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相信他

第五百五十八章 相信他

    “你看,你看,下面还写着,‘两个老东西终于死了,害我找了这么些年,真恨不得把你们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沈冰指着电脑说。

    我觉得这事越来越复杂,本来跟沈冰父母是好朋友的龙少辉,现在看上去却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他们之间不知道有什么恩怨,令龙少辉这么痛恨沈冰父母?我估计不止是怪物的事,恐怕还有其他因素。

    “你真记不起来你父母叫什么了吗?”我问沈冰。

    她一愣,挠挠头说:“我不记得了,龙组长跟我谈话的时候,只提到他们是好朋友,但没提他们的名字。我也没敢问,忘了自己父母名字,多糗啊!”

    “这两个老人就是你父母,你看你跟老太太长的多像。”我指着电脑说。

    沈冰一下惊的张大口,急忙把照片放大来看,果然老太太的面容,跟沈冰有七八分相像。而沈光荣眉宇之间,也有沈冰的影子,这不由她不信了。怔怔的呆看一会儿,她“哇”地就哭出来,说道:“为什么我老爸老妈会死的这么惨?为什么龙组长又这么痛恨他们,不是说是他们好朋友吗?”

    我轻轻拍了下她肩膀,叹口气说:“龙少辉的话还能相信吗?他是个十足的伪君子、大恶棍!”

    “我要查清他们是怎么死的,呜呜……”

    “不用查了,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是自杀!”

    “求你别给添乱了,任谁看都不是自杀。”沈冰哭着埋怨我。

    “现在你可能不会相信,以后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真的。”做梦梦到的事情,能跟她说的清楚吗?

    “我该怎么办,亲手杀了龙少辉还是把证据交给重案组?”沈冰抹了把眼泪问。

    龙少辉又不是你杀父仇人,你何必亲自下手?我摇头说:“交给你们局长吧,一年多不见,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

    秘密资料中,还有跟老阎的一些记录,似乎他们才是真正的一条道上的朋友,有很多他们一起秘密出去办事的记载。只不过,只是提到了时间,却没说是去干什么,感觉相当神秘。其中还提到了老阎的柳灵女小三,滋味真是让人销魂。这流氓,恨不得阉了你!

    他最后写道,老阎死了,让他感到不知所措,剩下来的工程,不知该如何完成。不过,老阎地府报道后会回来帮他,这倒让他大为欣慰。靠,老阎看来一直就躲在自己的铺子里,沈冰被勾引去往那儿他肯定知道,否则怎么可能那天夜里不从沈冰手上把魅宝收走?这就是上演了一出闹鬼的好戏,魅宝被老阎拿走,跟他龙少辉没任何关系。

    用心太险恶了,但又不得不佩服这杂碎的缜密心机,看上去一切顺其自然,其实却是他一手导演安排,让沈冰沿着他的圈套一步步踏进去。

    至此我也明白了,张云峰要当沈冰表哥的真正目的,说什么拿下乐维这种事,简直是放狗屁。目的是想沈冰嘴里套出她父母下落。

    这些东西看完,再没其他资料了,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就让沈冰上床睡一会儿,我趴在桌子上也迷迷糊糊的睡了会儿。到了五点钟醒过来,把沈冰叫醒,拔下电脑硬盘,去了这附近不远的白羊公园。

    这个公园也是老公园了,以前还收门票的,现在取消了收费。由于这儿变成了旧城区,公园没怎么修整过,显得很破旧。但此刻晨练的人们还是有不少,虽然前面小湖变成了一池臭水,但还是有人围着岸边跑步、练太极。

    远远看到一条矮瘦的身影站在那座具有象征意义的白羊雕像前面,正东张西望的四处瞧往,是单明山!

    我们见面只是相互点个头,然后他就拿出偷拍手机递给我,在上面翻出摄录的视频,沈冰就看了一眼,马上红着脸转过头。这整个一不折不扣的a片,看着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的镜头,我都忍不住全身血脉喷张,全身沸腾如火。

    “干的不错。我这儿也找到了不少有用的资料,你如果信任我,这件事就由我来办吧。”我跟单明山说。

    单明山摇摇头:“你不行。龙少辉早就想到了后路,警局内部扳不倒他。交给我吧,我有个战友现在在省纪委工作。”

    我看着矮茄子几秒钟,就把东西全都给了他。他冲我发出一个特别友善的笑容,然后掉头走了。

    “你怎么这么信任他?这些资料可是我们拼命换来的!”沈冰看着他的背影急道。

    “他当过兵,跟我一样是个讲究信誉的人,不会食言的。”

    “当兵咋了,还不是一样会骗人?”沈冰皱起鼻子。

    我一笑:“他这个人我不会看错,绝不会骗人的。走吧,回旅馆静等消息!”

    当我们刚走出公园,就看到街上驶过来两辆警车,鸣着警笛,一路开往旧城区那片小旅馆。旅馆也回不去了,龙少辉发现电脑被盗,肯定玩命的要找回来。看来他也不傻,想到我们可能会躲在这儿。

    “现在我们该去哪儿?警局被盗,他们一定全城戒严,我们cha翅难飞。”沈冰撅着小嘴说。

    我摸着鼻子向四周看了看,一眼看到对面一座筒子楼,非常眼熟。有了,就躲沈冰父母家。那个地方发生命案,并且现在成了无主房屋,肯定不会有人居住。于是我带着她迅速穿过这条街,进了筒子楼,上了四楼,果然这扇门紧闭,积满灰尘,很久没人来过了。

    幸好从沈冰家出来时,有撬苏瑶家门的打算,带着改锥一些工具。把锁芯给拧坏了,很轻松的进去了。窗帘拉着,屋内光线特别昏暗,地上留着一片发黑的干涸血迹,看着让人心里既心酸又发怵。

    沈冰跑到窗口前就要把窗帘拉开,被我扯住了,现在外面警方肯定派出了大批便衣,这个房间久无人居,窗帘拉开不是自曝线索吗?我把门关好,从里面上了保险。简单打扫一下尘土,好在厕所水管竟然出水,洗了把脸,然后喝了几口解解渴。

    也不敢开灯,沈冰四处翻墙倒柜的寻找东西,这对老人生活很简约,除了几件衣服外,生活用品非常的少。我心想你就别费力气了,这儿肯定早被警方找了个底朝天,有价值的东西早到龙少辉手里,怎么会给别人留下?

    沈冰最后什么都没找到,气的用力打了一下抽屉,没想到“喀喇”一声,抽屉就像泥捏的一样立马散开,并且从中掉落几张照片和一张折叠的信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