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连串跟踪

第五百二十五章 连串跟踪

    哥们现在是个废人,这闲事想管也管不了。再说,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懂得驱鬼,省城虽然八大天师全都死了,但后浪推前浪,代有新人出,陆飞不就是被补充到这个行列里了吗?这事还是由别人去管吧。

    我这就要转身回床上睡觉去,决定眼不见心不烦。但刚要转头之际,就见对面一扇屋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东张西望,显得鬼鬼祟祟的。而那只女鬼机灵的飘飞到他的身后,这人无论怎么转头,女鬼像是跟他躲猫猫一样,随着他来回转动,始终不让他看到自己。

    看了这个有趣的情景,心里感到可笑,你说这只女鬼是怎么想的,不希望人看到自己,隐身不就行了,何必这么费力?不过有些鬼,尤其是女鬼,刚死不久,不如男鬼接受新鲜事物能力强,还不熟悉隐身术,那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这只女鬼跟这男人躲迷藏,他们生前是不是恋人关系,今晚是出来偷偷约会的?由于心生好奇,我又趴在窗台上,往外继续看下去。

    这男人顺着墙根往东快步走过去,走一步两回头,看模样唯恐有人跟着似的。可是他没想到,后面还真有跟踪,只不过不是人,是只鬼!

    看到这儿,又推翻了他们人鬼约会的可能。月光下这男人脸上的神色,像做贼一般,非常紧张,丝毫没有赴约那种兴奋的神色。而女鬼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呆滞而又阴狠,那也绝不是恋人应有的表情。

    他们这是要去干吗?本来不想管闲事的,可是想到民工兄弟在外挣钱不容易,别身死异乡,那就苦了家里的妻儿老小。要说我这人心就是软,一想这个,忍不住转身打开储物柜,抓出一把黄符塞进口袋里。柜子里还有艾叶,虽然都干枯了,但用水浸泡一下,还是能用的。

    急忙接了一杯水将艾叶泡进去,拉开门就出去了。虽然我现在不能动用道术,但看着这女鬼像是个新手,咱不念咒语,只用用黄符吓唬吓唬她,说不定能把她吓跑。

    门外这是一条宽敞的巷子,由于这里居住的都是民工,他们累了一天,晚上很少有人出来玩,巷子里空荡荡的,除了前面一人一鬼外,那就是我了。

    我也跟做贼似的,贴着墙根蹑手蹑脚的走路,跟他们保持着三十多米的距离。在他们往回转头的时候,赶紧躲在墙角后。将水杯里的艾叶捞出来,已经泡开了,贴在眉心上。这样封堵了生气外泄,就不怕这路跟踪,会被女鬼发现。

    出了巷子,那人和女鬼倒也没察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面又缀着一个人呢。只不过,我身子还是相当虚弱,就跟了几十米,双腿发软,心慌气促,浑身冒虚汗。我心说他们要是走太远的话,哥们不一定能挺得住,不如这就上去,把女鬼吓跑得了。

    刚想快步跟上去,却见从前方左侧一棵大树后,闪出一条黑影。靠,今儿可真热闹啊,这位民工兄弟咋了,让这么多人鬼跟踪?我急忙又缩回了巷子里,等他们往前走远了,这才四处悄悄,不见有任何动静,便走出巷子慢慢跟在后面。

    前头那个男人已经走出了这片民居,进了荒凉的郊野中,再往前几百米,就是附近村庄的田地。我们此刻距离拉大到百多米了,而从树后跑出来的人影,跟我只不过相距不到五十米。

    女鬼还是形影不离的跟着他,往前曲曲折折的走了一会儿,到了一棵大树下停住了。那个男人往回转头看看,我前面那条黑影急忙躲在一棵树后,我也蹲下身子,正好藏在一处土堆后面。

    蹲下后才看清,敢情土堆是个坟头,丫的还有纸灰和残留的供品。没想到市郊允许在此葬人,可是转念一想,这块地皮应该属于前面村庄的,难不保这是个坟地。

    那个男人没发现后面有人,就蹲下身子,手里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在地上刨土。女鬼这会儿飞到树上,攀着一根树枝头下脚上的倒吊在那儿,脑袋距离那人头顶不过一尺的距离。看到这画面,我不由自主想起在阴宅范小兵那混蛋就是这么猛地出现,差点没吓死我们。那个男人要是现在抬头看一下,保管他很过瘾的大叫一声,然后晕倒。

    躲在树后的人影也不敢动了,可能怕惊动了女鬼。我头上贴着艾叶,只怕人发现,不怕鬼看到。于是悄悄从坟头后面出来,猫着腰斜向西南兜个圈子,到了那个男人的右侧,距离他二十多米远的地方藏在一颗树后面。

    我累的气喘心跳,捂着嘴巴不敢出声。这一连串跟踪,我是看的最清楚的人,他们行踪全在我的视线内,而他们却没发现到我。

    站在这个位置,距离又近,借着月光基本能看清那边情形。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铁锹头,在地上挖出一个五十公分直径的深坑,伸手在里面摸了片刻,拿出一件东西。他又紧张的向四周瞧瞧,但就是没抬头。

    他没发现异常后,把东西外表包裹的东西一圈圈的揭开,最终露出一团红光,在夜色之中非常扎眼。

    那个男人盯着手里的这团红光,神色特别激动,也特别兴奋。双手捧着在脸颊上轻轻摩擦,眼睛微微闭上,显得非常惬意,就好像在摩擦女人的脸一样舒爽!

    女鬼一下瞪大了鬼眼珠,透露出无限向往之色,一张惨白的鬼脸被映的通红,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她慢慢伸出了鬼爪,就要去夺男人手中的东西。看这架势,不是要杀人,我也就没必要出手,况且左后方树后还藏着一个不明人物,只有往下看情况再说。

    “别动那东西,快快滚蛋,急急如律令!”突然左后方树后那人清叱一句,竟然还不伦不类的念上道家咒语了,听着是个女人的声音。

    草他二大爷的,你这是啥咒语啊,哥们学了二十多年道术,从来没听说道家咒语里有“快快滚蛋”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