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零一章 魍魉十二变

第六百零一章 魍魉十二变

    这些女孩每个人头上都cha有独摇草,在没破解此术前,有一半人看到梅大江死相,失声痛哭起来。这种场面任谁看了都会感到无比惊愕的,那么多的美女,会对一个猥琐的猪头这么倾心,太不可思议了!

    而另一半女孩,应该是梅大河的“女人”,她们还不知道二王八蛋已经死了。

    我把邪术破解后,这些女孩一下清醒,对于之前的发生的事感到羞愧难当,有几个就想跳崖自杀。好在曲陌善于做人思想工作,费了不少唇舌,才让她们情绪稳定下来。我和沈冰小七在上面拉住绳子,曲陌在下面接应垂下来的女孩,忙活了半个上午才算全部搞定。

    带着这些女孩也不敢回梅倌镇,在小七的带路下,去了附近一个山村。给她们每人找了一身衣服换上,并且短暂在这里休息一下,又带她们去了巫山县城,给她们买了回家的车票,天黑之前,全都送走了。

    这些女孩本来是要嚷着报警的,可是我想啊,报警有个毛用,梅大江都死了,还想把谁拉出来?虽然镇上宗族是邪恶根源,但凭警方能搞定吗?搞不好警方带着她们回到镇上,非但讨不到公道,反而再重新失陷,有可能连活命的机会都没了。这个地方太可怕,对付他们只能以暴制暴,由哥们帮她们报仇雪恨了!

    我们四个找了家旅馆住下,好好的睡了一夜。第二天起来,曲陌身上伤势也恢复了八成。我和沈冰出去买了一些鬼药原材料,在旅馆做了一些,帮梅小青治伤。小夫妻俩在客房里见面,这哭哭啼啼的相互诉苦那是避免不了的。我们也不当电灯泡,可是出去时,我小声交代小七,一定要克制qy,绝对不能滚床单,一来对梅小青伤势不利,二来阴气入体,会让小七落下后遗症的。

    等他们小夫妻俩玩够了人鬼情未了,我把梅小青收回瓶子里,问起小七镇上的情况。

    小七说梅大江和梅大河并不是真正梅倌镇人,他们在十年前从外地迁过来的,也不姓梅。只不过后来在镇长主持宗族仪式上,让他们入族姓梅,才在镇上开了神仙居,帮人卜卦驱邪,被称作活神仙。

    据说梅小霜旅馆帮他们陷害女游客的事,镇长知道了非常恼火,骂了他们几次,但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个奇怪的事情就是,神仙居开馆的时候,镇长曾下令让他们搬到别处,当时谁都不知道下面就是宗族隐秘的地牢。可是他们哥俩就是不搬,这事又是不了了之。

    我听了也觉得奇怪,老不死的镇长看起来非常厉害,一句话就让梅大江自杀,怎么在这两件事上睁只眼闭只眼呢?

    小七又跟我说,镇上还有个诡异的情形,就是有很多人看到过鬼。我听了差点没笑出声,你们小镇要是没鬼那就不正常了,后山就有个鬼泪窟呢。小七一脸惊恐的说,那只鬼会变脸,吓死过不少人,好像今天凌晨看到的那只,有不少人见它进出鬼泪窟。

    我点点头问他:“要说野狼窟是个井洞,深不可测,游人不敢进去。可是鬼泪窟就不同了,怎么连个提示游人止步的警告牌都没有,镇上和上级政府就没人管吗?”

    小七叹口气说:“听说鬼泪窟在十年前是禁止入内的,因为里面栈道通往梅老倌悬棺,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但后来老镇长越来越不管事,山上很多警告牌和围栏都给拆除了。上级政府听说后山经常闹鬼,也都不敢去巡视,久而久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摸着鼻子看了看沈冰和曲陌,心想鬼泪窟无非想封禁梅思思的阴魂,而这个鬼泪潭里漂浮了那么多尸体,的确有点诡异了。这些尸体是后来丢进潭水的,并且跟那些活着的女孩一样,都是身裹白布,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忽然间想到了变脸的鬼东西,心里陡然一惊,靠,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魍魉十二变”?

    记得那些尸体脸上似乎还粘着残缺不全的白纸,这他娘的就是“阴魂报宗术”!而魍魉十二变,是从阴魂报宗中祭炼出来的,太邪恶了,太没人性了,那需要多少人命来培育啊!

    我霍地站起身说:“我去街上买点东西,然后咱们就回梅倌镇。”

    “我跟你去。”沈冰说。

    曲陌皱眉问:“为什么不晚上去,白天不是太暴露目标了吗?”

    我笑道:“老镇长受伤,全叔和梅氏兄弟都死了,那个变脸的恶鬼白天不能出没,我们就算暴露目标,谁能把我们怎么样?”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曲陌问。

    我神秘一笑,也不回答,跟沈冰一块出门去逛街了。铲除宗族其实是一句空话,颠覆一个数百年甚或上千年的宗族习俗,那简直是痴人说梦,除非将整个镇子灭绝了。而害人的不过是宗族中的邪恶术人,比如镇长全叔他们,将他们铲除,就能让镇子恢复安宁。

    但这其中还有一个变脸的恶鬼以及丁五茅六的祸根在影响和左右着镇上居民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的邪恶根源。只有把这两个邪恶根源连根拔起,才能彻底根除祸害。

    我要买的东西,让沈冰辫子都翘起来了,因为不但要买朱砂、黄纸、木香、白檀香、降真香、苓陵香和玄参等几味草药,还要买只羊!

    “买羊干吗,难道要在野外吃烧烤?”沈冰挠头问。

    “就知道吃,不减肥了?”我笑道。

    沈冰一皱鼻子:“这两天什么饥一顿饱一顿,吃点烧烤也不影响减肥计划嘛。”

    “好,等过了今晚,咱们就把羊宰了做烧烤。”我伸手在她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为什么不是今天……等等我。”

    我们好不容易在郊外一个养羊场才买到了一只波尔山羊,这玩意是进口货,看着两只耷拉的大耳朵,像只狗似的,倒是挺可爱。回到旅馆,用朱砂在黄纸上画了几道八王符,烧成灰,把香和草药研成细末,两者用阴阳水调和,揉成弹丸。再用一个香囊装进去,挂在羊脖子上。

    我拍拍手笑道:“今天除鬼大计,就全靠他了!”

    “那就是用不到你了是吧?”沈冰眨眨眼说。

    “这个,理论上我还是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