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我也隐身了

第五百九十六章 我也隐身了

    曲陌从石壁上一跳而下,先去把沈冰扶起来,沈冰还带着哭腔说:“你扶我起来干吗,趴在地上挺好的。”说完脸一红,马上又替自己辩白:“不是我害怕,是为了防止摔倒。”

    汗,那还是害怕,不害怕怎么会摔倒?

    我和麻云曦先把这具僵尸抬到一边,叫小七过来。这小子一脸惊恐,靠在石壁上,说什么都不肯过来了。他不敢再开棺材,别人也代替不了,这真是个麻烦事。

    “你想不想小青治好伤?”我没好气的问他。

    “想。”

    “想就过来接着开棺,完事后我就把小青伤治好。”

    “你又那么大本事吗?”小七一撇嘴还不信了。

    靠,这小子是铁了心不想玩下去,我哼了一声说:“那我现在就把她治死算了。”

    “别,别,我听你的。”

    草他二大爷的,不信你小羊羔不啃麦青。虽然这么做卑鄙了点,但不过就是吓吓他,又不是真要干这缺德事。

    小七找到铜斧,接着把那两具棺材打开,基本上都像齑粉一样,一碰就散了。这次里面的尸体都没发生尸变,不过就是两具普通男尸,跟他娘的什么神秘女尸连边都沾不上。

    我看着小七苦笑道:“你不是说神秘女尸在这个洞里吗?”

    小七苦着脸说:“我也是听那些老人说的,又没来过这儿。”

    这时曲陌走到那具僵尸跟前,打量半天跟我们招手:“你们来看,这人手上戴着玉扳指,胸口上还挂着金银饰品,生前应该是个有钱人。”

    沈冰撅着嘴说:“有钱怎么了?又不是女的。”

    我抻头在僵尸胸口上一个金项圈上看了看,刻着三个字:“梅老倌”!

    “他是梅老倌!”我惊诧的跟曲陌对望一眼,又转头问小七:“你不是说梅老倌尸身在悬棺里吗?”

    小七哭笑不得着说:“大哥,我都告诉你我是听老人说的,谁知道是假的?”

    沈冰走过来,歪着脑袋眼睛一亮说:“那悬棺里,可能就是神秘女尸了。”

    我一笑伸手摸摸她美丽脑袋瓜说:“聪明,我没白看上你。”

    “切,谁不知道我胸大无脑,你还不是看上我……”说着低头看了一下胸部,脸上一红就没声音了。

    “走,去悬棺那边!”我一挥手,捡起铜斧就要出洞。

    突然一声凄厉的狼吼,从外面传进来,我心头一震,糟糕,是死狼妖!

    曲陌和麻云曦顿时变色,两个人飞快跑向洞口。紧跟着狼吼声一声接一声,非常紧密,在山峦之间不住回荡。曲陌忽然“啊”惊叫一声,整个人像火箭一样飞射出洞。麻云曦跟着奔到洞口,也大叫一声蓦地消失不见,好像掉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慌忙往前跑过去,心知洞口肯定有埋伏,先把左手里的一把铜钱撒出去,然后掏出了一束香。到洞口前,已经念完火铃咒,一道通天火光窜出去,立马看到一条黑影被bi的闪到了洞口右侧。

    “啊”这时还在后面的沈冰和小七也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声,回头一看,我的妈呀,一片鬼阴虫从梅老倌尸体中钻出来,密密麻麻的爬了一地,正迅速往洞口这儿移动过来!

    草他二大爷的,这次真是栽到了家,看来很难躲过一死了!

    但我内心还是比较冷静的,想到是中了敌人圈套,他们故意放我们进洞,然后瓮中捉……爷!

    我赶紧把香头调转,往洞里烧了一把火,火铃咒虽然烧不死它们,但这种道术可称为纸老虎,吓吓它们总是有威力的。大片鬼阴虫被火一烧,马上硬生生的停住了。你妈的,正好这群死玩意差一点就爬到沈冰和小七脚上。

    “快出去,快!”我大叫一声,让丢了魂的两个人先跑到洞口边上,又烧了一把火,暂时阻住鬼阴虫。

    但他们俩在洞口又惊声尖叫,我一个人又没办法分成两半,这要愁死我啊!

    “接住,这是习家镇宅法瓶,不管人鬼,一齐灭之!”我一边又烧一把火,一边大声叫道。

    沈冰一愣还问我:“法瓶呢?”

    傻丫头,那不是吓唬外面那玩意吗,跟哪儿来法瓶,酒瓶倒有一只。不过这么一吓唬倒有了效果,外面那玩意没敢再出手,不然沈冰还顾得上问我?

    我左手伸进包里,想摸到有用的东西对付这些可怕的虫子,谁知一摸抓起了一把黑豆。靠,它们估计不吃这玩意吧?要不丢出去试试,万一要抢着吃呢?才要撒出去,忽然间灵机一动,连忙含在嘴里一颗。烧了一把火后,迅速退到洞口这儿,让沈冰和小七一人含了一颗黑豆。

    “天玄地皇,六甲九章,出行不见,永保长生。人来追我,掩其耳目,马来追我,断其四足。吾等隐身,谨请北斗上元真君,将吾等置于须弥山境,急急如律令敕!”

    这段煮黑豆隐身咒语虽然长,不过我念咒语是练出嘴皮子了,快速念出,正好虫子爬到脚下。

    现在再念火铃咒已经来不及了,只有闭上眼睛,心里扑腾扑腾跳着,如果隐不了身只有被它们分尸!

    “诶,它们怎么都从我脚下爬过去出洞了?”沈冰好奇的问。

    我急忙捂住她的嘴巴,可能我们已经隐身,虫子找不到了。而我们都吃了黑豆,相互能看得见彼此。

    看着成群结队的鬼阴虫顺着石壁爬下去,头皮那个麻啊,差点没脱层皮!等它们全都走光之后,才一跤坐在地上,发现双腿跟面条似的,全身出满了冷汗,衣服都贴在身上了。

    沈冰和小七比我好不到哪儿,一个个靠着石壁脱落在地上,嘴巴微张着,眼珠瞪得大大,到现在还没从恐惧中走出来。

    我喘了几口气,惊魂甫定,才要安慰他们两句,谁知洞外忽地飘过来一只黑影,似乎就是刚才被火铃咒烧退那玩意!

    草他二大爷的,那是飘过来的,就不是人了,是鬼老子倒不怕。沈冰和小七也看到了外面那鬼东西,各个眼珠瞪的暴圆,这是雪上加霜,刚才的恐怖再叠加一层,看样子快要窒息了!

    我伸手就要去包里摸铜钱,谁知这玩意往洞里探头瞧了瞧,歪着脑袋不知在干吗。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我们隐身,鬼也同样看不到,这是找不到我们,它也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