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魏子陵失踪

第五百一十八章 魏子陵失踪

    从他们所说当中,我觉得是那只鬼不仅去找魏子陵的,还要把这孩子给带走。这也真是赶巧,陆飞和王子俊跟对方撞车。但这俩小子看走了眼,以为是只普通鬼魂,反而回来时给鬼打墙迷了双眼。

    既然是要让他们迷路,那就是存心要回去抢小孩,这个简单的道理,还用多想吗?

    陆飞听了我的分析说:“其实我也这么想了,可是猴崽子跟我一路吵架,吵的晕头转向,啥都想不起来,就中了对方的鬼术,最后还怕你们担心,就急着回来了。”

    “你就往我头上栽赃吧,要不是我先发现路不对,恐怕现在我们都走到河南了。”王子俊没好气的说。

    “擦,这是你们老家,我咋知道路对不对,你咋不早发现呢?”

    “打住,打住。你专心开车吧。”我在中间给他们做个暂停的手势。

    去西坪村正好沿着这条河堤,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村外。看见一群人拿着手电,大声叫喊,其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我心说糟糕,是不是魏子陵给鬼偷走了?

    我们开车迎着这群人到了跟前,还没下车就被他们给围住,打开车门,他们七嘴八舌的问我们见没见一个半岁大的孩子在路上?我不由愣住,这么大点孩子还能自己跑出去?

    于是说没见,问这孩子是怎么丢的?

    其中几个人见我们凌晨开车过来就起疑了,反而问我们来这儿干吗的?我说我们是尚城镇的,要去前面村找人。他们听我口音的确是本地人,这才放心,告诉我小成成父母半夜一点多发些他不见了,所以叫了不少人出来寻找。

    我听了这个纳闷啊这么大点孩子又不会走路,就算爬也不可能爬到村子外,用得着兴师动众到处去找?你们以为是只小猫小狗啊?

    正在这时,听到一个人叫道:“我算出来了,孩子又跑到了村南,大伙儿去那儿找吧。”

    在手电光柱中,看到叫话那人是罗先生。这混蛋见我朝他看过去,赶紧背过身,急匆匆的往南就走,这伙人也都跟着他去了。草,孩子失踪请了这混蛋,他明显是还记着上次没跟我磕头的事,没脸跟我见面,所以刻意要躲开,把人又指到村南了。

    陆飞跟我小声说:“小成成父母也在,你看哭的很伤心的那个是他妈妈。”

    我摸着鼻子说:“你去找他们父母,看能不能给弄一根孩子毛发之类物品,我用搜魂术搜搜这孩子在哪儿。”又让王子俊拿着小白旗找到当时他们遇鬼的地点,嗅下那只鬼的气味,然后把小白旗放出去。

    陆飞过一会儿回来说:“他们现在手上也没有孩子毛发。那个乡村先生又不让我多问,让人把我赶快了。”

    我看着这伙人远去的背影,皱眉道:“那就等小白旗的消息吧。”

    小白旗很快回来,林梦希跟我说,现在这个时间,鬼早就隐身藏起来了,附近也找不到那只鬼。我想想也是,现在距离孩子失踪有四个小时,要是那只鬼偷走的,早就走远了。加上眼看要天亮,不可能出来活动,找鬼这个办法行不通。

    我冲陆飞摸着鼻子看了看,这小子特别机灵,马上明白我的意思,小声说:“我跟王子俊去他们家瞧瞧,找点小孩的毛发回来。”

    他们俩小声拌着嘴,悄悄摸进了村子。我和曲陌相视一笑,都摇摇头,这俩活宝。

    等了有十几分钟,就听村子里一阵嚷嚷声,跟着看见一大伙儿人推着陆飞和王子俊,跌跌撞撞的走出村口。到跟前一问才知道,他们俩偷东西失手,恰好被去往村南的那伙人撞见,罗先生正好落井下石,诬陷我们偷了孩子。并说我是罪魁祸首,就押着陆飞和王子俊来了。

    面对小成成家人的哭骂和乡亲们的怒目相视,我微微一笑,看着罗先生说:“好久不见啊罗先生,你还欠我三个响头呢。”

    罗先生老脸一红:“少胡说,你还欠爷爷八个响头呢。”

    靠,反正别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没人作证,这混蛋反而倒打一耙。

    我点头说:“好,你说我偷了小成成,现在藏在什么地方?”

    罗先生一愣说:“你偷了孩子把他藏起来了,怎么问我?”

    “要不怎么显得你算的灵呢?”我嘿嘿笑道。

    这混蛋摸摸下巴颏,转了转小眼珠说:“这个,我只能算出是你偷的,但算不出你藏在了哪儿。”

    我冷笑一声说:“你既然算不出藏在哪儿,还带着人瞎跑干吗,那不是涮大家伙吗?”

    众人一听我这话有点道理,罗先生刚开始见到我们还不说是我们偷了孩子,把大伙儿指到村南,的确可疑。

    罗先生见大家对他起疑,赶紧给自己圆场:“我这不是刚又算出,孩子被你们偷了吗?”

    曲陌笑道:“那你一会儿算着在村北,一会儿算着在村南,后来又算着是我们偷了,到底哪个结果是对的?”

    罗先生顿时语塞,大家伙也都回过味了,有人就叫道:“是啊,你一会儿北一会儿南的,又说是被人偷的,把我们都搞糊涂了。”

    我心想哥们还有个杀手锏呢,当下冲着罗先生说:“不如我们去警局,要是查出孩子不是我偷的,那你就是诬告,是要吃官司的。”

    罗先生一听要吃官司,吓得脸上肌肉一跳,嘿嘿笑道:“对,对,是我算错了,应该还在村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脸上全都出现不忿之色,大半夜的来回瞎跑,他这分明是溜大家腿儿呢。

    我向大家说:“我现在有个办法,看能不能找到孩子。找不到大家也不要怪我。”

    众人纷纷应声说不怪你,只要不再溜我们就成,他们被罗先生溜了半夜,都给溜怕了。小成成的妈妈哭的跟泪人似的,被人扶着,他的爸爸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过来说,只要找到孩子,要多少钱都给。

    我笑道:“我不要钱,大家乡里乡亲的,帮个忙而已。”转头问陆飞,拿到孩子的毛发了没有。

    陆飞递给我一根短短茸毛,这是他在包裹孩子的小毛毯上找到的。我让他拿出一张纸盖在罗盘上,把茸毛往手指上一缠,就要念搜魂咒。

    “哼,我就不信你这种办法能找到孩子。”罗先生嗤之以鼻的说。

    靠,这混蛋看来又想跟我打赌,这次虽然没什么把握,但也不能输给他。我冷笑道:“要不咱们再打个赌怎么样?”

    “打就打,谁怕谁?”罗先生一挺胸脯子,显得很不服气,好像上次输给我那是意外似的。

    “那好,还是老样子,我输了给你磕八个响头,你输了磕三个就行。”

    “我怎么能占你便宜,我输了也磕八个。”这混蛋似乎对着这么多人,要表现的大方点。

    我心想你就等着磕头吧,然后就念了搜魂咒,手指开始在纸上随着这跟毛发移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