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接一趟远活儿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接一趟远活儿

    我既然恢复了元气,又跟沈冰重新走到一起,没必要留在省城了。

    当我们敲开沈冰房门,见她正坐在床上,捧着一本日记痛哭。那可能是她老爸留下的遗物,睹物伤心,便安慰她几句,商量今天晚上动身回尚城镇。沈冰慌忙把日记收起来装进背包,没有任何异议,并且跟曲陌他们说话态度也变得亲和起来。

    如春是不能带在身边的,以免沈冰猜忌,让她留在省城,又怕惹出什么事,于是把她打回原形,将木人装进包里。我让陆飞、王子俊和曲陌,去找刘珊那两对夫妇,陪他们在省城到处转转。

    我和沈冰跑到警局,又找到局长,因为还有那两个小家伙呢。他们此刻被安排在幼教中心暂住。局长正巴不得我们把孩子领养了,虽然这件案子圆满结束,可是在坊间还是流传出两个小家伙邪异的传闻,每天不少记者去采访幼教中心,搞的中心工作人员都不敢露面,吵着要局长把孩子带走。可是这两个孩子谁敢领养啊?

    我们把孩子带走,正好解决了警局一个头疼。

    天黑之后沈冰和陆飞各开一辆车载着我们回到了尚城镇。大伙儿到印子叔饭馆吃了顿饭,然后陆飞、曲陌带着两个孩子和刘珊他们两对夫妇都住进了旅馆,今晚暂时不让这对夫妇回村,这样也省我们来回跑的力气。

    我带着沈冰进了家门,老妈见到沈冰一下怔住,眼含着泪水说:“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沈冰也是一怔,但马上扑到我老妈怀里,哽咽道:“妈,我不是说过会回来的吗?”

    她这么一句,倒是把我也愣住了,咋回事,她难道恢复了记忆?路上我只跟她简单提到我老妈情况,可没说她们都母子相称了的,她怎么会叫妈呢?这不合常理啊!

    老妈擦了把眼泪,笑着上下打量沈冰说:“让妈看看,瘦了。”

    “这不是吃不到您老人家亲手做的饭菜,吃什么都没胃口给饿的吗?”沈冰嘻嘻笑道。

    “快坐下,我去给你们做法去。”

    “我们吃过……”我在后面叫了半句,可老妈早冲进了厨房。

    “我还想吃。”沈冰冲我皱皱鼻子。

    “你不想减肥了?”

    “管得着吗,姐喜欢吃老妈做的饭菜。”呵,老妈这称呼比我叫的都亲热,况且“姐”又出来了。

    “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我挠着头,实在想不通怎么回事,按说八爷亲自动的手,她不可能恢复啊。

    “没有啊。”沈冰一脸严肃,不像说假话。

    “那怎么你还记着我老妈?”

    “这是秘密,就不告诉你,闷着吧。闷成了葫芦,我敲敲。”沈冰一脸神秘的笑容,调皮的冲我做个鬼脸,然后跑进厨房帮我妈做饭去了。

    我苦着脸想半天,真成了闷葫芦,就是想不明白在沈冰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也是好事,否则跟我妈见面都不认识了,这事也不好解释。

    想不通就不想了,还有正经事要做。魅宝必须埋藏起来,带在身上万一丢了怎么办?想来想去,这东西买哪儿都不合适,只有店铺才安全。于是跟她们娘俩说了一声,拿起一张铁锹跑去了店铺。

    在屋子中心地面上挖出一个深坑,把魅宝埋了起来,重新铺好砖。魅宝深埋就不会被邪祟得知,并且还包了艾叶,再加上店铺的辟邪法物,那绝对比埋在坟地要安全的多。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会儿,每次从外面到店铺,都让我感到心里踏实,这地方已经成为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低头一看,那本茅山古籍放在桌上,估计是王子俊这小子拿回来的。于是顺手翻开,寻思着看能不能从这上面找到关于三大禁忌的蛛丝马迹。可是翻了很久,始终没找到一丝线索。这属于天道禁忌,茅山古籍怎么敢收录违禁的事情。

    看看表,竟然不知不觉待到了十一点多,该回去了。今晚不打算开铺子,明天一早去坛子村刑场布置个法阵。因为刚从茅山古籍翻出一个镇阴宅的好办法,不能让老杂碎再重新利用那块阴煞极地祸害人。

    刚打开门板要出去,发现一个女鬼飘然来到门外。我心头一动,不会是老杂碎派来的?

    “是习先生吗,我有事求您!”这女鬼神色慌张,看样子不是老杂碎派来的。

    顾客上门,有求必应,这是店铺规矩,我只有应了一声,回入店铺坐好。

    “求我什么事?”

    女鬼一脸惶急的说:“求习先生救我丈夫。”

    “你把事情说清楚。”

    “我丈夫小七被坏人陷害,关在地牢里十几天了,现在不知死活。有鬼友指点,才跑过来找习先生帮忙。”这女鬼看样子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出头,可能太急了,说的还是不够详细。

    于是我就问她:“你是生前是什么地方的,你丈夫被关在什么样的地牢里?”

    “我是巫山梅倌镇人,小七被关在宗族地牢内。”

    靠,巫山,那不是在重庆吗,有够远的。我不由皱起眉头,不但离这儿太远,并且女鬼说的话也不可信,什么宗族地牢,你以为拍古装戏,穿越回了古代啊?甭管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分身乏术,眼看老杂碎和付雪漫伤势快好了,这一走,担心陆飞他们保护不了魏子陵和小雪。

    指了指身后斜上方的招牌说:“不好意思,本店只帮鬼魂,不管生人,你还是回去想办法报案,求助警方吧。”

    其实这是推脱之词,以前不是帮叫唐小涵的女鬼去黄山救她男朋友吗?我现在是真的不敢走开,只有把这女鬼打发了。

    女鬼一听这话,急的掉了眼泪,哭道:“我让亲人报过警了,可是那些坏人都会邪术,警察也被迷的晕头转向,什么都查不到。求求您大慈大悲,帮帮我吧!”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我最怕的就是这一手,要不老阎怎么会说我这人最大弱点就是心太软。看着女鬼救夫心切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你留下名字,和具体地址,我最快明天晚上才能赶到。对付恶鬼我自有把握,可是对付恶人,我不敢跟你打包票,救不出人,你也不要怪我。”这恶人有时候比恶鬼难对付,何况是在他们地盘上,这我真不敢保证把人救出来。

    “只要习先生肯去就行,无论成否,我梅小青都感激之至。”

    “嗯,先首付定金牙齿一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