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开错棺

第五百九十五章 开错棺

    曲陌稍停片刻,见没什么意外这才下去接人。我跟小七说,你先在这儿等会儿,我进去看看什么情形。

    “别……我跟你一块去。”这小子连自个待在洞口的勇气都没有。

    我拿出一张辟邪符让他贴在胸口上,拿着手电往里面一步步慢慢深入。里面湿气越来越大,伴随着霉腐味阵阵扑鼻,感觉浑身难受。

    四周布满了蛛网,石壁上也有黑色的虫子迅速爬上爬下,看的我头皮有点发麻,谁知这洞里有没鬼阴虫!

    当我们刚刚进入那团黑气中,曲陌带着麻云曦和沈冰上来了。

    多了两道手电光柱,洞里变得比之前明亮了很多。但黑气缭绕犹如一道厚重的帷幕,手电光始终穿不过去。

    “土包子等等我。”沈冰小声叫着,一溜小跑来到我身后,一张俏脸吓得煞白煞白的。

    我回头递给她一张符,刚回过头,就听到前面地面上发出“簌簌”声响,一条黑色的虫子迅速出现在我们视线里。

    草他二大爷的,怕什么来什么,真有鬼阴虫!

    这咋办啊,往回逃也没机会了,一出洞非摔死不可,曲陌一个人找顾不了我们四个。正在大惊失色之际,麻云曦飞身窜到我前面,她这轻功那真是天下无双,都没看清咋过来的。

    她两只小手一挥,一道金灿灿的光芒划过,正好鬼阴虫窜到跟前,立刻被金光击中停住了身子,扭动几下,掉头往回跑了。跑出有大概两三米远,突然断为两截,又迅速消失。但地上凭空出现了小指甲那么大的一条金色小虫子,肚子鼓鼓的,透着一层黑气,正在扭动不止。

    “嚓”地一声轻响,这条小虫子肚子胀破,一团黑液四溅而出,小虫子跟着僵硬在那儿。

    我们全都如释重负的擦了把冷汗,多亏了麻云曦,不然今天谁都难逃一死。我回头问麻云曦:“是金蚕蛊吧?”

    她点点头。这一物降一物,鬼阴虫虽然厉害,但遇上金蚕蛊,也就没脾气了。记得当时她还不会银蛇蛊和金蚕蛊,后来梅若奇临死前,肯定教给了她,短短一年时间,啥都学会了。真是个聪明孩子。

    走过这团黑气,只不过是四五米的距离,洞内变得开阔起来,视线也变得清晰。里面大概有百多平米,呈品字形摆着三只棺材,一前两后。棺材外表颜料早已剥落,显得相当古老,有些地方都裂出了缝子,透着一股子阴森气息!

    按照这种摆设,是分出了主次,以最前面那具棺材为主,神秘女尸或者说是梅思思,就在其中。后面两具棺材,就想不出里面主人是谁,为什么要放在这儿。难道是给丁五茅六准备的?

    “准备好了吗?”我把颤颤巍巍的小七拉到身前。

    “准备好了,可是没开棺的家具。”小七一脸的紧张,额头上出满了汗珠子。

    这就不用你愁了,哥们早有准备。从后腰上把那把铜斧拔出来,这玩意一直带着,个大体沉,开棺应该没问题。

    我把斧子交给小七说“你开棺,我和云曦在旁边照应着,绝不会出问题。”

    小七提着斧子深吸了两口气,问:“带着酒了吗?”

    我一笑从包里拿出一瓶二锅头,这玩意是必备之品,走到那儿都少不了它的。小七接过酒瓶仰头喝了两大口,南方很少有这种高度酒,喝的太猛了,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霎时一张脸就变得通红通红,跟猴屁股似的。

    不过这下恐惧心给赶跑了一多半,胆子壮了,把酒瓶还给我,提着斧子走到前面那口棺材跟前。我把酒瓶装进包,和麻云曦对望一样,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那具棺材两边,我右手拔出桃木剑,左手扣了一把铜钱。麻云曦也拿出一张镇尸符,这玩意比我的符地道,那是湘西祝由科真传。

    “你们等等啊,我先躲开。”沈冰被上次开棺吓怕了,赶紧远远逃到一边。

    小七拿起铜斧,将斧刃插入棺盖缝隙里。我这时候毫无来由的感到特别紧张,看了一眼麻云曦,万一小七不是宿命如意胎,可就闯了大祸!

    麻云曦冲我微微点头,示意不用担心,一切由她照应。

    小七两只手用力往起一抬,他可能以为多牢固呢,结果棺盖喀喇一声就散开了。这么多年的棺材,早就腐败不堪,我看用手都能扒开。

    一股黑气伴随着恶臭的气味冲出来,我心头猛地一颤,不会是宿命蛊流窜出来了吧?对付蛊毒我真是没什么办法,全指望麻云曦了。此刻她却掩鼻往后退了两步,我一愣,你怎么能往后退呢,那不是把我们往风口浪尖上推吗?

    小七早撒开斧子,捂着脸掉头跑开。唉,你说刚开始豪言壮语,到后来怕的要死,反差也太大了吧?

    我闭住呼吸,丢进棺材里一张驱邪符,关键时刻还得看哥们的。

    哪知这张符就跟点着了炸弹一样,“嘭”地一声巨响,整个棺材都爆开了,棺材板碎成无数片,朝四面八方飞射出去。饶是我身子够利索,连躲几下,腰上还是被砸中一块板子,贼疼啊!

    一看他们几个,曲陌和麻云曦还站着,不过曲陌站在洞壁上,麻云曦站在左侧一副棺材顶上。沈冰和小七在地上趴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草他二大爷的,会不会是宿命蛊爆炸了?这会儿麻云曦都束手无策,我可不能也衰了,硬着头皮子也要上。

    这不还没冲上去,就看到棺材里“嘣”地一声,跳出一条黑影,全身漆黑,是一具腐尸!

    小七吓得大叫一声,捂着脑袋往地上拱。

    沈冰捂着脸说道:“姐不怕,姐不怕,姐见过僵尸!”

    麻云曦不等我动手,飞身扑下来,挥手将镇尸符贴在僵尸脑门上。那死东西立刻身子一摇,就站那儿不动了。

    “这不是中了宿命蛊女尸,是具下了恶咒的男尸。”麻云曦皱眉说。

    我吃惊的仔细照看这死东西,果然从尸身特征上发现,是具男尸。既然发生尸变,那说明死后是被下过恶咒的,开棺就诈尸了!

    “可能开错了,在另外两具棺材里。”我转头看了看那两具沉寂的棺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