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十四卷第五百二十四章 废人

第十四卷第五百二十四章 废人

    这事就这么定了,走的太近怕是躲不过恶鬼追踪,走的太远,他们不放心,我也没地儿去。毕竟在省城,我不是还认识龙少辉吗,有啥事他不会不帮忙。再说,他们还有让我跟沈冰再续前缘的意思。

    我心里这个苦笑,沈冰都忘记了一切,何况我现在变成了残废,土包子加废柴,她要是再肯喜欢我,那她就是真的傻了!

    在店铺里又住了一天,能够扶着墙壁走路,我让陆飞买了烧鸡请出了镜子神。这次死耗子更生气,因为又多了一个陌生人见它,并且还是这小子念的请神咒。不过在我说清楚原因后,它倒是挺关心我的,摸着小鼠须,想了半天跟我说,恢复身子也不用等三年那么久。

    我一听这话就高兴了,问它有什么好办法?死耗子说六月初一我老祖宗出关就有办法了,我气的差点没喷它一脸口水,哥们现在也就这本事,除了喷它口水之外,没力气动手啊。死耗子真够无耻的,我也知道老祖宗出关就有办法了,还用你说?但我没敢发火,拜托它六月初一之前这段时间,帮我看好家,必要时帮陆飞他们保护两个孩子。

    死耗子立马瞪了眼珠:“让我跟你看家护院也就得了,还给我分派这吗多任务,你以为你是我上司啊?”

    它原来还有上司啊,我于是就问你上司是谁?死耗子似乎挺怕提及这个话题的,连忙说答应我了,急匆匆的拿了烧鸡消失。

    有死耗子帮忙,我也就放心了,就让他们开车把我送到省城。至于老妈那儿,他们回头帮我圆谎。在路上这两个多小时,又给文王子俊和曲陌上了一课,虽然时间有限,但这次我教的都是比较实用的法术,当中还涉及到了不少鬼事店铺的绝活。连陆飞这小子都听的抓耳挠腮,一脸的喜色,他有些东西不明白的,现在听了我的讲解,豁然而通。

    王子俊我不敢保证,曲陌xing子这么沉稳,加上资质很好,一定会悟出很多东西,在道法上会有所突破。他们两个组合,对付一般恶鬼,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陆飞租住的地方距离老阎家不远,但在三环外,非常偏僻,在市郊一片荒凉的地带内。这儿大部分住的是民工兄弟,因为租金便宜,距离农村很近,吃的东西也都不贵。当时陆飞从山西逃到这儿,身上没啥钱,只能住在这里。虽然后来赚了不少钱,买了车,但觉得这地方住着踏实,就没换地方。

    他很长时间没回来了,屋子里尘土遍布,三个人经过一番清理,看上去这个二十平米的小屋还满不错。除了一张单人床外,有沙发茶几还有电视电脑,布置的富有现代气息,比我屋子漂亮多了。

    但屋子门头上悬着八卦镜,窗上贴着黄符,墙壁上挂着铜钱剑,陆飞拉开一个储物柜,里面放着镇鬼令牌和三清铃等等法器,应有尽有。这屋子对鬼来说那是铜墙铁壁,就算老杂碎来了,也不敢直接冲进来。

    我不敢让他们久留,晚上还得靠他们去两个村子值班,就把他们赶走了。我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天黑,起来后,感觉身上又恢复了点力气,不用扶墙也能走路。他们给我买了不少吃的,不用做饭都能吃上半个月不成问题。但我还是喜欢喝口热汤,简单煮了一包方便面,吃过后,坐在窗前看着外面夜色发呆。

    前方一片低矮的民居中,响起阵阵哄笑声,看样子那些民工兄弟吃过饭,是在找什么乐子,可能聚在一块看电视或是打牌。现在突然感觉,他们活的其实挺快乐,我要不是鬼事传人,就简简单单的做个民工,那不过的挺平安的吗?

    自从接手店铺三年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让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波澜,这恐怕在平常人当中,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不可能经历到其中一件事情。让我尝遍惊心动魄,遭遇多少阴谋陷害,几入地府,从一个毛头小伙子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男人。

    唉,我宁愿不成长,还停留在刚刚从军队复员时那种带有几分天真的年代,无忧无虑,过的十分自在。我现在发觉自己变得心思复杂,考虑事情越来越周详,感觉自己都快成一头老狐狸了!

    更让我感到郁闷的是,这辈子让我摊上两个省城美女,最后又是各奔东西。是老天在故意耍我,还是我命中注定?嘿嘿,要说命,老爸曾经就跟我说过,咱们鬼事传人不学麻衣(占卜),那玩意只会扰乱了自己的心神。习家往上八代帮鬼积了不少阴德,会破除霉运,给我们子孙带来好运的。

    可是我现在想着老爸说的这些也不全对,要说我们积了那么多阴德,为毛地府就多给几年寿命,往上九代长辈都没活过五十多岁这个宿命?而且,整个人生经历也不平坦,在我眼里,我老爸是我们鬼事店铺十代人里,最平安喜乐的一个,好像都没出过远门。而我爷爷当年还远赴湘西,挑灭了梅派。

    我就更不用提了,哥们天南地北哪个地方没去过?虽然去的大部分地方是找沈冰的,可那也是我的一种经历,就差没跑到国外去了。

    一年多当中,几乎没怎么安生过日子,到头搞的自己遭受天谴,与沈冰分离,现在又变成废人!唉,老爸,我看积阴德这事,也没多大用处。

    正在心里对命运唏嘘不已时,猛地看到一条黑影从窗外飘过。起初没注意,后来那条黑影飘到了对面民居前,我才全身激灵打个冷战。草他二大爷的,这可是飘过去的,你以为是地府啊,走路飘来飘去的,这可是阳间!

    于是瞪大眼睛往那边看。就见那条黑影在月光下,背对着我,大概有十七八米那么远。背后拖着一头长长的黑发,还是个女的。她停在那儿,左右张望,好像在想从个什么地方进屋,这一侧脸,立马把我吓一跳。

    整个小脸十分惨白,在月光下尤其显得特别阴森,一看就知道是只鬼!

    我不由苦笑,为毛我到什么地方都能碰到这些玩意,就不能让我清静几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