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零六章 通天灯芯草

第六百零六章 通天灯芯草

    我们全都站在办公桌前,看着嘶叫不止的死玩意,那种惨状当真惊心动魄。想着刚才那下,实在有点侥幸。当我看到她离开后窗,知道肯定会绕到前面,想迎着她过去的,没想到她以为我看不到,竟然窜进屋门。在这一瞬间,我只是凭着嗅觉知道她来了,说真的,真是闻着气味的,她身上有鬼泪潭独有的气息,凭着这股嗅觉隐约看到了一条黑影。

    要不是进出这一下,我就在门口,说不定就遭到她毒手了。

    她叫了足有五六分钟,才停住叫声,无力的坐在地上,仍然双手捂着脸,喘着气问道:“你怎么发现我是魍魉十二变,要用香来对付我?”语声充满了不甘和。她虽然不知道灵信香方,但知道自己的弱点,像木香、檀香都是她的克星。

    “因为鬼泪潭!”都这样了还不死,我琢磨着是不是再用天雷地火烧她一下?

    沈冰一怔问:“鬼泪潭怎么了?”

    我见曲陌脸上同样闪起不解的神色,于是解释道:“鬼泪潭里漂浮了那么多白布裹体的女尸,脸上曾有白纸贴脸的痕迹,再加上我们最后发现那些被独摇草控制了的女孩,正好是十二个,这说明是阴魂报宗术!”

    “不是魍魉十二变吗,怎么又拐到阴魂报宗术了?”沈冰被说的更迷糊。

    这个必须要详细说了,几句话是讲不清的。我唯恐这死玩意利用我解释的时间趁机恢复元气,把我们再给干掉了。拿出铜钱就要布阵,就见这死玩意喉咙里又发出几声闷叫,鲜血顺着手指缝往外狂涌,“嚓”地一响,身子从中裂开,紧跟着连响几声,整个身体从头到脚在中间劈开,一只血红色的猴子从内窜出来。

    老不死的镇长猛地站起身,挥手丢出一件黑色东西,有一尺多长,像是一只直筒花瓶。在半空中“砰”地一响,从瓶口迸出一丛青草。这只血猴子脸孔迅速变化,我们不由大吃一惊,有几种是曾经见过鬼脸。才要撒出铜钱的同时,血猴子嗤地一下钻进这丛青草里,被草叶缠住了,就像给牢牢绑住一样,挣扎几下,再不能动弹!

    这种情景非常诡异,我都看呆了。

    老家伙手一挥,这只花瓶又唰地飞回他手上,在桌子上一放,如释重负般的吐了口气说:“捉了它二十三年,终于捉住了!”

    沈冰看看那边鲜血横流的残尸,惊恐的问:“十二变不是人吗?”

    老家伙点点头说:“它是一只猴子,那具尸体是它用来隐遁身形的,可惜了一条无辜性命!”一脸的义愤填膺,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有点良心。

    沈冰追问怎么回事,老家伙就接着讲起。二十余年前,有个白灵派弟子想夺他手上的‘通天灯芯草’,就养了一只鬼猴子对付他。后来那人被他杀死,这只鬼猴子也失踪不见,直到十年前,又重现后山鬼泪潭。这只鬼猴子居然变得十分强悍,控制了宗族地牢,说是地牢,其实是梅倌镇宗族祭祀大殿,里面有个几百年的诅咒,攸关梅倌镇几百口人的性命。

    老家伙用灯芯草去铲除它,结果也没能除掉,因为它不知从哪儿招来了两个术人,令它如虎添翼,在鬼泪潭养成了魍魉十二变。

    他们从此形成僵持之局,谁也斗不过谁,不过鬼猴子占据了地牢,如果开启诅咒,势必梅倌镇遭到血洗!所以老家伙不敢过分紧bi下去,而对方竟然也跟他谈判,先不夺他的灯芯草,让他们有个安身之地,就是地牢。

    老家伙不同意也不行啊,那地方是实际被他们占领了的,心想只有等以后再慢慢想办法除掉他们,也就答应了。这才有了梅大江梅大河两个人进入宗族,赐于梅姓,将神仙居开在地牢上面的事。

    其实鬼猴子这种策略老家伙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们要等十年后小七长大,年满二十四岁。他们也想开棺放出梅思思,因为丁五茅六多年下落不明,他们想利用梅思思的鬼魂,把丁五茅六找出来。

    小七一听这话,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急色的问我:“不是说开棺能救世吗?”

    我也听迷糊了,这属于三大禁忌里的事,我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盯着老家伙,看他怎么说。

    老家伙用纸巾在脸上擦了擦鲜血,面露苦笑说:“梅思思鬼魂得脱自由,有利亦有弊,各占一半。虽然能将丁五茅六收入腹中化为乌有,但亦能被恶人利用,找到它们夺走作恶。所以,正邪两道都想开棺,只不过目的不同罢了。”

    我们恍然大悟,这个说的在理,难怪张云峰要找小七做法,其实是开棺收了梅思思的鬼魂,要把丁五茅六找出来。

    老家伙看着我,眼神再也没了那种跟魍魉十二变一样的寒意,口气有善的说:“你就是习家后人吧?当你在街上为小霜招魂伸冤,我颇感欣慰,知道习家后人终于来帮我了。所以,你们从地牢逃出后,在山上住了一天,是我暗地帮你们把鬼猴子打退的。”

    我一怔,难怪在山头上睡大觉,都没人骚扰,原来是老家伙为我们保驾护航呢。

    曲陌盯着桌子上的灯芯草出现了异样的眼神,看上去相当渴望。我心头一动,这是灵狐的反应。我小声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说,昨晚老镇长用的奇怪法器,就是这种东西,然后就停住不说了。

    老家伙看了看我们,叹口气说:“外人可能以为梅倌镇宗族是个邪恶的旧制风俗,其实都想错了,我们宗族一直在维护镇上平安,所以的恶事都是白灵派挑起的。这十年来,我镇长之位形同架空,根本做不了主。而那天你们看到的,梅大江和梅大河对我十分惧怕,是当着外人演戏的,包括梅大河自杀也是假的,他现在还没死。”

    草他二大爷的,这小子没死啊,连忙问他现在在哪儿?

    老家伙也不知道,只说那天帮他们杀人的是全叔,而后全叔因为隐身法暴露了秘密,被魍魉十二变吓死在山上。昨晚他知道我们去开棺,狼妖必定会被鬼猴子招引,所以就跟着去帮我们,结果被灵狐挠伤,后来鬼猴子过来,他只有逃走。

    正说到这儿,就听外面响起麻云曦急促的叫声:“习先生在吗?”

    我赶紧出门,此时雨已经停歇,但天空仍旧乌云密布,非常低沉,压的人心里感觉沉甸甸的。

    麻云曦头发凌乱,脸上蓝纱也没了,浑身的鲜血,一见到我急忙说:“不好了,狼妖失控,如花都被撕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