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奇怪的孩子

第五百一十九章 奇怪的孩子

    大家开始还以为我是装神弄鬼,都无精打采冷眼看着。当纸上出现了黑线时,他们震惊了,这黑线可不是我画的,是自己显出来的,那就是显灵了。很多善男信女都低着头在念叨什么,让人看了特别可笑。

    黑线并没多长,是往西去的,手指停下后,我大概算了下距离,应该在村西二里之外。于是把这个结果说了,罗先生不屑的说道:“你用的是障眼法,坑蒙拐骗的法术,那能找到人?”

    曲陌接口说:“反正你们打了赌,找不到人,让她给你磕头不就行了?”

    罗先生哼了一声:“不跟一个黄毛丫头一般见识。”

    小成成的爸爸还是信罗先生的,见大伙儿也都听了这混蛋的话后,表情不是很积极,就小声跟我说:“那儿可是我们村的坟地,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在那儿。”

    我转头看着大家伙说:“我算出的就是这一个地方,不会跟罗先生一样到处指人。大家再辛苦一次,村西二里附近几百米内,要是没有孩子,那也不用再找了。”

    他们听我说的挺坚决,有几个人响应,大家伙也都跟着往村西走去。在路上我问小成成爸爸,怎么孩子失踪不报案,请罗先生干吗?鬼魂虽然可以隐身,但孩子是不能隐身的,让警察去找,当时多半是可以找回来的。为毛大半夜的叫人在村边溜腿?

    小成成爸爸说,孩子自打出生半年来,失踪了好几回了,前几次都是报案后,在村子边找回来的。这次以为又是自己爬出去了,就在村周围寻找,最后没找到,就想到了罗先生,让他给算算在什么方位。

    我心说这孩子还真会自己爬出村子啊,前几次都在村边找了回来。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前几次应该也是被鬼偷走的,至于为什么给丢在村边,那就不清楚了。

    二里路没多远,很快就到了,这儿果然是一片坟地。现在天还没亮,一棵枯树上突然响起一声老鸦的叫声,把大家都吓一跳。我们阴阳眼也都过了时辰,看不到坟地内有没游魂。大家人多,相互壮胆,拿着手电进了坟地,四处查找。

    “在这儿,在这儿,孩子找到了!”那边有两个小伙子大声叫道。

    小成成爸妈一听赶紧跑了过去,从两座坟中间抱起了孩子,妈妈用一条小被褥将他裹好了,在大家伙前呼后拥下出了坟地。

    小成成爸妈抱着孩子到我跟前不住道谢,我只是笑笑,仔细看着孩子,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十分奇怪。你说这孩子长的吧,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可是自从被我们找到出了坟地,一声都没哭,并且等着黑溜溜的小眼珠,在看着我。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他竟然歪着头在看,眼珠里是一股好奇的神色。

    这孩子跟小雪一样的不正常,按说天这么冷,大半夜的居然不哭。刚才我看到他身上就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衣,冻了大半夜居然小脸还是红扑扑的,看上去一点都不冷。我有点明白七爷八爷为什么让我保护好这孩子了,跟三大禁忌有关,那绝对就是个不正常的孩子。

    “别跑,你还没跟习哥磕头呢。”这时响起陆飞的喝叫声。

    我转头一看,罗先生这混蛋又要逃跑,结果给陆飞扯住了,拉到我面前。当着这么多人,这混蛋想抵赖也不成,满脸通红的跪下,咚咚咚的一连磕了八个响头,起身逃也似的往东边跑了。

    大家伙指着他的脊梁骨,纷纷议论,说这罗先生其实从来就不灵,只不过西坪村老怀一死,大家找不到先生,只要去请他了,以后再不会相信这人。

    回去的路上,我又问这孩子平时就这么平静,从来不哭吗?孩子爸爸叫魏庆,挺爱说话的一个小伙子,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把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出现过种种奇怪事,详细的跟我们说了一遍。

    反而孩子母亲赵婷华一声不响,显得不怎么喜欢多话。丈夫说着,她在一边抱着孩子不住点头。

    魏子陵出生下来就带来一个奇怪的事情,左脚底上有个黑记,竟然是个字,就是这个成字。所以,就给他起个小名叫成成。这孩子生下来就不哭,也不笑,一天睡眠时间非常少,怎么哄都不睡,半夜也睁着眼。只有到了天亮的时候,才睡上一会儿。

    好在这孩子半夜不睡也不哭闹,让父母挺省心,不过他失踪这几次,却让父母很闹心。都是凌晨十二点后不见的,报警后警察帮他们在村子周围找到了他。小家伙在寒冷的冬天冻上几个小时,居然好端端的,半点异常都没有。找过很多先生看,都说这孩子是文曲星下凡,将来是个人物。

    走到村口的时候,孩子妈妈忽然说,大前天上午,这孩子突然哭了一会儿,把他们吓坏了。我心头一动,大前天上午,那时我在刘珊家,小雪意外的哭了,难道是小雪招的?这也太玄乎了,他们又不是鬼,跟哪儿通灵?

    我们临走时,我跟他们说:“孩子将来肯定是个大人物,你们要看好了。这几天我会过来再看看他的,有啥事就随时给我打个电话,说不定我能帮上忙。”说着给他们写了手机号码。

    两口子对我找孩子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都把我当成神人了,连忙接过号码,不住声的道谢。

    回去路上,曲陌不解的问:“孩子怎么会自己爬到坟地呢?”

    我笑道:“那不是自己爬的,是鬼丢在那儿的。”

    “可是鬼为什么要把他丢在坟地?还有前几次,又是不同地点?”曲陌追问。

    我也不好回答,感觉这孩子先天就带着驱鬼辟邪的本事,鬼都没法把他带远了。要想知道答案,只有以后多观察这孩子才能明白。

    我们直接开车到县城,按照付雪漫给我的地址,找到一户人家内,意外发现付雪漫父母付喜文和萍婶在这儿,并且萍婶手上抱着一个孩子。

    我一眼认出孩子就是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