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绝地反击

第五百六十二章 绝地反击

    我和沈冰赶紧跑到了院子里,下面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不仅遍地是女鬼,还有不少婴儿阴魂也来凑热闹。虽然人死后,鬼魂不会再生长,可是随着时日变迁,个头不长但心眼是会长的,小家伙们也都懂事了。

    一张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小鬼脸,让人看了既心酸又恐怖,唉,谭青这杂碎,杀死了这么多孩子,为毛死后不给打入地狱呢?

    “你答应他们三天内解决龙少辉,是不是把话说大了?”沈冰皱眉问。

    我抬头看着垂花门,笑道:“龙少辉被纪委叫去谈话,那些证据说明起到了作用。他不管是否买的通纪委官员,但是绝对不能容我们多活一天。这人侦查能力相当强,上次发现了这个地方,估计是想以此威胁凌佩强花更大价钱来买平安的,现在他也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我们藏身地点。我猜他这次会亲自动手,快的话今晚就找到这儿来。”

    “龙少辉功夫很厉害的,我前几天亲眼见他跟几个同事训练时,一个人打倒他们一大片。我跟苏瑶就更不用提了,都走不近他的身边。”沈冰担忧的说。

    “别担心,不是还有鬼帮我们吗?”我一笑说。

    “他身上带着护身符,况且还听说多少懂点道法,恐怕鬼帮不上咱们。”

    “护身符我会想办法破了的。你还记得反冲局吧?”我问她。

    “什么反冲局?”沈冰愣住。

    我一拍脑袋失笑道:“忘了你失去了记忆。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他护身符失效。你给我提供一下他身上带的东西是什么,他的生辰八字。”

    沈冰点头说:“幸好我前几天刚好听说他的生辰八字。”当下说了,又说他脖子上挂着一件东西总是隐藏在衣领内,她也不知道戴的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也没关系,有他生辰八字那就好办。我从口袋里拿出那个被我扭断脖子的柳灵女木人,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纸,在上面写了龙少辉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从口袋里慢慢摸出一根短发,这是电脑主机上捡到的。本来是想利用他的毛发寻找他行踪的,现在在这上面有了用武之地。

    用短发卷入黄纸中,塞入木人肚子里。民间有雕刻木人诅咒人的邪法,虽然是出自于巫术,可是跟道家一些东西差相仿佛。木人是现成的,还是个女人形状,把龙少辉名字和生辰八字植入,然后念咒,会让他遭受女人阴气侵体,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跟着会失去法力。不过,这得需要被施术人的体肤毛发,不然也不会灵光。

    沈冰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等我做完后,她歪着脑袋问:“你刚才问我那句话什么意思,我们以前就见过面吗?”

    “何止见过,我们都……算了,说了你也不相信。”

    “我们怎么了,不会上过床吧?”沈冰说着两只手捂住了胸口,一副非常惊诧的模样。

    我嘿嘿一笑:“没有,我多纯洁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你做出这种事。”

    沈冰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不过,我知道你左臀上有颗黑痣……”

    “死混蛋,还说没对我做过什么,我杀了你!”

    结果,我小腹上中了她一记飞脚,痛的直不起腰。

    我们在院子里待到天黑,竟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来没有魅宝传输能量,我不可能坚持到现在,居然精神奕奕,四肢百骸充满了力气。难道,这次误打误撞,帮我恢复了元气吗?

    觉得大有可能,因为现在身子里这种状况,跟魅宝气息维持时并不相同,完全是我自身生出的力量。这个过了今晚就可以确定了,明天要还是保持这种状态,说明是真的恢复了!

    想到这儿,感到特别开心,这次来省城,不但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又重新收服了沈冰,真是收获巨大。

    “好像有人来了。”沈冰警惕的小声提醒我。

    其实我早就听到了声音,这人来时并没开车,脚步非常轻,估计是龙少辉。我心头一紧,拉着沈冰就回了地下室。并且跟女鬼们开了个小会,说龙少辉已经来了,他进来后,封住出口,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女鬼们一听仇人来了,个个分外眼红,恨不得这会儿就跑出去把龙少辉给凌迟咬死了。

    我猜他这次来肯定不会空手,一定带着老阎养的恶鬼,这个早有准备,在地下室中央点上八根蜡烛,围成一圈,中间插上一束香。烧符念了咒语后,法阵摆好,这次法事正规,再凶猛的恶鬼也闯不进来了。

    告诫这些女鬼们,远离法阵三尺开外,就不会被误伤,她们不用我说,也都躲得远远的。

    我和沈冰在法阵中就地盘腿一坐,把木人摆在前面,静候这混蛋的光临。

    “踢踏……踢踏……”一阵轻微脚步声进了厢房门口,跟着一条人影涌身跳下来。果然是龙少辉,远远站在洞口下面,一脸牛逼的冷笑道:“就知道你们躲在这儿。”

    “在纪委谈话谈的还开心吧?”我笑着问道。

    龙少辉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说:“纪委能奈我何?跟我谈话的人,今晚就会被鬼吓死,明天证据消失,我还是清白的。”

    我心头一惊,草他二大爷,没想到这混蛋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要杀人夺取证物。今晚证据消失,再把我们杀死,又可以大摇大摆的去警局继续上班。

    “呜……”一阵阴风在地下室刮起,形成一股浓密的黑雾,将洞口封堵了。

    龙少辉抬头看了看冷笑道:“就凭这几只小鬼,想把我搞定吗?真是白日做梦!”说着从腰上拔出桃木剑,一脸诡异的笑道:“你恐怕不知道我的道法修为吧,今天让你开开眼界。”

    我笑着地点头,并且伸手做个你随便的姿势,然后手捏法诀,在木人肚子上一点,轻声念了两句咒语。

    龙少辉拿出一张黄符贴在剑尖上,叽里呱啦的念了几句咒语,左手捏个法诀,抖了一下桃木剑。结果符没动静,他不由紧皱眉头,又念了一遍咒语,符还是没烧着。他这下脸上表情显得无比惊慌,由于头顶上阴煞之气太重,赶紧往里走了几步,一眼看见蜡烛圈内的木人,脸色大变。

    “卑鄙,你竟然阴我!”

    “不敢当,比起你,我还差得远。”我嘿嘿笑道。

    “龙组长,你为很么要害我爸妈?”沈冰眼睛红红的,咬着嘴唇问。

    “小冰,你不要相信习风的鬼话,你爸妈死在黄山了,他这是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这混蛋见法术使不出来后,又开始对沈冰进行游说。

    我冷哼一声说:“你跟沈冰啥关系?”

    “我虽然是他异姓叔叔,但跟亲叔叔毫无分别。”这混蛋说的大义凛然,跟真事似的。

    “别演了,你不是龙少辉!”

    我这一句,让龙少辉和沈冰同时吃惊,全都愣愣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