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九章 黄山真相

第五百五十九章 黄山真相

    这意外的发现立马引起我的惊奇,走过来伸着脑袋看。抽屉有夹层,可能由于年久的缘故,再加上本身就有意做的不太坚固,沈冰气愤的一拳,就给打开了。

    照片有些发黄,但其中一张却是新的,上面是个漂亮的女孩的侧面照,正挎着包上车。一看就是偷拍的,而这个女孩就是沈冰!

    这更证实了两个老人是她的父母,不然怎么会偷偷拍了她的照片,藏的这么严密?沈冰的眼泪立刻就扑簌扑簌的掉落下来。

    发黄的旧照片中,有几张我在沈冰家也见过,是沈冰儿时照片,揪着两个小辫子,特别可爱。有几张是模糊不清的图像,我们走到窗口,借着窗帘缝隙透进的阳光细看,是夜里拍摄的,闪光灯映的相当明亮,但环境不是很清晰。

    那我们也从一条狭窄的峡谷看出,这是黄山一线天!

    沈光荣夫妇的确去过黄山,这几张照片上显示的内容,是他们正在一线天内穿行,结果遭到袭击,从上面坠落大石。前面有一对男女被砸死,他们拍到了上面崖口一条黑色的人影,但太过模糊,是不是那个带路人刘启山,这很难说。

    最后一张是他们跑出了一线天,被一群透明而又诡异的影子围住,看上去像猴子,这肯定是鬼猴子。一个人急冲进来,右手挺着一把桃木剑,左手捏着法诀,好像有个阴阳先生来救他们。

    当看清了这人面目时,我不由惊的嘴巴张大,眼珠差点没掉出眼眶。这人是谁?是我老爸!

    一直以为他老人家是我们十代鬼事传人中,最为清闲的一个。没想到,他原来也卷入沈冰父母事件当中,曾经去过黄山。现在越发对老爸生前的经历感到好奇,他还做过什么?

    照片到此没有了,不用想也知道答案,老爸肯定把沈光荣夫妇救出黄山,一路保护他们回到省城,隐居在这个地方。那楼坤既然能找到这儿,说明跟老爸也有渊源,我勒个去,老爸为什么要瞒着我?

    “一定是这个人救了我爸妈,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沈冰指着照片上我老爸哭道。

    “不用感谢他,他是你未来公公,不过已经谢世了。”我叹口气说。

    沈冰一愣,看着我问:“你算出来的吗?他儿子叫什么,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我差点没趴下,干咳两声说:“他是我老爸,我就是他儿子!”

    沈冰蓦地明白了刚才未来公公的意思,白我一眼说:“你跟他老人家差远了,总会欺负我。”

    我啥时候欺负你了,现在为了迁就你,是你一直在欺负我好不好?才要开口辩驳,见她脸上红红的转过头,打开那张信纸看起来。据说女人面孔红,是心里想老公,看来通过审核期有门。

    只见信纸上写道:“女儿,我们是你的父母沈光荣、厉如月。你可能永远看不到这封信,但我们还是要写下来,权当是抒发心里对你的思念,也是对你深深的歉意。自从我们生下来不足一月,就身怀邪异,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生下你,是我们的幸福,也是我们的罪过,让你小小年纪就做了孤儿,却不知道其实我们没死在黄山,一直就住在省城。只不过,对面不能相识!

    “好在习大师这些年一直在保护你,让我们深感放心……”

    看到这儿,我就愣住了,原来我老爸一直在保护沈冰长大的。可是十年前,我记得老爸从来没出过门,就连去黄山也是个疑问,保护沈冰这么多年,更是从何说起?

    后面的一些话,都是充满歉意的自责,生下女儿,却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老两口非常难过。说到最后,才讲出黄山之行的真正原因,那是龙少辉勾结高家,由高家出资赞助警局这趟黄山旅游,暗地下手要他们命的。幸好我老爸及时赶到,将他们救回省城。在一线天内被砸死的,是高家企业内的高管和夫人,当时这两个人就心存不轨,正偷了沈光荣的日记本,正赶上石头掉下来给砸死。

    沈光荣父母都是警察,遇事相当镇定,还拿起照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后来又有石头砸下来,两口子丢下身上沉重的背包就跑。出了一线天,就遇到了一群鬼猴子围攻,正好我老爸冲进来将这些鬼东西给打发了。

    信最后说道,他们自知死期不远,所以留下这封信。以后若是天幸女儿能看到,就好好代他们感谢尚城镇习大师。还嘱咐女儿不要再做警察了,一是因为有龙少辉这个恶人在利用她寻找他们夫妇的行踪,二是希望女儿能过上平安喜乐的日子。

    “爸、妈,我一定好好谢谢习大师,以后也不做警察了!”沈冰捂着嘴说到后面,都泣不成声了。

    我叹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竟然哭的更厉害,扑进我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小声点,这么大声会把狼招来的。”我连忙跟她说。

    “你又欺负我。你看人家习大师姓习,你也姓习,为什么做人差距会这么大?”

    我哭笑不得,跟她说:“我们不但都姓习,还是父子关系,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

    “哦,这个样子啊。”她蓦然发现在我怀里,逃也似的往后退开。

    我站在窗口,轻轻揭开窗帘一角往外偷看,见下面有不少东张西望的人在闲逛,一看就是便衣。估计这个地方很快也会被他们找上,寻思该去哪儿躲避呢?正想着,脑子里开始出现迷糊,全身乏力,又该补充能量了。唉,这啥时候是个头啊?

    把魅宝上的艾叶揭掉,让阴凉的气息输入体中,正感惬意的时候,就见沈冰呆呆看着我,眼珠一动不动,跟座石雕一样。

    我心头一紧,是不是中邪了?

    “你干吗这么看着我?”我伸手在口袋里摸住一张符问她。

    “因为我很想你!”从沈冰嘴里吐出一句非常苍老而又阴森的话声,让我瞬间全身就起满了鸡皮疙瘩。

    这是老阎的声音,老混蛋怎么又跟我开起玩笑,居然上了沈冰身子!

    “老阎,我念着咱们朋友一场,不想让你魂飞魄散,但你不要过分,不然我真要下狠手了!”我咬牙警告他。

    “桀桀……你死期到了,还嘴硬!”

    草他二大爷的,是我嘴硬还是你嘴硬?先把你驱出沈冰身子再说,从口袋里迅速掏出那张符,才要念口诀,就听“咣”一声大响,门被撞开。

    紧跟着一条人影窜进来,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给扑倒在地上,并且一只手狠狠掐住了我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