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零二章 奇异的婚礼

第六百零二章 奇异的婚礼

    小七抱着山羊,我们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出租车都不载我们,公交车不让上,草他二大爷的,最后只能花大价钱,租了一辆皮卡,把我们送到了梅倌镇。

    本来在路上商量好,到地头先到小七家休息一下,然后去找镇长,探探他的虚实。虽然全叔、梅大江和梅大河死了,但一个神秘的宗族,不可能就这两三个爪牙,再说老不死的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一定要确定他的伤势。如果顺利的话,见面就能把他拿下,带到后山上,放出梅小霜和梅小青,把他生吞活剥了!

    可是这个计划却随着一场婚礼给打乱了。

    刚下车,就看到街上敲锣打鼓,吹着唢呐,音乐节奏听起来非常喜庆而欢快。一看有一对婚礼队伍正在街上经过,是新郎接新娘回家。整个队伍像一条长龙似的,前面是身穿蓝色长袍的年轻小伙子,抬着嫁妆,中间是新郎新娘骑着高头大马,后面是身穿苗族特色衣裙的少女,个个打扮的非常漂亮,头上同样都带着一朵红花。

    不过,看着像鸡冠花……

    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苗族婚礼是啥样呢,所以都站在街边看热闹。

    新郎也是一身蓝袍,披红挂彩,脸上都乐开花了,真是春风得意啊。新娘头上也戴了一朵“鸡冠花”,好看是好看,就是感觉太别扭了。新娘子装扮跟后面伴娘是差不多的,无非脸上挂了一幅珠帘,新娘子不时撩开珠帘,看着街边围观人众发出醉人的笑容!

    “新娘真漂亮!”沈冰和曲陌忍不住夸赞。

    我心里表示同意,跟麻云曦一样的漂亮,是那种天然纯净的美丽,纤尘不染,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不对,当我迎视新娘的眼神一刹那,心头禁不住就打个寒颤。靠,怎么看着像活养尸那种凌厉阴冷的眼神?

    要说当年白灵派弟子曾经在这儿居住过,流传下活养尸的邪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我仔细看了几眼后,确定不是活养尸,眼神虽然毒辣,但少了活养尸那种独有的诡异,这个别人分辨不出来,我还是能看清的。

    汗,似乎我又吹牛了,当时在云南就没看出小丹丹是个活养尸,还有脸在这儿说,丢人啊!

    小七跟我们解释说:“本来我们宗族有规矩,每年腊月才是结婚的日子,可是自从变成了旅游胜地,就放开了这个规矩,有情人可以随时结婚。这样在镇上还会形成一道风景,吸引更多游客来观光。”说完这小子脸就阴沉下去,可能想起了才结婚不久的妻子小青。

    我指着新娘问:“新娘子你认识吗?”梅倌镇不大,同时年轻人,我觉得小七应该认识。

    “不认识,可能是外乡的。”小七挠头说。

    “你问新娘干吗?”沈冰一皱鼻子,转头问小七:“新郎你认识吗?”好像跟我赌气,我问新娘,她就问新郎。

    “这当然认识,新郎叫小庆,比我小两岁,不过跟镇子西头的小莲是一对,怎么娶了个陌生女孩啊?”小七一脸的不解。

    我们一听这话,不由面面相觑,差点没笑喷。也可能我们联想力太丰富了,小庆跟小莲,怎么听着像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小名,他们能走一块吗?你让武大郎怎么办?

    好像扯的有点远。

    婚礼队伍走过后,小七救招呼我们去他家,谁知刚往西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嘴里还叫着:“小庆,小庆,你不能这么狠心抛下我,我都有你的骨肉了!”

    我们都是一怔,很多游人和当地生意人都纷纷侧目观望。这恐怕就是小莲吧,竟然未婚先孕,最后被小庆给甩了。不过,这女孩的确没新娘子漂亮。

    “是小莲。”小七又吃惊的说:“未婚先孕,那是我们宗族的一种耻辱,是要沉江处死的!”

    “她太可怜了!”沈冰怜悯的说。

    我看着这女孩的背影,以及当地人羞辱的眼神,心想未婚先孕并只是女孩一个人错,犯了这个错后,男人居然不负责任,真是猪狗不如。忽然间又想起新娘那种凌厉的眼神,马上跟他们说:“走,跟过去看看。”

    苗族婚礼一般都是载歌载舞,非常热闹的。那个镇长办公大院,就是专门给结婚新人提供的表演场所。新人会先在那里举办酒席,然后再回家入洞房。但小七说,这儿还有个规矩,第一天入洞房新郎是不让进的,由伴娘陪着新娘住一晚。

    擦,这规矩,要我就受不了。

    我们跟着来到镇长办公大院,也就是村委会了。四周围城了座位和酒席,中间摆开一大片空阔的场地,已经有几对男女在翩翩起舞了。新郎新娘正在给长辈敬酒,正好这时小莲奔跑进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使得众人全都失色,跳舞的年轻人也都停住了。

    小莲一下跑到小庆跟前抱住他的双腿,趴在地上哭道:“求求你别跟这个女人结婚,咱们都有孩子了……”

    “滚开,谁跟你有孩子,不要血口喷人,那是你跟别人有了孽种,要赖在我身上的!”小庆非但不承认,还用力一脚踢在她肚子上,把她踢的翻个跟头,蜷曲在地上一时起不来。

    “混蛋,潘仁美!”沈冰咬牙切齿就要冲上去,被我和曲陌拉住了。

    这时候早有一伙人扶起了小莲,这可怜的女孩嘴角淌着血滴,一脸惨白的哭个不止,看样子伤心欲绝,话都说不出口了。

    “把她赶出去,别影响婚礼。”有个长者叫道,可能是小庆的亲戚。

    “镇长,请您出来主持公道啊……”小莲咕咚跪在地上,叫的那是一个心酸,我眼睛都有点湿润。

    沈冰跟着流下眼泪,说:“你为什么拦着我,我要替这女孩讨个说法。”

    “先别激动,看镇长出不出来。”我看着眼前的闹剧,隐隐觉得这是一场安排好的戏,是bi镇长现身的。哥们也正等着看戏,到底这老不死的伤势重不重?

    “镇长今天身子不舒服,你就别吵了,赶快滚出去!”有人架起小莲就往外轰。

    突然镇长办公室门开了,一条瘦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冷冷喝道:“放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