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章 女婿

第五百二十章 女婿

    萍婶看见是我们,吓得抱着孩子急忙溜进屋子。付喜文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挠头看着我们不知该说啥。

    我见到他们其实也挺尴尬的,亲事没成,反倒让他们一家没脸待在尚城镇,最终付雪漫也死了。虽然不能怪我,可是毕竟是因我而起,看着他们到处颠沛流离,心里也多少有些愧疚。

    “大叔,你们还……好吧?”我讪讪问道。

    “好……”

    付喜文木讷地说出一个好字,就听萍婶在屋里骂道:“好个屁,我们被你这个王八蛋害的还不够惨啊,连我女儿都没了命。呜呜……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可怎么过啊?”说着失声痛哭起来。

    王子俊一瞪眼说:“这能怪习风吗,要怪你们女儿太……”

    我心里一酸,连忙向使眼色阻止了他的话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大叔,雪漫是怎么死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是怎么没命的,这女人心眼太多,问她还不如问付喜文才能得到一句实话。

    付喜文才要开口,萍婶急冲冲的跑出屋子,手上也没了孩子,指着我哭骂道:“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你不是昨晚跟我女儿结婚吗?你为什么不问她?”

    我们几个一愣,看来付雪漫bi我结阴亲的事,他们两个老人全都知道。可是生人与鬼结阴亲,在民间是最大的忌讳,萍婶居然没半点愧意,竟然还说的理直气壮,跟她女儿一样的坏心肠。

    “我们结了,但她不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只让我来把这孩子带走。”我压根就没问付雪漫,但现在也不能说实话了,先把孩子弄走再说。

    萍婶跟付喜文一怔,可能不会想到,我们真的会结阴亲。萍婶抹了一把眼泪半信半疑的问:“真的?”

    “这有什么假的,你女儿都把习风害惨了,这辈子会倒霉到底的!”王子俊怒目说道。

    躲过地府记录的事,我还没顾上跟他们说,王子俊还以为我这辈子注定要做一个女鬼丈夫,倒霉一世了。

    萍婶哼了一声说:“活该,他就是死也不能补偿我们女儿。”

    付喜文听她的话有点狠了,用手肘轻轻捣她一下说:“大侄子都成咱们女婿了,以后咱们生活也有了着落,你怎么还这么说话?”

    靠,听了这话我差点没趴下,这老实人真以为我要做你们女婿,还想着养老的事。要是只有付喜文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可是要我养萍婶这尊凶煞恶神,还不如杀了我。

    “你们把孩子交给我吧。”我急忙转移话题。

    “孩子不能给你。”萍婶一脸警惕的摇头,“雪漫说等着那个小伙子回来,让他抱走的。”

    看这架势,他们之前是商量好了的,孩子最终给陈明,不还给刘珊。我看着付喜文说:“大叔,私藏别人孩子这是犯法的事,要是告到警局,你们就是拐卖人口,罪可大了。”我心说弄不住你个老娘们,还吓不住付喜文这个老实人吗?

    庄稼人啥都不怕,就怕庄稼歉收和吃官司。一听拐卖人口这个罪名,不但付喜文吓得的张大了嘴,萍婶脸也绿了。

    陆飞这时插口说:“我是这孩子二舅,你们今天要是还了孩子,咱们什么都不提了。要是不还,我马上去警局报案。”

    付喜文和萍婶面面相觑,但看上去还是不想把孩子交出来。陆飞冷笑一声说,咱们去警局。付喜文一瞪眼对萍婶叫道:“还不快把孩子还给人家?”

    萍婶这会儿也不敢撒泼了,惶急的跑回屋,把小雪抱出来,在交给陆飞之前还特意把话咬死了:“咱们可说好了,孩子还给你,不能再去警局告我们。”

    “放心吧,只要孩子平安,我们不也不愿多惹麻烦。”陆飞把孩子接过来说。

    孩子到手,也没必要再跟他们纠缠,免得再挨老娘们的骂。我们出门时,付喜文追出来抓住我的手臂,一脸不安的跟我说:“大侄子,不,女婿啊,你们千万别告我们。”这老实人还是不放心。

    我拍拍他的手说:“不会的,放心吧。”看着他满脸褶子,头发花白的模样,比一年多前老了很多。要说他也不过五十来岁,现在看着倒像是有七十了。我心里一软,付喜文一辈子种庄稼,被bi出去闯荡,怎么能习惯外面的生活?这一年多都折腾的老了十几岁,我这心里怪不好受的,于是把兜里仅有的五百块钱掏出来给他,并且告诉他以后有啥难事就来找我。

    付喜文在后面一个劲的谢女婿,让我感到心里既难过又可气。付雪漫啊,这个不孝女,要不是因为她,这个老人应该好好在尚城镇种种田,没事晒晒太阳,有啥烦心事啊。现在倒好,搞的流离失所,没脸回家,都快把老人折腾死了!

    带着郁闷心情上了车,看看曲陌抱在怀里的小雪,正转动着黑漆漆的小眼珠,笑着在看我们几个,一点害怕的模样都没有。不过看见了我,小嘴一撇,眼泪就下来了。我不由苦笑,把孩子接过来,心想你为啥就认准了我,曲陌当时还救过你,咋就忘了呢?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以前好过呢。

    果然,陆飞发动车子后问我:“习哥,你以前是不是跟王阳偷偷有过联系?”

    汗,曲陌和王子俊听了这话也开始用怀疑的眼光看我了。我冲他们一瞪眼:“真没有,我不骗你们。”

    “看你紧张的。”曲陌捂着嘴轻声笑道。

    我老脸一红:“这不怕你们多心吗,我跟王阳真是啥都没有。”

    陆飞和王子俊哈哈大笑起来,两个小子现在穿一条裤子了,异口同声说:“谁信啊?”

    不信就不信吧,反正哥们信了。我也不敢再多说,怕这事越描越黑。十点多回到尚城镇后,小雪忽然止住了哭声又笑了起来,这小丫头,到底小心眼里想的都是谁什么啊?让我心里特别好奇。

    我们昨晚都没吃东西,饿了一夜,也不管现在什么点了,先到印子叔饭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开车去了坛子村。

    刚到村外,就看见深坑那边,围满了人。我们顿时心头一惊,不会又有人死在里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