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元气伤三年

第五百二十三章 元气伤三年

    第一次使出这种法术,我都被眼前巨大的火球给震惊了。没想到六丁开山会有这么大的威力,那如果修为再上层楼,通过六丁招使六甲齐出,我觉得能把老杂碎给粉身碎骨!

    这估计也是他预料不到的,够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火球瞬间在空中散开,犹如满天流星般往下陨落。我急忙捏法诀踏罡步,挥舞桃木剑,口中念着驱使六丁的咒语,使散落的流火迅速又合在一起,分成六道火焰,盘旋在三支香上空。

    由于元气不济,火焰也非常低弱,又在手腕上吸了一口血喷出去,六道火焰马上旺盛起来,火苗子呼呼燃烧的相当凶猛!

    老杂碎可能怕了,三支香上的香烟骤然往回倒退,全都缩回香头内,看样子要把香头熄灭,截断六丁攻击的渠道。现在阴宅消隐,老杂碎是躲在地底深处利用缩地法跟我斗法,并且用了数道禁制防线护身,六丁符也很难能伸进他的老窝。

    这三支香是被他打开的一条我们之间的斗法渠道,也叫“通灵冥途”,如果被他掐断,他不但全身而退,我这血损术就白白浪费了。

    草他二大爷的,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为这是旅馆啊?我又喷出两口血,让即将熄灭的香头重新亮起来,虽然不再冒出香烟,但也阻止了冥途关闭。他现在可能肠子都悔青了,冥途没能及时关闭,被六丁侵入,想关也关不上,只能硬拼。若是在这当口逃跑,就会被六丁符顺势追击,那败势将会更加惨重。

    六道火焰一齐发威,贴着地面形成一个漩涡,将三支香卷入其中,但香枝却屹立不倒,通体发红,就跟三根烧红了的铁钎一样。

    王子俊、周建涛以及在坑沿上的罗先生,同时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听着绝对是女人的声音,显得相当诡异。然后他们咕咚一下摔倒,不再动弹。紧跟着几缕香烟迅速飘进火焰之中,缩进香头内。

    “轰隆”一声巨响,西侧坑壁上的地窖门首先往下塌陷,随后就是整个地窖范围上的地面坍塌,正好我们全都在上面,跟着就陷进去了。下面塌出一个深有七八米的大坑,我们都被松软的泥土给埋了半截身子,好在下面没有什么石头之类的硬物,倒是没人受伤。

    法事成功!

    附在王子俊他们身上的宫装少女退回去后,六丁符顺着这条冥途侵入地下,把阴宅摧毁,老杂碎死是肯定死不了,但也绝不会全身而退,估计伤的轻不了。

    我顿时松了口气,心力一散,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然后眼皮一合没了任何知觉!

    后来被王子俊和陆飞叫醒,发现自己已经被抬到了坑沿上,感觉全身酸软无力,脑胀欲裂,这就是用血损术带来的恶果,不赶紧回去养伤的话,恐怕再过一会儿我小命不保。

    “快把我送回店铺,到店铺记得把我叫醒!”说完这句,脑子一浑又昏过去了。

    血损术就是意味着以血养术,那一口口喷出去的,都是我的身上的鲜血啊。这下失血过多,元气大耗,是为气血两亏。太祖爷爷曾经在遗训中明言,血损之后,百脉受损,三年之内,须静养调身。也就是说,这三年之内,我是不能再用任何道法了,就连最低级的驱符辟邪的咒语也不能用。这还要看三年之内恢复的怎么样,好的话也就恢复到初时八成修为,不好的话,我恐怕会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

    回到店铺后,他们把我叫醒,我让他们在四周点上蜡烛,屋子里生上火盆,然后开坛作法,陆飞、王子俊和曲陌轮流主持法事念咒烧符。光符水喝了有一大脸盆,黄符烧了有几百张。最后我们自己符不够,做又来不及,陆飞开车到城里买了不少回来。

    我盘坐在法坛前面,蜡烛中央,只管吸取他们作法的道气,也不敢自己运气。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二十四个小时过后,我才恢复了一点元气,总算保住了这条命。

    这事不敢让我老妈知道,陆飞在城里买了被褥,在店铺内就地让我睡在上面,又沉沉睡了一天,才有了点精神。

    曲陌喂我喝了点小米粥,感觉身子虽然还是酸软乏力,但已经比两天前好的多了,起码能坐着说话。问他们两天前我昏过去后都发生了什么?

    陆飞跟我说,王子俊、周建涛和罗先生都恢复了神智,周建涛父母也没什么大碍,曲陌把孩子还给了刘珊,就匆忙回来了。不过,昨天付雪漫来过店铺,没敢进门,她说是帮老杂碎传话的,阴宅虽然不在了,可是他们并没离开这里,让我们等死吧!

    我苦笑一下,这jian娘们真是让我无语,被老杂碎指使恶鬼差点没咬死,居然还帮他作恶,真他妈不是一般的jian。对于老杂碎的警告,现在我也不怕,这次他受伤不轻,在短时间内,也没能力作恶。而付雪漫那天被咬的死去活来,没有我的鬼药复原,她也需要一段时间来养伤。昨晚不敢进店铺,就是一个证明。

    目前需要的是怎么保护魏子陵和小雪,一想到他们,急忙问这两个孩子怎么样了。他们三人你看看我我看你,这两天因为都快被折腾死了,谁都没想过去看他们?我说你们糊涂,我死了不要紧,这俩孩子不能出事。这任务如果完不成,恐怕又要连累沈冰下地府了。

    陆飞一听我说的这么严重,连忙说:“别急,我这就去看看他们。”

    他开车到西坪村和坛子村转了一圈回来告诉我,两个孩子都挺好,没出现什么意外,我这才把心放落肚子里。

    陆飞又带来一个消息,坛子村在塌陷的深坑内,挖出了尸体,周建涛也找到了他死去的二大爷。地窖中的壁画,也损毁成了碎片。壁画上的少女是勾引男鬼的主要因素,既然壁画损坏,那说明阴宅是彻底被六丁符捣毁了!

    阴宅被毁,老杂碎受伤,这里会太平几天一段时间。可是魏子陵和小雪还在恶人觊觎之中,难保那天要偷魏子陵的恶鬼不再动手,还有付雪漫会不会对小雪报复?我眼下是心有余力不足,只能指望他们三个人了。

    于是交代他们分成两组,每天夜里陆飞陆飞去保护魏子陵,王子俊和曲陌保护小雪。对陆飞我还是能够放心的,可是王子俊和曲陌我就担忧了,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尽人事,希望王子俊和曲陌能在这次保护小雪过程中成长起来。

    陆飞倒是没有因为王子俊和曲陌分做一组有什么怨言,倒是担心我的安危。因为晚上他们一走,我现在连个小孩都打不过,是个鬼就能把我杀了。我说不行这样吧,我就离开尚城镇一段时间,躲避他们的毒手。

    他们倒是同意这个想法,离开尚城镇躲得远远的,恶鬼也不一定找得到。最后一商量,觉得我去省城比较合适,因为陆飞在那儿还租着一间房屋,地点也很隐蔽,加上布置了驱鬼辟邪的法阵,倒是省我不少心思。

    唉,去省城啊,心里忽然感到一阵隐痛,沈冰那张俏脸不由自主的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