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零五章 斗魍魉

第六百零五章 斗魍魉

    顷刻间大雨如注,倾盆而下,把我们全都淋成了落汤鸭。整个大院,众人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我们几个了。

    在大雨中,羊被淋湿就不管用了,失去了阳的护佑,对付魍魉十二变,就变成了一件十分凶险的事!

    我先让小七和沈冰扶着老家伙回办公室,交代曲陌变身,我们现在只有前后夹击,跟她来一次对决了。

    曲陌变身后首先往前窜过去,但新娘突然一变脸,变成那种我们所见到过的狰狞的鬼面孔。曲陌还没窜到身前,就赶紧又退回来,气喘吁吁的跟我说:“不行,她眼神太厉害,我招架不住!”

    我点点头说:“你伺机出击,我把她眼神牵引住!”从羊脖子上摘下香囊,抹了把脸上的雨珠,拿出一颗弹丸放进嘴里。香囊里还剩一颗了,要是制不住这死玩意,我们只有被摧残的份儿了。

    雨太大,整个天空阴沉的跟黑夜没什么两样,透过雨帘,都看不清死玩意的身影。我心里就纳闷了,这东西用的是什么办法,能够在阳光下出没?魍魉十二变可不是活养尸,虽然比活养尸厉害,但是要受到昼夜出行限制的。

    本想再用煮黑豆隐身法也不行了,大雨中诸多法术受到限制,只有跟她当面硬拼。相反对方却因天时利于鬼气,反倒变得更加凶猛。正在搜寻她的身影,忽地背后一股阴风扑过来,直透骨髓,草他二大爷的,啥时候跑我后头了?

    急忙在地上一滚,正好摸到几枚铜钱,再滚一下,又摸到几枚,数来又数去,诶,正好够八个。不管死玩意在哪儿了,撒出铜钱念了咒语,立刻布成铜钱阵。这种阵法不受天气影响,再加上我现在修为大增,铜钱阵威力比之前大了许多,在黑暗的雨势中,发出灿然黄光,在我身前筑起一道坚固的铜墙铁壁!

    魍魉十二变不是说就不怕铜钱阵了,她被挡在外面,围着我不住转圈,但铜钱阵随着我指诀催动,跟着她移动,跟老鹰捉小鸡似的,她就是找不到机会。但她那双恶毒的眼珠又散发出令人产生幻觉的可怕目光,我心底不由自主的一阵阵发颤,就想爬到她跟前,抱住她的双腿。

    这时曲陌蓦地从她身后发动一次偷袭,这鬼玩意闷哼一声,似乎中招,可急速转身把曲陌打退了。

    我也趁机脱离她的目光,脑子一阵清醒,站起身冲她就喷出了灵信香方。由于这次距离较近,一下喷在她后脑勺上,嗤地一声响,她脑袋就跟天然气管道破了口子差不多,一道浓如黑墨的黑气,冲天窜出去!

    死玩意大声惨叫一声,往前迅速逃走,瞬间消失了影子。

    她连续两次吃亏,估计会长记xing,不能再让我轻易得手了。但那也得依靠灵信香方来制她,把香囊内最后一颗弹丸吞进嘴里。

    曲陌跑到我跟前小声说:“她不见了。”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珠问:“灵狐感受不到她在哪儿吗?”

    曲陌摇摇头:“这只邪祟非常狡猾,善于隐藏鬼气,找不到在哪儿。”

    我拿出点睛笔开了阴阳眼,可是这么大的雨,四处黑咕隆咚的,还是啥都看不见。而铜钱阵不遇邪祟,又不发光,只能一步步的往前摸过去。

    耳边雨声大作,极大干扰了听觉,又不时的要擦脸上雨珠,这找个鬼,真比大海捞针还难。

    我忽然间心里生出一股不祥预感,拉着曲陌,一手催动铜钱阵,快速往回退。

    “怎么了?”曲陌问。

    “快回办公室,我怕他们遭到毒手!”

    话音刚落,就听从办公室方向传来老家伙的惨叫声。果然这死玩意舍弃我们,跑到那边动手了。幸亏我反应及时,这会儿已经快到办公室门前了。我们冲进屋子里,立马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血腥味。

    “土包子,是你吗?”沈冰在黑暗中颤声问。

    “是我,老镇长怎么了?”我急忙问。铜钱阵跟着进入屋子里,没有发光,说明这死玩意又不在屋里了。

    “看不到。”

    “笨蛋,不会开灯啊。”我摸着墙壁找开关。

    “我都开了十七八遍了……”

    “小七呢?”我听到屋子里除了我之外只有个人的呼吸声,心想要不是老家伙死了,要么是小七不在。

    “我在这儿。”小七在黑暗里叫道。

    看来是老家伙死了,还指望他能帮我一把呢,这么不经打。我摸到墙壁开关摁了几下,果然灯不亮。才要拿出手电时,忽地感觉前面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朝我接近,并且这时,我感觉到了那双眼睛,就在后窗外!

    草他二大爷的,这是谁悄悄行动?我一下绷紧了神经,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等声音到了跟前,就察觉一股冰冷的气息朝我肚子上涌过来。我伸出右手往前一探,正好抓住了一只手腕,用力一扭。

    “哎呦”小七惨叫一声,叮当一声,似乎又把刀子落地了。

    靠,一定是他被魍魉十二变控制了心神,就跟小庆和小莲一样去按照她的意图去杀人。

    我一脚把他踢开,再看后窗,死玩意消失了。

    “怎么了?”沈冰和曲陌同时开口问。

    我没顾上回答,而是返身出门,又急速退回来,冲着眼前一条淡淡的黑影就把嘴里最后的灵信香方喷出。

    “啊”黑暗里发出一阵惨叫,又传出了泄露天然气那样的嗤嗤声响。

    我催动法诀,铜钱阵立刻发光,击打下面一个捂着脸的女人。由于铜钱阵发威,灵狐也不敢接近,曲陌退到沈冰跟前。我从包里掏出一张镇鬼符,啪地贴在了这死玩意的额头上。

    又拿出红绳把她四肢缠住,用力一扯!

    死玩意叫的更加惨厉,捂在脸上的双手指缝间,不住的往外狂涌鲜血,情景十分狰狞骇人!

    这时灯光亮起,晃的眼睛有些睁不开。看来这死玩意是给镇住了,就把铜钱阵收了,看了看墙角喘气的小七,恢复了神智,沈冰和曲陌正满眼惊恐的看着这边。而老家伙竟然没死,坐在办公桌后,满脸是血的看着我,表情相当惊诧,似乎不相信我能打败魍魉十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