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天上下咒符?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天上下咒符?

    这句脑残的咒语,不但没让女鬼害怕,反倒是脸上出现了一抹冷笑,用极其阴冷的目光望向那棵大树。而蹲在地上的男人吃惊的回过头,同时把手上东西塞往口袋。但被女鬼一把夺走,他才知道上面还有埋伏,抬头一看,顿时就“啊”地一声大叫,立马吓晕过去了!

    女鬼不慌不忙的拿着那件发着红光的东西,向那棵大树挥舞几下,似是在炫耀,又似是在挑衅。

    “好你个破鬼,居然不听我劝告,找死啊?”随着话声那条黑影从树后窜出来,直奔女鬼跑过去。

    我心头忽然一阵砰砰乱跳,这句话我听清楚了,沈冰的声音!

    她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办案?想想那句快快滚蛋就可笑,也只有她才能对鬼说出这么白痴的咒语,以及后面这句脑残的恐吓。拜托,那是鬼啊,你跟我这么长时间,记得脾气收敛了很多,怎么又犯老毛病了?

    对,她失去了一切记忆,脾xing又回到了解放前!

    女鬼见她跑过来,飞身从树上跳下,冲着她迎上去,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急忙也从树后跑出来。

    沈冰嘴里还念着那句:“快快滚蛋,急急如律令!”挥手撒出一张纸,在月光下,也看不清是毛玩意,估计是张黄符。

    那张纸吧嗒掉在女鬼前面,倒让女鬼停住脚步。黄符就算不配合咒语,对鬼也具有一定的杀伤力,加上这女鬼看上去是个新手,哪能不怕啊?

    “嘿嘿,怕了吧?”沈冰得意的笑道。

    女鬼弯腰对着这张纸瞅了瞅,随即伸手捡起来,竟然塞进嘴巴里一阵咀嚼,靠,那不是黄符啊?

    我这会儿已经绕过女鬼,跑到沈冰跟前,她转头喝道:“谁?”

    “我!”我不经思索的回答。

    “管你是谁都要滚开,不看前面有鬼吗?”她骂了一句,又拿出一张纸,这次看清了,的确是黄符。我心里感到奇怪,女鬼居然不怕符,那就不是新手,丫的比厉鬼都厉害!

    沈冰嘴里咕哝着:“什么破符,一张要我二十块,都不管用……”

    女鬼嘴巴嚼动几下,喉头一滚好像把符吃了下去,我都看傻眼了。敢于吃符的恶鬼,那是绝无仅有的,就是老杂碎也不敢这么干。况且符吃下去她半点反应都没有,这是符还是棉花糖啊?

    我立即从沈冰手上抢过符一看,草他二大爷的,这是符吗?上面歪歪曲曲的画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像一坨烂狗屎。并且纸用的也不是黄符纸,是普通的打印白纸,如果能降得住鬼才怪了。

    “捣什么乱,把符还给我!”沈冰气呼呼的一把将符又夺回去,并瞪着我说:“跟鬼是一伙儿的吧,等会儿就抓你回警局。”

    话音刚落,女鬼呼地扑过来,伸爪子掐住了她的脖子,瞪着一对鬼眼珠左右在找我。因为我用艾叶封住了灵窍,能遮障鬼目,她只能听到我的声音,一时半会还看不到我的身影。但毕竟我是有形之物,她再多瞄几下,绝对是看得到的。

    沈冰顿时“啊”的叫了一声,双手不住乱舞,但脖子被掐住,全身使不上力道,不过这张破符也甩到了女鬼的脸上。那跟挠痒痒似的,女鬼另一只手一拨拉把符给扫落在地,脸上闪现一股阴狠的怒气,看样子马上要加力把她给掐死了!

    我大吃一惊,现在这身子骨,念咒语也没任何威力,反倒会让我更加虚弱。赶紧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黄符,这可是陆飞画出的正宗驱鬼符,随手全都糊到女鬼脸上。

    女鬼“嗷”一声怪叫,慌忙撒手放开沈冰,往后退了好几步,双手不住的在脸上划拉。但手触到黄符,就跟触电似的,两条手臂都剧烈的颤抖。黄符被扫落在地上后,女鬼的惨白小脸变成了一团焦黑色,转头瞪着我,眼珠里浮现一股狠毒的怨气,看来是看到我的身影了。

    沈冰捂着喉咙咳嗽几声,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刚才差点就给掐死了。“呼呼”的喘着粗气说:“天上还下黄符,真是奇怪了!”

    晕倒,那是天上下的吗?失去记忆怎么脑子都变傻了,我差点没给气哭了!

    女鬼瞪了我片刻,好像也怕真正的黄符,冲我狠狠哼了一声后,掉头就往前飘走。

    “喂,给我站住,把东西留下!”沈冰拔腿就追。

    我急忙跟在后面叫道:“等等,给你黄符。”我又从口袋里抓出一把递过去。

    沈冰接过来后问:“你跟她不是一伙儿的啊?跟哪儿来的这么多符?这可挺贵的。”

    “刚才天上下的,我都捡起来了。”我知道她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不这么敷衍她,追问起来那就麻烦了。

    “哦,这个样子啊。”她一边往前跑一边抽出两张符,往前猛力丢过去,“快快滚蛋,急急如来!”

    听了这句,我想撞墙!

    女鬼这次再不像刚才那么嚣张了,吓得往前卯足了劲的逃跑,这女鬼虽然是新手,可是飘飞起来,那速度也不是人能追上的。再说黄符这种纸质的东西,轻飘飘丢不远,对女鬼也构不成啥威胁,眼看对方就要跑没影。

    我见沈冰不肯放弃的往前直追,她属于一条道跑到黑的主儿,我也跟不上,心想对方别再把我们引到鬼窝去,到时候这几张黄符也不顶用了。摸了摸鼻子在后面叫道:“我教你两句咒语,保准管用。你听着啊,‘天猷天猷,猛烈诸侯。逢妖寸斩,遇鬼擒收。顺鬼不斩,恶鬼截头。上帝敕下,不得停留。急急如律令!’”

    “一看你小学数学都没学好,这是两句吗?”沈冰回头冲我斥责一句,然后又说:“再念一遍,我没记住。”

    汗,敢情不是我数学学的不好,是你记xing太差劲。于是我又念了咒语,这次她是跟着一句句念出来,然后还挺聪明,用黄符裹住一块土疙瘩,往前用力一丢。

    这下黄符就飞的远了,正好砸中女鬼的后背,加上咒语的配合,就算沈冰没有任何道法根基,那威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语。“滋滋”女鬼背后冒起一团白烟,“嗷”的一声怪叫,挥手把发着红光的东西反手抛过来,吧嗒正好掉在沈冰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