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烧香中邪

第五百二十一章 烧香中邪

    我现在都被老杂碎给整的神经脆弱,看到那边有动静,心里就慌了。赶紧让陆飞把车开到跟前,下车挤进人群一看,坑里没死人,是周建涛盘着腿坐在坑中央,低头盯着地面,嘴里小声咕哝着什么。

    而刘珊哭的跟泪人似的,坐在坑沿上,正在被两个老人数落。看样子这两个老人是她的公婆,老爷子的不怎么说话,老太太声色俱厉,骂出来的话挺狠。说刘珊不守妇道,这几天勾引男同学,把孩子丢了,还害他们儿子犯傻,大早上跑深坑这儿找二大爷。

    我听了这话,赶紧跟曲陌打个手势,让他们都上车。这时候老人在气头上,我们再送过去孩子,让刘珊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怎么回事啊,昨晚上周建涛就算跟刘珊吵几句,不至于大早上回到坑里犯傻吧?听着周围人众小声议论,我也明白了几分。周建涛和刘珊一直吵架吵到天亮,最后把老人惊动了。

    农村的习俗,再穷的人家,儿子结婚也会新建一座房屋,跟老人不在一块住。天亮的时候两个老人听邻居过来报信,就过去看看。结果周建涛没在家,出来一找,在坑里蹲着,叫也不回话,就说要找二大爷。他们一劝,这小子还急眼了,六亲不认,就要跟老人和亲朋好友动手,所以也没人敢在下面待了,都撤到了坑沿上,免得他再发疯。

    周建涛是个没啥主见的男人,前两天早跟老人汇报了孩子失踪以及刘珊勾引男同学的事,还去刘珊娘家诉过苦。刘珊别说本来没勾引男同学这回事,就算有那也不能跟老人说啊,唉,真不是个爷们!

    我心说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就没想到找人把这小子硬给抬回家里?正在纳闷的时候,就听有人叫:“罗先生来了。”草他二大爷的,咋附近村子都信这老混蛋呢?

    刘珊公婆连忙把罗先生恭恭敬敬的请过来,指着坑里的儿子,把情况说了。罗先生摸着下巴颏,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皱着眉头挺像回事。我唯恐被他看见,向后缩了缩身子。这时陆飞和王子俊走过来,留下曲陌一个人在车上看着孩子。我对他们俩做个噤声的手势,要看看罗先生接下来怎么唱这出戏。

    这混蛋还是老一套:“烧个香吧,看看是什么邪祟在你儿子身上。”

    两个老人赶紧递过一束香,看来不止一次请过他,对他的套路都深记在心,早就准备好了。罗先生接过香大踏步走下土坡,两个老人以及哭哭啼啼的刘珊也跟着下去。

    来倒周建涛跟前,罗先生抽出三支香点上,cha在周建涛面前地下。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在放什么狗屁。

    我忽然发觉,三支香飘出的香烟,非常的怪异,犹如一把铁叉一样,往周建涛脖子上cha去。不由吃了一惊,这绝对不是罗先生搞出来的把戏,他还没这道行,那绝对是老杂碎借机要杀人!

    这念头在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急忙从背包里摸出八枚铜钱,用力的撒进深坑内。还好我反应及时,铜钱在香烟触及周建涛脖子之前赶到,将烟气给驱散了!

    坑下的人都讶异的抬头往上看,我一缩脑袋躲在人后。而身旁的人众只顾盯着下面,谁也没发现是我撒的铜钱。

    “是谁在捣乱?”罗先生发火了,靠,这是他惯用的手法,没本事驱邪,却有本事赖人。驱不了邪,那是有人捣乱,可怨不着他!

    “啊……”周建涛突然大叫一声,“我二大爷,二大爷在这儿呢!”

    我和王子俊、陆飞急忙伸着脖子往下看,只见周建涛从地上跳起来,冲着三支香就扑过去!

    两个老人伸手拦了一下,但被猛力推开,刘珊紧紧抱住他,也给踹了几脚。好在刘珊死不放手,这才阻住他扑上香头。

    我心想不能再看好戏了,这得出手,老杂碎正好利用了三支香来勾魂,刚才要不是刘珊抱住周建涛,扑到香头上,小命肯定就没了!

    “我知道了,这是你们家亲鬼魂附在他身上,快去祖坟上烧点纸钱吧。要是还不走,我也没办法了。”罗先生撤的远远的跟周建涛父母说。

    这番话真他妈圆滑,那肯是不管用,但他摆明了他也没办法。我和陆飞、王子俊从人群中挤出,匆忙跑下土坡,赶紧帮刘珊抱住了周建涛。这小子神志不清脚上忒狠了,把刘珊踢的嘴角流血,再不拦住,非把刘珊踢死不可。

    “子俊,习风,你们可来了,呜呜……”刘珊哭了两声后,咕咚一下晕倒在地上。

    罗先生见是我们,一张老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转头跟周建涛父母说:“我是管不了啦,来了几个煞星,看来你们儿子没救了。”说完掉头逃也似的匆匆上了坑沿。

    周建涛父母愣在那儿,也没管晕倒的刘珊,就看着我们和野兽一样发疯的儿子发呆。

    我叫陆飞和王子俊把人拉好了,从背包里掏出黄符,拣出一张辟邪符贴在周建涛眉心上,捏个法诀在他胸口点了一下念道:“上清三景,总气上元。为祸下鬼,驱出患身。急急如律令!”

    周建涛顿时眼珠子转了几转,晃了晃脑袋,眼神变得清澈了很多,看见是我们,怔怔问道:“我们怎么会在这儿?”说着缩了缩身子,显得挺害怕。

    我点点头,明白怎么回事了。昨晚上我把他救出阴宅时,老杂碎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应该用的是系魂一类手法,一直都在老杂碎的掌控之中。今天闹这出,那摆明了是在向我示威,要把我救出去的人再给弄死!

    周建涛见儿子醒过来了,高兴的跑过来,刚要开口,谁知眼珠子急速转了几圈,突然就变成了白眼珠,瞪着我们发出“桀桀”怪笑声。草他二大爷的,虽然是大白天,听到这笑声我也感到头皮子发麻,心里直冒凉气,两个老人沾上邪气了!

    正在这时,坑沿上也响起一片惊叫声,原来罗先生这混蛋也中了招,在人群中拳打脚踢,跟周建涛父母一样发出瘆人的鬼笑声。上面人虽然挺多,可罗先生中邪后力气大的出奇,谁都摁不住,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给踢到了坑下。

    我心说不好,是那三支香惹的祸,这玩意就像瘟疫一样把坑下的人全都感染了!

    正要弯腰去拔香的时候,刘珊蓦地一跳而起,一头冲我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