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神秘鬼祟

第五百九十七章 神秘鬼祟

    但鬼鼻子非常灵敏的,能够闻到我们从灵窍中散发出的生气。我赶紧从包里找出艾叶,一人额头上贴一片。

    这只鬼东西起初像一条水母一样,前面探着一颗黑乎乎的大脑袋,后面拖着几条短短的尾巴。在我们艾叶封住灵窍后,闻不到生人气息后,就忽然飘进了洞口。沈冰和小七吓得捂着嘴巴,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地上。

    我对这玩意心里也充满了无限好奇,从来没见过这种模样的邪祟。等它飘到近前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妈的,这是什么东西啊?

    一张锅盖脸,隐隐透着青绿之光,仿佛透明似的,一片脑细胞看的非常清晰。而后面的尾巴其实是短小的四肢,小胳膊小腿看上去就像个七八岁的孩子。这玩意生前是个侏儒吧?

    心里正琢磨着,它从我面前慢慢飘过,一张脸顿时变了,竟然变成了一张极其妖媚的女人面孔。身后的四肢也逐渐拉长,“嗒”两只脚落在地上,直立起来,丫的一点都不矮,并且身材玲珑曲致,非常惹火。

    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靠,这眼神,让我心里一阵狂跳,就是地牢中那对神秘的眼睛!

    难道先前我看错了,这对神秘的眼睛不是人,而是一只凶猛的恶鬼?想着这问题,冲沈冰和小七挥挥手,让他们起身赶快起身。我们慢慢挪到洞口边缘,伸着脖子往下看了几眼,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也不知道曲陌和麻云曦怎么样了。

    往洞左侧一看,果然有一排黑乎乎的细长物体从石壁上伸出,有序的往前延伸过去。我推了小七一把,他颤颤巍巍的抬脚在上面踩了踩,感觉结实后才慢慢扶着石壁走上去。我扶着沈冰的小腰,让她跟在小七后面。

    那只妖媚的女鬼此刻走进了洞深处,我们也全都走上了铁钎。脚下虽然感到轻微的震颤,但觉得铁钎非常牢固结实,并且每两根铁钎为一组,可让人稳稳立足,组与组之间间距不过五十公分,只要小心一点,绝不会掉下去。

    我们胆战心惊的走过十几丈长的铁钎栈道,小七首先到了悬棺跟前。悬棺外侧是用木架钉在石壁上支撑出去,这么多年风雨侵蚀,我估计木架可能跟刚才洞穴内的棺木一样一碰就散。才要开口提醒小七,他却伸手攀着木架上去了,看起来很结实。

    我把沈冰递上去之后,抓住木架晃了晃,挺牢固的,原来加了铁条。我们踩着木架从棺木一侧进入洞内,棺材一半是放在里面的。

    洞里黑漆漆的,弥漫着一股潮湿腐败的气息,并且响起一阵富有节奏的滴水声。

    我才要打开手电,忽地感到背后一阵阴风拂过,我急忙拉住小七和沈冰,三个人都贴在石壁上。

    那对令人恐惧的眼睛,又在前方黑暗中闪烁,显得特别恐怖!

    她在那个洞没找到我们,肯定不会死心,但她既然是鬼,老子就没那么担心。两只手都伸进包里,摸住了桃木剑和铜钱。心想等她走过来,就来个突然袭击把她干掉。

    正在这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凄惨的吼叫声,撕心裂肺,我都惊的心底发颤!

    这是狼妖的叫声,听声音似乎遇到了袭击,我就纳闷了,这玩意除了天灯照心外,很难对付,谁有这么大本事?难道是麻云曦、曲陌和如花三个联手?看来也只有这种情况了,其他人到他跟前都是送食的。

    那对神秘眼珠周围忽地闪起亮光,又变成了水母那样的大脸盘,瞬即再变,成了一张凶煞之极的鬼脸!

    然后蓦地从我们身前快速飘出,霎时隐没在外面黑暗中。

    小七呼地吐出一口气,开始粗喘起来,看样子刚才不敢呼吸,差点没憋死。

    “谁?”

    洞内一声冷喝,让我同时吃了一惊,里面竟然还有人!

    不过马上辨认出这是梅大江的声音。草他二大爷的,这王八蛋孩子这里,正好抓住他,把把那些受害的女孩救出来。

    我伸手提起小七,把他换个地方,然后拉着沈冰往后一闪,又屏住呼吸,静等这王八蛋出来。

    梅大江也不是个笨蛋,乌漆抹黑的,他肯定不会轻易过来。似乎在等我们有什么反应,过了一大会儿,见这边没任何动静,他可能沉不住气了,黑暗中蓦地亮起一团光芒,一条非常耀眼的光束照射过来。

    我们仨顿时就处于光线范围之内,我心说不好,才要动手把铜钱撒出去。谁知梅大江“咦”了一声,拿着把手电从里面跑出来,左右张望,一脸的疑惑神色。哈哈,我忘了我们隐身后,这王八蛋也是看不见的,他除非用破解法,但他不一定就能猜到我们用的是煮黑豆隐身法。

    这王八蛋喃喃咒骂着,拿手电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正好就距我不到两尺的距离。一伸右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脚下一扫,这王八蛋立马立足不定往下倒地。但被我捏住了喉咙,半吊起来。

    沈冰也不客气,伸手扭住他双臂,往后一转,就反扭到了背后,往上一提,让这王八蛋“啊”的惨叫一声。

    梅大江手电筒脱手掉地上,吓得他全身发抖,颤声叫道:“是谁,让我临死前知道怎么死的好吗?”

    我冷哼一声道:“是爷爷我习风!”

    “那我就是你奶奶沈冰!”

    我苦笑说:“咱要是有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孙子,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呸,谁跟你有孙子了?儿子都还没有呢。”沈冰说完这句,马上意识到还是不对,脸上一红。

    梅大江一听是我们俩,带着哭腔说:“原来是你们两位爷爷和奶奶,求你们饶我一条老命吧。我也是身不由己,并不是真心要干这坏事的。”

    “少废话,我不是你奶奶,我是你爷爷!”沈冰把刚才火气撒他头上,用力往起一提手臂,梅大江杀猪一样的叫痛。

    “那些女孩在哪儿?”我冷声喝问。

    “就在里面洞内。”梅大江一边惨叫一边说。

    他都痛成这模样了,估计说的不是假话。我又手上用劲,掐的他一阵窒息眼珠差点没憋出来,问他:“梅思思尸体在哪儿?”

    这王八蛋脸色一变,但这时进气少出气多,眼看就憋死了,急忙说:“就在这副悬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