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血损术

第五百二十二章 血损术

    她瞪着一对血红的眼珠子,嘴巴里全是血,模样相当狰狞可怖。我感觉她身上这股邪气那就是付雪漫,不然不会跟我这么玩命!

    我闭住呼吸往旁边一躲,正好手上拣出了辟邪符,随手贴在她额头上一张。法诀才要往她胸口山去点,呃,这个还是免了。收回法诀在她太阳穴上一点,效果跟胸口有所差别,因为这儿是让人昏倒的。

    刘珊再次一翻白眼,仰天晕倒在地上。

    周建涛倒是挺在乎刘珊,眼里就没看见父母啥模样,冲上半步拉住刘珊手臂叫道:“姗姗……”

    我刚要再去拔香,陆飞突然叫道:“猴崽子你怎么了?”

    转头一看,就见王子俊跟疯狗似的,一下扑到周建涛背后,张嘴在他肩头上咬了一口。靠,他也中招了!

    我跟陆飞道家修为较深,邪祟不敢近身,像王子俊这种一瓶不满半瓶晃荡的主儿,不但避免不了邪祟上身,还是首要打击目标。我冲陆飞使个眼色,他点下头冲过去,一连在王子俊身上贴了三张符。

    周建涛被咬一口,回头见是王子俊,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大声喝骂一句,伸手把额头上符揭掉,伸嘴在王子俊脖子上咬了一口,顿时鲜血顺着猴崽子脖颈淌下来。

    符一揭掉,周建涛又被邪祟控制,唰唰把王子俊身上三道符也给揪下来。这下可好,王子俊刚清醒又迷糊了,揪住周建涛就咬。两个家伙跟两只疯狗似的,咬在了一块!

    这可忙坏了陆飞,一边拦着他们两个,一边往他们头上贴符。

    我也顾不上他们,弯腰去拔那三支香,谁知手指尖一触香杆,跟烧红了铁钎子一样,烫的我赶紧收手。草他二大爷的,老杂碎这是卯足了劲要玩我,看架势让我当众出丑,以后就没人会相信我了!

    好,要玩是吧?大白天不比晚上由你做主,在阳光底下,对我十分有利。老杂碎可能以为我凌晨使出天雷地火,大耗元气,没有一天的时间恢复不了。可是他想错了,鬼事店铺的绝活儿,就算在我油尽灯枯的情况下也能使出来。况且有阳光在身,怕你个毛!

    我盯着三支燃了半截的香,香烟丝丝袅袅的向四外飘散,心想老杂碎用的还是系魂手法,这个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不过能在太阳底下这么玩,倒是让我非常佩服。要知道邪气见不得阳光,可是他到底用的是什么办法,能在阳光下控制人的灵魄呢?

    “桀桀……”一阵诡笑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我,抬头一看,周建涛父母瞪着两对白眼珠,冲我发出相当诡异的笑容。刚才这一乱,都把他们俩忘了,看样子这就要跟我动手呢!

    啪啪两张符贴他们额头上,两个老人眼珠子一转又恢复了黑色。但王子俊和周建涛那边还没消停,陆飞一个人顾不过来,刚贴一个人身上,就被对面这人给揭掉,同时贴的话,又给挡开了。后来这俩家伙给贴急了,反过来一起冲陆飞张口就咬,把陆飞搞的没脾气,只能落荒而逃,被这两个家伙追的跟丧家犬似的!

    我看看他们三人,再抬头看看坑沿上在人群中翻来滚去的摁不住的罗先生,心想一个老杂碎,怎么又能同时控制这么多人的?就算借助其他鬼魂的力量,但邪气一出地面,遇到阳光就会消失,那也做不到啊。

    猛然间想起了壁画,对,是十二个美少女!她们不是鬼,也不像人,问题应该在她们身上。是不是柳灵女呢?摸着鼻子想了想,最终否了这个答案,柳灵女要用鸡冠血吊命,而鸡冠血对鬼又是大忌,让柳灵女跟死鬼们上床,滚一次床单这些死鬼们恐怕就玩完了。

    再说她们属于三大禁忌之一,也就跟柳灵女不沾边了。用什么办法能破解她们的邪气呢?

    鼻子将要揪红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种法术,六丁开山,可破一切邪气!六丁六甲乃是道教护法神将,六丁为阴神玉女,六甲为阳神玉男。他们经常受天帝役使,能“行风雷,制鬼神”,法力无边。只不过也是高级法术,能用符召出六丁就不错了,要想同时召六丁六甲过来,除非我能赶上太祖爷爷的道行。

    六丁也正好是女神,对付美少女不受迷惑,要是召六甲过来,指不定给迷住了。我包里带着一张六丁符的,可是凌晨才使了天雷地火,感觉身上精力,不足支撑这种法术。叹口气心说只有硬拼了,用鬼事店铺最后一招“血损术”,来弥补元气不足,使出六丁开山术。

    血损术就是利用自己的鲜血增强符箓法力,既伤身又伤神,所以称之为血损!太祖爷爷曾立下遗训,不到生死关头,是不许用血损术的,因为那要三年的时间才能把身子养好。并且施法中途,如果出现差错,会走火入魔,反而门户大开,被邪祟趁机而入!

    虽然眼前还不是生死关头,可是要想控制这个局面,那非得用这个办法不可了,低级法术根本对付不了老杂碎和十二大美女。

    再说这也是破釜沉舟,我猜到老杂碎跟十二大美女息息相关,只要破解了这个壁画,他可能会受到损伤,这个阴宅也就唾手可破!

    这时周建涛父母眼珠子又开始转动,额头上的黄符不住震颤,大有一副揭符扑过来的架势。我一咬牙,从包里拿出匕首,在手腕上割了一刀,鲜血顿时哩哩啦啦的流下来。这比手指流量大了不知多少倍,我得赶紧做法,千万不能浪费了,我的小心肝啊!

    拔出桃木剑,将六丁符在剑尖上一贴,扬起起左手腕,让鲜血顺着剑身流淌,直至整个剑身全部变成鲜红色,又用嘴吸了一口血。现在还不能止血,这种法事一直要用它来支撑到最后一刻。

    “天灵地灵,上帝敕行。飞捷使者,直符吏兵,天丁力士,承吾符命。收捕逆鬼,杵碎邪精,尽党收捉,急速奉行。如敢违拒,天有常刑。急急如律令!”

    咒语一毕,将藏在舌头下的那口血喷出来,正好此刻六丁符呼地燃着,与血相遇,就跟碰到了汽油一样,轰地燃烧成一团火球,声势浩大,非常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