他,让他彻底服了气。

    我心想罗先生好歹在十里八乡算得上个名人,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给我下跪,要是再刁难他,恐怕乡亲们也看不过眼。于是伸手把他扶起来说:“这事有点难度,我尽力而为,想办法把孩子治好。”

    “谢谢,谢谢。”罗先生感激的一个劲道谢,这会儿那模样就跟孙子一样乖。

    我抬头看看周围的人众,正在七嘴八舌的对我们指指点点,似乎都想不通罗先生这么大本事一个人,怎么会跟我磕头求救呢?但这些人里有不少尚城镇来的老头老太太,就跟他们解释。

    “哎呦,别小看了他,本事可大了,专门捉鬼除妖……”

    “是吗,我们这儿竟然还有比罗先生本事大的人,真是年轻有为啊!”

    擦,罗先生算个鸟啊,有人比他强值得大惊小怪吗?一时间,大伙儿把我都当成了神仙在那儿议论,保不准一会儿再有人找我签名的,来上一句:“风仔风仔我爱你……”

    我还是闪吧。

    于是拉着罗先生夫妇去了水柳庄村里。他的家修建的挺气派,高大的门楼,两侧还蹲着两只石狮子,宽阔的大院,五间大瓦房,在农村这条件那是很不错了。罗先生老婆知道我们才是“真神”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给我们沏茶倒水,特别热情。

    罗先生抱着啼哭不停的孩子,叫老婆去买点酒菜回来,我立马拒绝了。孩子这模样,我们根本没心情吃喝,再说我们也不稀罕吃他一顿饭。

    “习先生,你看这孩子……”

    “孩子的事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挺难的。”我叹口气说。

    “怎么个说法?”罗先生紧张的问。

    我故意卖个关子说:“罗先生吃这么多年阴阳先生饭,就没看出怎么回事吗?”

    这混蛋一耷拉脑袋羞愧的说:“不瞒老弟说,我这是蒙人的,年轻的时候就跟西坪村老怀学过点风水术。后来他要教我收鬼仔,差点没把我吓死,所以再不敢跟着他学了,这以后就自己出来骗点小钱花。”

    哦,他原来还是老怀的徒弟,一个窝里的耗子,都不是好东西。

    我见他都把实话抖落出来了,也没必要再玩下去,就跟他说:“这座庙西那座坟是关键,把它迁了,庙里重新塑像,做四十九天法事,然后用神像身上仙人泪给孩子喝,那就会好了。”

    罗先生听的抓耳挠腮问:“那座坟到底怎么冲撞了杨仙啊?”

    陆飞没好气的插口说:“那么多废话,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好,好。”他又愁眉苦脸的问:“那个仙人泪是怎么回事?”

    我们几个一听,都差点当场晕倒,这小骗子也太水了,连仙人泪都不知道是什么,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