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章 凌乱的关系

第六百章 凌乱的关系

    我一下浑身像散架一样坐在地上,不住的喘气,连手上的伤口都没力气包扎了。沈冰跑过来,撕下身上一片衣服,帮我把手腕包住。

    “痛吗?”沈冰柔声问。

    “本来挺痛的,你一问忽然就不怎么痛了。”我笑道。

    沈冰笑着白我一眼说:“那怎么才能一点都不痛?”

    “你如果……”

    “我知道了,是不是要我亲你一下……”她说到这儿,忽然意识到那边还有个小七呢,一下子满脸绯红,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脸孔。

    我咳嗽两声转移尴尬:“我去趟厕所。”

    “傻瓜,这儿哪儿有厕所,你白痴啊!”吖,这时候她居然还不糊涂。

    幸亏小七这时候还没从恐惧阴影中走出来,趴在地上发抖。我和沈冰站起身,走到那具被我踢断腿骨的尸体前。说是腐尸,其实全身并未腐烂,就跟新闻里出土的干尸一个模样。此刻衣服化成了一片片的,不过肌肉还保持的很完整在,只不过脱干了水分,身子缩小了很多。

    是具女尸,双脚双手上绑了红绳,红绳上涂抹了防腐的液体,经过这么多年腐蚀,现在用手扯一下都还很坚韧。眉心上贴了封禁符,那是邪术中专门利用死尸控制阴魂的一种邪恶法术,会将魂魄封禁在离尸体附近的对方,永远得不到自由。

    我们还惊讶的发现,尸体肚子是剖开的,看来梅思思所说的难产,应该是被术人剖腹取子,而让她丧命的。

    我叹口气,这是个一个可怜的女人,生前被术人遭到术人祸害,这种罪行简直比小日本还残忍!

    沈冰也怜悯的看了一阵子,跟我说:“把她再放进棺材里吧。”

    我点点头,把尸体抱起来。幸好棺材没被撬坏,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放进去,又将断成两截的棺盖给盖上。小七此刻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东张西望还是一副惊恐表情。我走过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说:“别怕,鬼被我打跑……”

    还没说完,就听身后响起一阵阴森的声音:“习先生,是你在这儿么?”

    小七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又趴下了。草他二大爷的,是哪个死鬼啊,这么不给面子?

    我一回头,看见一张惨白的鬼脸站在棺材附近,正左右瞧望,是梅思思!

    “是我,我就在你前面。”

    “先生真是高人,能够隐身。小女谢谢相救之恩!”她说着施了一礼,然后又接着说:“习先生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孩子?”

    我一想这事恐怕要好好琢磨之后才能决定,估计要到六月初一之后了,见不到老祖宗,是不能让她见到丁五茅六的。但也不能拒绝,这种被封禁了多年的老鬼,又是因为见不到孩子而怨气深积,处理不好会化成厉鬼,很难收拾。

    于是跟她说:“处理完这里的事后,就带你去。不过,我怕你孤身在此会再遭到恶人毒手,如果不介意,就收进瓶子里跟在我身边怎么样?”说着从包里拿出了那个装着梅小青的塑料瓶。

    “一切全凭习先生吩咐。”

    梅思思被收进瓶子里,跟梅小青作伴去了。小七盯着瓶子那种渴望劲,似乎还想在见老婆一面。我说小青现在身上有重伤,不适合再跟他见面,等这里的事完了之后,就把她治好伤,让你们好好见次面。

    小七也只有勉强答应。

    天亮了,一缕阳光照进冰冷潮湿的洞内,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正在发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时,曲陌回来了,还带来了一条粗长绳索。她浑身都是血,脸色也十分苍白,明显是经过了一场恶斗。我猜到是跟狼妖撕破脸了,这事关系到灵狐的隐私,我不好问。沈冰要问的时候,我挥手阻止了。

    只问她麻云曦的情况,起初担心是摔死了。曲陌告诉我们,她们俩都是一出洞门就遭到暗算,相继摔下去。曲陌在中途攀住石壁,接住了麻云曦,带她一块下去了。因为灵狐受到狼妖叫声牵引,不受曲陌控制,想回来也不行。而麻云曦也怕狼妖遭到毒手,所以跟着去了。

    我听到这儿特别纳闷,麻云曦为毛会怕狼妖遭到毒手,她脑子秀逗了?

    曲陌说麻云曦不知为何不想让狼妖死,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隐秘,灵狐也不肯说,使得这件事又增添一层神秘色彩。可是曲陌后面的话,又让我感到颇为震惊,她们两个赶到狼妖出事地点后发现,与狼妖在搏斗的人竟然是梅倌镇那个老不死的镇长!

    这人果然不是一般人物,法术修为非同一般,手里又有一件奇怪的法器,打的狼妖是满地找牙,不住惨叫。后来她和麻云曦加入战团,老家伙才没那么威猛了,不过他的眼神相当凌厉,也能当做一件攻击利器,搞的曲陌和麻云曦心神不定,最终都被打伤。

    老家伙也被灵狐挠了一下,受伤不轻,眼看他要逃走,这个时候却从山壁上爬来一片鬼阴虫。老家伙用手上那件奇怪的法器一招,鬼阴虫突然就受他的控制,对他们发动了攻击。麻云曦连施几道毒蛊,却没封住鬼阴虫疯狂的攻势,狼妖首先被鬼阴虫钻入体中,这也是狼妖当时发出那阵极为惨厉的叫声。

    正当情势危急时,一只极其凶悍的恶鬼赶到,将鬼阴虫全部吞噬,迫使老家伙逃走。可狼妖被鬼阴虫入体,已经被噬咬的连声音都叫不出来了。那只恶鬼不知用的什么手法,连变几次鬼脸,用鬼气将狼妖体内鬼阴虫镇住,使它暂时保住了一条命,然后由麻云曦带着回野狼窟了。曲陌因为受伤,恐怕没力气带我们跑上跑下,就跑到镇上找了一条绳子过来。

    听她说完后,我心里感到实在惊奇,按照麻云曦所说,这个会变脸的鬼东西,应该就是那个神秘高手,为毛也在保护狼妖?我开始以为这鬼东西跟老不死的镇长应该是一伙儿的,可是现在全变味了,他们居然还是敌对关系。

    草他二大爷的,到底咋回事,感觉关系挺乱,都理不清了。

    我低头又琢磨了一阵子后,隐隐从中想到了一点端倪,不过都是纯属猜测,还不能确定。想要了解真相,只有找到老不死的镇长才能得到答案。本来救小七的任务完成,又杀了梅大江,解救了这些受害女孩,还破解了宿命蛊,这趟巫山之旅可说是功德圆满,唯一不足就是没有把梅倌镇的宗族铲除了。

    心里对这事也是摇摆不定,到底该不该继续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神秘小镇上,跟万恶的宗族斗下去?

    哥们开始可是下过决心的,一定要铲除了这个宗族,给梅倌镇带来福祉,如果这么走了,后面还会再涌现梅大江这种术人,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不能走,既然下过决心的,我就要留下来把事情做完。老习家的后代,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