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众鬼伸冤

第五百六十一章 众鬼伸冤

    我把口袋里的符全拿出来,还有十几张,铜钱也正好够八枚。蜡烛不用担心,上次我下地府时,曾经在地下室做过指明灯,后来给乐维吹灭,应该还留在那儿。这些东西足够我摆个法阵,利用这儿死鬼,跟龙少辉斗上一把了。

    我们吃了点东西,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沈冰心情不是很好,不过现在对我态度转变了很多,让我心里感觉很欣慰,看来通过这个审核期是绝对没问题。老天给我开了个玩笑,最终还是把她还给了我,以后哥们不再骂你了。

    中午时分,忽然听到外面有汽车驶来的声音,外面趴在墙头上看了看,有三辆警车正冲这儿过来。靠,那个司机果然报警了,他们可能在这儿进行地毯式搜索,当然不会放过这座老宅。

    “怎么办?”沈冰问。

    “跟我来。”我从墙头上跳下,带着她进了西厢房。

    这个陷阱口开着,我递给她一张辟邪符,贴在胸口上,当下跳了下去。久违的那种阴森气息扑面而来,让我头皮一麻。打开手电,地上的婴尸已经消失无踪,看来都被警方给移走了。但那八根蜡烛果然还在,弯腰把它们捡起来装进背包。

    走到前面那间斗室门外时,忽然看到一条黑影站在门口,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我一眼就确认那不是人,是只鬼!

    “什么人?”沈冰机警的叫了声。

    那死鬼一动不动,也不回答。我不敢把手电照向这死鬼的脸面,怕把沈冰给吓着了。小声跟她说:“不要怕,是只鬼。”

    她“嗷”一声轻呼,双手一下握住我是手臂,颤声问:“你搞的定吧?”

    “当然,要不怎么有脸做你男朋友?”

    “少贫嘴。”

    我拿出八枚铜钱,快速用红绳串在一起,咬破手指在上面涂抹鲜血,念咒一抖,挺起一把短小的铜钱剑!

    然后念了灵剑咒,让铜钱剑悬在半空中急速旋转着。那条黑影似乎很害怕,吓得缩进了门口内。一时间,整个地下室阴风四起,弥漫起一阵阴冷迫人的气息。

    死鬼们都给bi出来了!

    我捏个法诀说道:“鬼事第十代传人习风在此,诸鬼莫慌,我们只是暂时在这里躲避一下,并无恶意,请各位卖个面子!”

    那只鬼在门内冷声道:“是你?上次你害死了我们五鬼位几个姐妹,现在还敢再来?”听声音是个女鬼。

    草他二大爷的,这死鬼记xing挺好,还跟我记着仇呢。这有点不太好办,但听到院子里已经响起了脚步声,没时间多说了。只有挺起胸脯说:“那次是迫不得已,只要各位不找我的麻烦,我同样不会对你们动手。我知道你们有冤在身,这次也是为了帮你们伸冤来了!”

    “真的?”女鬼半信半疑的问。

    “你们应该知道鬼事专门店是做什么的吧?”我反问一句。

    女鬼沉吟片刻说:“信你一次。如果能帮我们伸冤,来世给你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此刻脚步声到了地下室口外,我急忙关了手电,将铜钱剑收了,小声说:“现在暂时帮我把这些警察赶走,你们的冤屈三天之内,一定解决。”

    “好,进来吧。”

    我拉着沈冰快步走过去,刚进那间斗室,就听到有人跳下来,并且一阵光亮闪耀,向这边移动过来。借着外面的亮光,依稀看到身边这只女鬼披头散发,遮掩着面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阴森之气。

    “你们不要动,我自有办法遮障他们的眼睛。”女鬼小声说了句,然后闪身消失。

    来人拿着强光手电很快走到这儿,照进斗室内,对我们竟然是视而不见,估计是被女鬼用了鬼打墙这类障眼法。来的是两个警察,一边搜索,一边嘴上不停的说话。

    “你说习风和沈冰为什么要跟龙组长决裂?他们可都是好朋友啊,真搞不懂,两个人还变成了通缉犯。”

    “你没听说吧,今天上午龙组长被叫到纪委谈话了。我估计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可能是分赃不均吧。”

    靠,我怎么会跟龙少辉这种人渣有秘密,还分赃不均,真佩服他们的八卦能力。

    “是吗,真看不出龙组长这么正直的人,也会犯错误。”

    “这年头还有正直的人吗,听说你小子还在黑道收保护费呢。”

    “去你……啊,有鬼!”

    那只女鬼突然出现在他们俩面前,撩起长发,露出一张惨白吓人的鬼脸,立马把两个家伙吓得掉头逃走。

    他们出去后还叫个不停这个老宅经常闹鬼,他们不是不知道,现在肯定吓破胆子了。紧跟着听到一阵奔跑声渐去渐远,可能全撤出了老宅。

    我拉着颤颤巍巍的沈冰走出来,对女鬼说道:“谢谢。”

    “不用谢,只要遵守你的承诺就行。”女鬼冷冷的说道。

    我一昂头说:“好,现在鬼事专门店在此开张,有冤报上来,老规矩不能破,鬼牙是要收的。”

    话音一落,呼喇一下,从四面八方露出一片鬼脸,我的天,心头不禁一颤,咋都出来了?沈冰更是吓得哧溜躲在我身后,把整张脸埋进我后背里。

    “我们都是被谭青所害,却无处伸冤!”全是女鬼,好像经过专门训练过,声音太整齐了。

    “谭青前年被我除掉,算是帮你们报了一半的仇恨。只不过还有一个警官,为了谋取私利,不顾你们的冤屈,将案子摁住,使你们被杀真相,一直未能,使凶手逍遥法外。这人就是重案组组长龙少辉,想必你们都知道吧?”我这手煽动群众的本事,现在感觉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我们知道,姐妹们多次想要除掉他,可是他有阴阳先生保护,身上又带了辟邪护身符,我们下不了手。”那只女鬼说道。

    我嘿嘿冷笑道:“我有办法除掉他,帮你们出了这口气。最快今晚可能就能解决,这次让你们亲自下手!”

    “感谢习先生,我们爱死你了!”

    呃,爱我就不必了,再加个死字,我更是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