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章 一个鬼情

第五百六十章 一个鬼情

    有破门而入这么大力气、出手如此之快的人会是谁呢?答案肯定不是警察,从他手上感觉到温热气息,也不是恶鬼。窒息之际,猛然看到压在我身上的人是柳灵女!

    我心里大吃一惊,她失踪好几天,一直都没露面,今天跟着老阎而来,看来是龙少辉要下定决心整死我了!

    急忙用力去扯她的手腕,可是这娘们的手劲实在太大,几乎快把我的喉骨捏碎,根本使不上半点力气。幸好仗着魅宝传入体中的气息,给大脑提供了氧气没有窒息过去。可是喉咙被扼住,这股气是只能进不能出,全部憋入脑子里,感觉头越憋越大,都鼓胀起来,快要憋崩了。

    我心里大为惊慌,这么下去,脑袋肯定会胀爆,而沈冰又给老阎控制了,没人帮我,怎么办?随着脑袋里的胀痛越来越浓烈,出现了幻觉,心里一灰,估计老子今天要玩完,脑袋都破了,肯定也没法还阳,这回是真的要死透了!

    正在万念俱灰之际,忽地这股鼓胀的气息猛地一阵膨胀,差点把脑袋涨破,但随即一阵收缩,往下窜走了。这股气息相当威猛,冲过喉咙时简直势如破竹,把柳灵女的手都给震开,迅速扑进胸口。在这儿盘旋一周,跟着往下进入小腹,急速旋转着,感觉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

    在道家来说,人身有三个丹田,头顶泥丸宫为上丹田,胸口气海为中丹田,小腹为下丹田。能修炼出丹田真气,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这股气本来挺散乱,结果硬生生的给bi进上丹田凝聚成一股巨大的真元之气,自己寻找宣泄口,像汇流入海一样,最终回入下丹田落脚。让我意外收获了道家修为上的一个进步,在炼神还虚上有所小成。

    我反手握住了柳灵女的脖子,她惊诧的叫了一声,起身就要逃走。可是没机会了,我两只手一错,“喀喇”一声响,把她脖子扭断了。她都没来及叫出声,立马身子一闪消失,变成了一个木人,还在我手里握着。

    这下让附在沈冰身上的老阎惊呆了,喃喃说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徒手杀死柳灵女?”

    “不可能的事太多了,好比你暗地勾结龙少辉作恶,养三尸鬼害人,还对朋友下手,我今天绝不会放过你了!”说着从地上跳起,拿出符在沈冰胸口上一贴,念咒语把他bi出来,掏出铜钱就要把他干掉。

    但想起以往的种种事,忽然心软了。不管怎么说,他以前帮过我很多次,也救过我的命,如果连投胎的机会都不给他,觉得有点残忍。

    老阎的鬼魂飘到门口,并没逃走,而是叹口气说:“习风,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肠太软,刚才我从沈冰身上出来时,你明明有机会杀死我,为什么不下手?你知道放我一次,以后会留下多大祸患吗?”

    擦,你个老混蛋,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反过来教训我,非让我打你个魂飞魄散才满意是不是?

    可是现在没机会了,他比一般死鬼要机灵的多,恐怕铜钱没撒出去,他就跑没影了。我强忍怒气说:“前晚你告诉我三尸鬼的坟地,算是欠你一个……鬼情,现在还给你,以后咱们两不相欠,以后别再让我遇上你。”

    老阎一阵沉默,过了片刻才说:“其实我没你想象中那么邪恶,只不过死后受到控制,身不由己。并且想还阳想昏了头,如今柳灵女被破,我算是彻底死心。这就去地府等待投胎,以后咱们不可能再相见了。”他说完掉头飘出门口,瞬间在门外消失。

    等老阎走了,沈冰才完全清醒过来,瞪着眼睛问:“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我随口敷衍一句,想着刚才可能是因为魅宝把老阎引了过来,现在必须要换地方,魅宝也必须封住了。想到这儿,急忙把魅宝用艾叶封好。

    “你骗谁啊,门都被撞坏了?”沈冰不依不饶的追问。

    “那你听了实话不要害怕,有只鬼上了你的身……”

    我刚说到这儿,沈冰立刻打断我:“好吧,我不听了。”

    说鬼闯进来她可能不害怕,如果听到自己被鬼上身,换谁都都会毛骨悚然。我笑了笑,叫她收拾了照片和信纸,这就马上要走。沈冰跟着我出来,又停住脚步,回头默默望着父母旧居流下眼泪。

    刚出楼门就见几个便衣朝这儿走过来。我们俩相互使个眼色,手拉手快速跑向白羊公园。那里面有个小树林,面积不小,扎进去就不容易找到。从这个小树林斜刺里窜出,正好是三环公路。

    沈冰拦下一辆车,出示了警官证,那人让我们上车,问我们去哪儿?这还真把我愁住了,省城之大,现在真是没有容身之地啊。那就回尚城镇吧,静等单明山的消息。可是离开省城的所有出口都被警方,还真是cha翅难飞。

    在环城路上兜了几个圈子,司机害怕了,他意识到我们是通缉犯,看样子有随时停车逃跑的准备。我也不想连累无辜,于是叫他停车,跟沈冰下去,那人阿弥陀佛的叫了两声,快速把车开走了。

    我们俩看看这地方挺荒凉,在市西郊,不远处就是那个地主老宅。靠,没想到时隔一年多又跑回这里了。但看着那座老宅眼睛一亮,那是人所皆知的鬼宅,谁都不敢靠近,不正是一个藏身好去处吗?

    先跑到一个小超市里,买了点水和吃的的东西,问这里有香没有,老板一直盯着沈冰,一副色迷迷的模样。一听这个,连口说有,立刻从里屋拿出两束香白送给我们。美女效应就是厉害,要我自己来,恐怕搭理我都没空。

    我们走入那片荒凉飞废墟上,那座老宅看上去依旧凄凉而又诡秘。大门敞开着,虽然大白天进去,让我仍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里阴魂太多,大部分都是被凌佩强和谭青害死之后,却得不到伸冤的鬼魂。

    沈冰忘了以前的事,倒不怎么害怕,好奇的打量四周。正房上次经过火铃咒燃烧的只剩下残垣断壁,两侧厢房倒没波及,不过我也不敢进去。尤其是西厢房地下室,是阴魂最多的地方,也是我跟沈冰第一次下地府的地方,此刻想起来犹有余悸。

    “那个司机肯定会报案,龙组长不会放过这个地方的。”沈冰忧形于色的说。

    我点点头,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去处了,看了看西厢房,如果他们敢来,只有利用这里的阴魂把他们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