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七十章 梅倌镇

第五百七十章 梅倌镇

    夜里十点多终于到了巫山县城,我们下车吃了点东西,打车去往梅倌镇。这个镇子是个古镇,距离巫山县只有十多公里,不过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别看现在夜里十一点了,整个古镇还灯火通明。

    因为是个旅游景点,有不少游客晚上赶到,所以十二点之前,镇上灯光齐亮,旅馆和超市都在营业。

    这里的建筑全是明清时代留下的,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在灯光闪烁下,看上去优雅古朴,非常漂亮。镇子背靠大山,面临江水,实在是一个能让人净化心情的好地方。

    但我盯着这些建筑忽然发觉隐隐透着一股子邪气,因为梅小青跟我说,这个镇子住的都是苗族人,并且全都姓梅。尽管镇子距离县城不远,但还沿袭了旧时一些传统生活习俗,有宗族制度。宗族长老就是这里的镇长,明面上按照国家法规治理镇子,但暗地里却有生杀大权,往往触犯宗族制度的人,轻则关入地牢折磨致残,重则杀死后送到山上崖葬,就是悬棺这种安葬方式。

    由于此处山上悬棺较多,没人举报下,谁会去爬到悬崖上开棺验尸去?再说祖宗长老就是土皇帝,积威之下,谁又敢去喊冤?并且宗族中的祝由科,也就是巫医,在宗族中担任护法的角色,身怀巫术,就算有人去派出所告状,警察过来后被邪术给迷的找不到北,跟哪儿发现案情线索?警察一听说是这个镇子有事,一般都不愿意来,来了也办不了案。

    梅小青丈夫梅小七就是得罪了宗族长老,被关进地牢,至于现在人是死是活,梅小青也不知道。她是晚上去派出所报案的时候,一不留神掉入了江中,也是才死没几天,真是可怜的女人。

    唉,这么一个旅游胜地,内里却隐藏着这样一个封建的宗族制度,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也不会相信。但愿梅小青说的是假的,我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沈冰和曲陌到底是女孩心思,看到小商店的精美饰品,两个人兴致盎然的走过去挑选。买了几样东西后,我催着她们去住旅馆,现在已经很晚了。当我们往前走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仿佛有双眼睛在盯着,忍不住回头看看,发现有条人影疏忽闪到了一座房屋后面。

    心里升起一股不祥预感,刚进镇子就被人盯上了,难道梅小青求我帮忙的事,他们知道了?

    “怎么了?”沈冰和曲陌同时回头问我。

    “没什么,那边门口有两只石狮子挺威武,我看着好奇。”我假装没看到那条人影,以免打草惊蛇,要看看接下来对方跟着我们干什么。

    曲陌笑道:“那个地方啊,我刚才进镇就注意到了,是旧时里长的办公场所。”

    “就是个小衙门咯。”沈冰说。

    “这样啊。”我嘿嘿笑了笑,其实我早知道。

    往前没走几步,就是一个旅馆,是个二层小楼。房间也不贵,双人间才八十块钱。办手续的时候,我不时回头朝门外寻摸,没看到那条人影。不过交完钱,旅馆接待mm向门外看了看,表情有个极其微小的变化。

    “两位姐姐太漂亮了,本店有个规矩,免费赠送两位美人姐姐一人一支幸运草。”接待mm口挺甜,一口一个姐姐,把她们两个叫的晕头转向,接过两根所谓的幸运草,其实就是山上的一般野草而已。

    “幸运草是要戴在头上的,睡觉也不能摘下,晚上会做个好梦,而梦中许愿,明天一定会梦想成真。”接待mm又接着解释。

    她们俩笑着把青cha在发际之间,这是幸运草吗?我看着倒像是卖身的草标,但见沈冰高兴的模样,没敢出声。

    客房家具简洁,两张竹床罩着白床单纤尘不染,一张陈旧的木桌上放着一台彩电,看起来挺舒服。可惜的是卫生间是公用的,在走廊西头,并且规定洗澡晚上八点至十点才有热水。我们只有简单的用冷水擦了把脸,回屋的时候,我让她们把草摘下来,挺难看的,可沈冰不乐意,我也没办法。给她们一人发了两张黄符,回屋睡觉了。

    睡的正香,忽然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身在异地,警觉倍高,立马就惊醒了。刚开始以为是新房客入住,才要接着入睡,就听外面响起了沈冰的说话声。

    “怎么心里会这么怪,你也是吗?”

    “是啊,很期盼见到这个人。要不要叫醒习风问问?”曲陌说。

    “我现在很讨厌他,咱们快走。”沈冰说。

    “我也觉得他这人不好。”

    靠,咋回事,两个妞啥时候开始讨厌我了?要说沈冰有时候喜欢说反话,曲陌你就不对了,哥可没做过对不住你的事,我人咋不好了?

    我马上意识到了不妙,想起我们进旅馆前的那条人影以及接待mm的表情变化,急忙起身穿上衣服。把门悄悄打开一条缝,见外面漆黑一团,走廊灯早关掉了。沈冰和曲陌两个人这时走到了楼梯口,只能依稀看到两条淡淡的黑影。

    溜出房门把门轻轻带上,蹑手蹑脚的跑到楼梯上。楼梯下面就是接待室,还亮着灯,沈冰和曲陌已经下了楼梯,听下面接待mm笑道:“祝两位出去玩的开心。”

    “谢谢。”两个人居然还谢她,让我心里特别来气。

    快步下楼,她们俩已经出门,似乎往东去了。接待mm见我下来脸上神色一变,微张嘴唇,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草他二大爷,你心里有鬼吧?我跟着跑出门口,黑漆漆的石板大街上,看不到一条人影,也听不到一丝声息,她们俩就像人间蒸发了!

    我强忍心头怒火,回到吧台前,在上面敲了敲说:“还有幸运草吗?”

    “有。”接待mm慌张的拿出一支。

    “给我两个。”我接到手里仔细看了看后,又跟她要。

    接待mm不知所以的又拿出一根草,我冷笑道:“这支你戴上,我们一人一个,玩个游戏怎么样?”

    “……”接待mm手一颤,吧嗒一声,那根草掉落在吧台上。

    “不敢玩吗?”我直勾勾的盯着面无人色的mm,“带我去找她们!”

    接待mm完全吓傻了,呆呆的点下头,从吧台里走出来往门外就跑。我抄起吧台上的这根草,急速追出去,一把捏住她的右手腕,把这根草戴在她头上,同时我也把草戴起来。

    “我带你去,你别害我,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