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十丈鬼脚钉

第五百六十九章 十丈鬼脚钉

    梅小青拔下一颗牙齿递上,然后告诉我宗族地牢详细情况和梅倌镇在巫山脚下具体方位后匆忙走了。

    唉,这趟活接的,真是让自己无奈啊。不去心里不忍拒绝,去吧又在老杂碎即将伤好复出的节骨眼上。但是定金都收了,那是不能食言的。

    赶紧起身关门,别再来了顾客。回到家见沈冰和老妈坐在沙发上亲切的唠嗑,看上去半点隔阂都没有,真让我感到特别好奇。心想沈冰你个丫头不说是吧,哥自有锦囊妙计,把你肚子里那点小秘密给套出来。

    老妈见我回来,就说自己困了,回房去睡觉。本来带沈冰回家只是先跟老妈见个面,然后让她回旅馆的,可是这丫头等我妈回了房间,哼着小曲,直接进我卧室,把这地方给霸占了。

    我一拍脑门,敢情她是真的恢复了记忆,不得了啊,八爷难道也有失手的时候?

    跟着她进了卧室,先把鬼牙洗净了放入炼丹炉熬着,跟她说道:“我明天早上要出趟院门……”

    “好啊,要去哪儿?”看她那高兴劲,这丫头最喜欢出去玩,听了这个眼珠子都放光。

    “去巫山,太远了,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在家好好陪老妈。”

    “别忘了现在你还在审核期,带不带我去你看着办吧。”这丫头两眼望天,还威胁上我了。

    “带你去也成,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摸着鼻子说。

    “什么条件?”

    “告诉我你怎么找回记忆的?”

    “这个免谈,我都告诉你没恢复记忆,你怎么这么罗嗦?”沈冰狠狠冲我皱了皱鼻子。

    “那去巫山的事咱也免谈。”

    “你敢,不然我让你过不了审核期。”

    “你都叫妈了,这个还不是通过了吗?”我捂嘴偷笑。

    “两个概念,我当她老人家一辈子干女儿还不行吗?”沈冰摇头晃脑,一副得意样。

    我眨巴眨巴眼,突然发现这丫头比以前咋聪明多了?

    凌晨五点多把鬼牙熬好,装进了坛子里,见沈冰睡的正香,就悄悄出了门。把陆飞叫起来,开车赶到坛子村外。用罗盘测定阴煞地域范围后,在四个角各埋一块朱砂写下咒符的青砖,又各埋一把桃木剑,剑尖朝内,这有个讲究,叫“灵剑穿心局”!

    老杂碎敢在这里再设阴宅,必叫他灵剑穿心,阴宅溃散。我们老家这片是平原,不同于山地,除了刑场这片阴煞极地外,方圆几十里都是阳气旺盛的地皮,不适合设阴宅。虽然坟地阴气较重,但只能摆个小门小户,况且坟地乃是通往地府之门,不能久占。他敢挡道惹怒地府吗?

    又围着坛子村和西坪村两个村子,每隔十丈埋下一颗带血的钉子,这叫“十丈鬼脚钉”,等于是做了两道隐形长城。十丈鬼脚钉之间相互呼应,恶鬼一踏这道线,必会刺穿脚底,沿着腿会窜到脑袋里,把恶鬼打个魂飞魄散。

    做完这些,才早上七点,回去路上才跟陆飞提起要去趟巫山。让他们仨继续留在尚城镇替我顶缸,有十丈鬼脚钉这道防线,保护魏子陵和小雪,比之前要轻松的多了。陆飞撇着嘴,看样子是很想跟我出去,但知道保护这俩小孩责任重大,也只有勉强答应。

    我递给他两千块钱说:“你这段时间肯定钱花光了吧?这点先花着,等我回来再取钱给你。”

    “啥意思啊,我就是没钱也不能花你的,再说你咋知道我没钱了?”这小子还挺耿直,不会接受别人接济。

    我一笑说:“在省城看你输给王子俊二百块都肉痛那模样,就知道你没钱了。要不你会在乎这俩小钱?”

    “啥都瞒不过你眼睛。这段时间没做生意,把老本都快啃光了。不过,前两天白天我去城里摆摊,生意好的话,也能挣个二三百块的。”陆飞尴尬的说。

    我摇摇头说:“你是天师,怎么能沦落到摆地摊的地步,那不是掉价吗?再说晚上值班,白天不睡觉不更伤身子啊?这就当我花钱雇你的酬劳,别推辞了,快收下。”

    陆飞这才把钱接了,喜滋滋的说:“今天请曲陌去城里好好吃一顿去。”

    靠,这小子一有钱就全花在泡妞上了。

    回到镇上,先去旅馆跟刘珊他们见了个面,陪他们一块吃早餐,待会儿让陆飞把他们送回家。他们都没出过远门,这次跑省城转一遭,又不用花钱,对我们不迭口的道谢。而周建涛经过那次中邪,又被我救回了小雪的事,消解了误会。不过对王子俊还是挺警惕,唯恐把刘珊给勾走了。

    吃饭之间,说起从省城带回的两个小家伙,他们两家都有意帮忙抚养。我也正愁这事呢,本来想带回家交给老妈,可是又怕她老人家一下照顾俩小孩有点吃不消。正好就让他们一家一个暂时带回家养着。现在魅宝又入土隐匿,恶人找不到这件东西,打两个小家伙的主意也没用,无论交给谁都是安全的。

    等陆飞送他们两家走了之后,我对王子俊和曲陌说要出去的事。

    “你去吧,没事,我跟曲陌这段时间感觉道术上了不是一个档次啊。我们俩在一块那就是绝配。”这猴崽子满脸的高兴,我一走,他又能每天夜里跟曲陌一起值班了,能不高兴吗?

    但曲陌说想跟我一块去趟巫山,因为她始终对灵狐的事耿耿于怀,感觉灵狐就在南方某一个地方躲着。说不定这次出去,或许能把她找回来。对于王子俊和陆飞容易打发,但曲陌很少求我,不忍拒绝。再说她一个未嫁姑娘,整天夜里跟男人在荒野晃荡,也够委屈的,带她出去散散心也好。算是一个补偿吧。

    王子俊一听我要带上曲陌,立马就不干了,也要跟着去。但曲陌一瞪眼,王子俊又挠挠头说:“我想我还是不去了,自己终于有了独当一面的机会,那是锻炼我的一次好时机,怎么可以错过呢?”猴崽子改口改的倒是挺快。

    “乖,回来给你买糖吃。”曲陌少有的跟他逗趣。

    “我要大白兔……”猴崽子流着口水说。模样装的挺猥琐,恨不得脱下鞋拍他一下。

    我回家跟老妈说了一声,带齐东西就出门了,沈冰开车直奔河南郑州,中午赶到那儿,正好下午有趟去重庆的航班。飞机就是快啊,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并且十分舒服,就是价钱贵了点。

    下了飞机才下午三点多,坐上了去往巫山的旅游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