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零四章 苍猿叫天

第六百零四章 苍猿叫天

    几枚铜钱同时击中三炷香和老家伙手腕,香立马折断,耷拉在香炉里,老家伙手指被铜钱打的偏向一边,擦着小莲的耳朵cha过去。

    真是险到极处,我要是晚那么一点,小莲眼珠起码是不保了,小命也够呛。

    香烟溃散,随风飘走。老家伙把手撤回来,一脸惊恐的盯着自己的手指,显然不相信它差点酿成大祸。

    “镇长要杀人,多亏那人救了小莲!”新娘大声叫道,草他二大爷的,这娘们真是会演戏,在她开口之前,手里也捏着法诀的。

    众人全都看傻眼了,各个瞪大眼珠,可能谁都不敢相信镇长要杀人。不过刚才这一幕,清清楚楚看到老家伙确实对小莲下手,被我用铜钱给打开了。尽管各个表现的很愤恨,却谁都没敢动上一下。

    老家伙摇摇晃晃的往后退了一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脸色极其惨淡。看样子又伤的不轻,想辩白都没力气了。

    我心想哥们要再不闪亮登场,恐怕民愤一起,就不易控制了。回头跟小七使个眼色,让他跟着我起身,走到了香案之前,先是冲老家伙传递一个友善的信号,他也感激的点点头,我知道这是默许我参与他们之间的争斗了。

    当下我走到香案后面,重新点上三炷香,朗声说道:“刚才是有人暗地使用邪术,逼迫老镇长杀人,可能大家还有点不相信,不过,我马上会揭破恶人真面目,让大家看到真相的!”

    新娘可能没想到我会帮着老家伙,从地上忽地站起来,指着我叫道:“你说谎,分明是镇长用邪术,说什么巫山正神下临,结果引来了邪魔,要杀死小莲。”

    我仰天哈哈大笑,鼓掌说:“你这一石二鸟之计,真是做的滴水不漏,佩服啊。可惜你忽略了我今天回来,还会帮着老镇长对付你。”

    新娘听了后看着众人,有点撒泼的说:“你们看,你们看,他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一个女孩家,怎么会用什么一石二鸟之计?”

    她这么一发动群众,倒是比我快了一步,让大家都不住点头,很不友善的瞪着我。好在老镇长没死,他们还不敢开口,不然唾沫星子就把我淹死了。

    我啪的一拍桌子道:“西门……那个小庆,你里通外人,伙同小莲,要加害镇长,这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如果不如实交代,就送你们去宗族地牢!”

    这不过是吓唬他们,宗族地牢应该比警局更有威慑力。果然小庆和小莲吓得面无人色,咕咚就跪在地上,指着新娘说:“是她……她bi我们这么干的!”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今天这事真是愈演愈怪,把大家伙都搞懵了,全都愣住。

    新娘气的重重哼了一声,把脸上珠帘也揪掉甩在地上,双眼发出骇人的寒光,冷冷说道:“真是不争气的东西,就不怕全家被死光吗?”

    小庆和小莲立刻脸如死灰,此刻两只脑袋还在一块结着,都歪着头转身,拉住镇长哭道:“求镇长饶了我们,她以死相bi,我们也是被bi无奈,求您老人家救我们一命吧!”

    这个时候老家伙缓过气了,点点头才要开口,就见小庆和小莲蓦地各自右手一扬,挺起两把明晃晃的匕首,冲着老家伙肚子刺过去。由于太过突然,我是来不及救援了,老家伙也给打了个措手不及,饶是往后快速退了一步,还是被匕首刺进了肚子,顿时鲜血横流,染红了整个下身!

    草他二大爷的,这又是个苦肉计,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简直防不胜防!

    眼看小庆和小莲再次往前要追上去再刺,被我拦住,一脚一个把他们踢翻在地上。这个不用镇长再吩咐了,马上有几个人跑过来,把他们俩摁住,找来绳子给牢牢的捆绑住。那边有两个老人不住哭叫,估计是小庆父母,但同样被人控制了。

    新娘见老不死没被他们捅死,双眼中浮现一片可怕的目光,让我们看了心底不住打鼓,愣是有股子缴枪投降的念头,双腿不由自主的要跪下。

    老镇长一闭眼睛叫道:“她是魍魉十二变,大家快闭眼睛,不要跟看她目光!”

    我听了这话,心头猛地一震,果然是魍魉十二变,草他二大爷的,真被我猜中了!这下脑子一阵清醒,马上从闭上眼睛的小七手里夺过山羊,往桌上一放,从香囊里摸出一颗弹丸送进嘴里。

    将弹丸嚼碎,冲着新娘就喷出去!

    这就是破阴魂报宗术的八王名号法,用羊一只,代表阳。再用那些香和草药,制成“灵信香方”,与八王符调和,躲在羊后施法,就不会受伤,立于不败之地!

    这种方法那是我家太祖爷爷想出来的,利用阴魂报宗邪术中演化而出,反制其术,术人也不知道的。

    灵信香方一喷出,新娘脸色大变,霍地揭起裙子挡住脸孔。这个,她居然掀裙子,我不看不行啊,可是看了之后心里又骂对方太混蛋了,她双腿中竟然夹着一只猴子,满脸泥垢,大坏哥们心情!

    猴子仰望天空,吱吱大叫。

    老家伙这时又喊道:“苍猿叫天,魍魉祈雨,雨降如夜,灾祸必临!快,快,把猴子杀了!”

    草他二大爷,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说什么都像念咒语似的。我摸出一枚铜钱射出去,可对方非常机灵,裙子蒙着脸,还能快速躲开。我又撒出一片铜钱,最后这点了,还是在巫山县城补充的。

    这三八突然把裙子往下一盖,双眼一瞪,脸虽然没变,可仿佛眼睛里变化了一张鬼脸,这把铜钱到跟前就像遇到了一堵墙似的,叮叮全部落地。

    我趁机又嚼了一颗弹丸喷出去,正好迎着她的目光。这下她想掀裙子也来不及了,双手捂着眼睛大声惨叫着往后急退。

    她受伤了!

    我提着桃木剑就要从香案后窜出去,谁知那只猴子揭开裙子冲天又叫起来,在这一瞬间,天色急速阴暗,就像到了傍晚一样。紧跟着哗哗下起了小雨。

    “不好,大家快逃!”老家伙大声叫道,声音显得相当惶恐!

    众人一听他发话了,顿时作鸟兽散,捂着脑袋四处乱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