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小雪下落

第五百一十三章 小雪下落

    当我跑到跟前,把魂不附体的周建涛扶起来时,付雪漫赶到了身后,老杂碎也出现在了回廊口!

    “习风,你救我,你救我。”周建涛发现是我,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惊恐大叫。

    我冲他点点头,收了铜钱阵,然后看着老杂碎说:“我不是故意要动手,他是我朋友,我必须要把他带出园子。”

    老杂碎拍着双手冷笑道:“没想到你带着铜钱,竟然瞒得过我的眼睛,了不起。”

    我心说了不起个毛,不过就是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只不过你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胆子而已。

    付雪漫估计不想让我死,帮着我说话道:“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这一次吧。回头,我多付点房钱。”

    老杂碎冷哼一声说:“你算什么,要我看你面子?只不过是经人介绍,我看着那人的面子才让你们在这儿演一出好戏。现在敢在我园子里杀鬼,那是打我的脸,谁都别想活着出去了!”听这意思,连付雪漫都不会放过。

    付雪漫脸上变色,求道:“庄主大人大量,饶我们一次吧,什么条件我都肯答应。”

    老杂碎又哼一声,看着我冷声道:“就看他答不答应?”

    我心里骂声二大爷,你是想让我答应说出天灯照心的下落。现在这个秘密稀里糊涂就落在我头上,想不承认也不行。我嘿嘿一笑说:“来的时候,我就做了最坏打算,大不了一死,三大禁忌也永远不会重现人间。”

    “啊!你怎么知道三大禁忌的?”老杂碎失声问道,一脸的吃惊神色。

    “七爷八爷告诉我的。”

    “哼,少拿他们哥俩来压我,百年之中,他们抓我多少次都没抓到我,不过两个废物。”老杂碎不屑的说道。

    靠,他竟然说黑白无常是俩废物,也真是前无古魂,后无来鬼了。不过他好像说的也不是瞎话,七爷八爷估计拿他没什么办法。

    “那好,动手吧。我死后进了地府,你就知道后果了!”我手上抛着铜钱叮当响,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老杂碎脸上阴晴不定,似乎要不要杀我,也拿不定主意。过了片刻,他点头道:“好,我答应放你的朋友出去,你和你新娘,要留在园子里。”

    “谢谢庄主。”付雪漫连忙说道。

    “我要亲自送朋友出去才放心。”我毫不示弱的说。

    老杂碎脸上闪起一丝轻蔑的冷笑说:“你可以送他出去。”看他这模样,根本不怕我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我拉着周建涛走出回廊口,绕过老杂碎,走向大门。付雪漫竟然跟在我后面,我没好气对她说:“怎么,不放心我啊?”

    “不是,我一个人在这儿感到害怕。”这jian娘们胆战心惊的说。

    草他二大爷的,你是人吗?你是鬼。她可能怕我真的跑了,老杂碎会拿她出气。现在形势完全逆转,她从主角变成了配角,还要看我的脸色做鬼。

    我也不理她,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出大门,在出门的一霎那,看到门槛上的泥土,终于明白了大门的玄机。

    周建涛这会儿还是魂不守舍,东张西望,一副完全吓破了胆的模样。我把他往身边一拉,小声在他耳朵边嘀咕:“赶快去村口找王子俊,叫他过来接应我。”

    这小子呆呆不住点头,看神智还是不太清醒,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我推了他一把:“快去吧。”

    周建涛拔脚冲上了土坡,人在逃命的时候,绝对比兔子跑的都快,这小子几步跑上坑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咱们……回去吧。”付雪漫小心谨慎的跟我说,没了丝毫刚才那股跋扈气焰。

    “回去之前,你告诉我,小雪现在在哪儿?”我盯着她问。

    付雪漫脸上涌起一股警惕的神色,“你想要干吗?”

    “不说算了,那我们一拍两散,等着老杂碎来收拾咱们。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你再死就会魂飞魄散,我还有次做鬼的机会!”我得意的笑道。

    “你……你怎么对我这么绝情,不讲半点夫妻情分!”

    “你逼着我结阴亲,难道就不是绝情吗?我们有什么夫妻情分可讲?别那多废话,你到底说不说?”

    付雪漫气的脸色阴暗,可是又不敢跟我发脾气,现在她是惹不起我的,想想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就是爽啊!她咬着嘴唇说:“我把她藏在县城里,有两位老人看着。”

    “陈明呢,前晚陈明还抱着她去过尚城镇,你不会是骗我吧?”对于这jian娘们的话,我也不敢相信。

    “你怎么知道陈明的?”付雪漫瞪大了眼珠问,草他二大爷的,鬼眼珠放大挺阴森的,让我心里直发毛。

    “别问那么多,就说怎么回事,要是不肯说实话,那就一拍两散。”

    付雪漫气的瞪瞪眼珠,又随即忍着脾气说:“他是去县城送孩子的,然后他跟着……去了省城。”

    陈明去省城干什么?听她刚才说话不尽不实,好像是跟着一个人去的,估计就是那个幕后高手吧?现在顾不上问那么多,问清了孩子在县城的具体地址,我狡黠一笑说:“我这就去找孩子!”

    “你……”

    正巧这时看到坑沿上黑影闪现,传来陆飞和王子俊两个小子的斗嘴声。

    “我说早来吧,你们都不同意,这不差点就耽误了。”王子俊大声说道。

    “早来个毛,习哥的意思不要我们打草惊蛇……”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们两个家伙就不能有一刻安宁的时候。抬头冲上面叫道:“别下来,在上面等着。”

    付雪漫吃惊地问:“你想跑吗?”说着就伸出鬼爪子来抓我肩膀。

    我早就料到她不会放我走的,身子一扭侧冲出几步,撒出了铜钱。咒语一念,铜钱阵黄光大作,jian娘们就是身为厉鬼也不敢硬拼,吓得赶紧缩回大门内。我哈哈大笑着冲上土坡,回头叫道:“帮我给老杂碎捎个信,回头我还是会来找他的。”

    “习风,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付雪漫厉声大叫,听着非常狰狞可怖!

    放不放过我不要紧,首先老杂碎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跑上坑沿的时候,才知道低估了老杂碎,他这么有把握放我出来送人,也肯定有抓我回去的办法。因为发现我和陆飞、王子俊不在坑沿上,而是在园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