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鬼洞房

第五百一十二章 鬼洞房

    在回廊里,听到前面屋子传来了美妙动人的乐曲声,估计十二位美少女从墙上下来,正在跳舞吧?靠,我还不如跟那个叫红叶的小狐狸精去开房呢,想着她勾人的眼神,心里就是一阵砰砰乱跳。

    洞房就在后院正房内,付雪漫一直都拉着我的手,好像唯恐我会跑了似的。进去一看,布置的挺有情调,虽然古香古色,却显得很温馨。张老汉对我们说需要什么就叫他一声,然后退出去把门关好。

    付雪漫拉着我坐在床上,眉眼含笑的看着我说:“我今天漂亮吗?”

    “漂亮。”我心不在焉的敷衍一句。

    “那还不快帮我脱衣服?”

    我听到这句,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了,这么直接啊?也难怪,这jian娘们对于上床可谓是久经沙场,从来不会害羞,还跟我客气什么。可是老子客气啊,我都有点想哭。左右看看这屋子,又是那种石头墙壁,逃是逃不出去,何况我今天来的时候一张符都没带。就是想收了付雪漫,仅凭八枚铜钱,估计也很悬。

    “咱们还没喝交杯酒呢。”我忽然想起来,结婚不是都有这项目吗,不如把她灌醉了,让哥们坚忍到天亮。

    “都拜堂了,喝不喝交杯酒无所谓。我们快点上床,园子房租很贵的,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她说着一把抱住我,开始脱我衣服了。

    我心头怦地一跳,原来她是出钱租的婚礼场所,可是冥币只在地府流通,像地面上的野鬼,根本不认那玩意。园子里所谓的钱,就是人命!草他二大爷的,为了跟我结婚,她害了多少人啊?

    “好吧,我们上完床赶紧回铺子,没必要花这冤枉钱。”为了避免她再多害人,哥们豁出去了,今天就失身给她。至于伤元气的事,自己慢慢再调理吧。

    说话之际,她扒掉了我身上的婚服,对我说:“那你快脱衣服。”说着她把自己衣服一件件脱下来。

    看着她脱的一丝不剩,美妙动人的胴体呈现在视线内,我不由心跳加剧,脸红耳赤。要说这jian娘们的身材是真好,可以说跟沈冰有一拼,太诱人了。汗,这么说,好像我跟沈冰滚过床单似的,其实我们之间非常的纯洁。

    付雪漫见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斜眼白我一下笑道:“小se鬼,我帮你脱衣服。”

    她那是帮我脱啊,简直是扒,一边扯我的上衣,一边将我摁倒在床上,双腿一分骑在我身上。她的呼吸变得相当急促,看样子跟只母野兽发春一样。我心里扑腾扑腾跳着,闭上了眼睛,感觉哥们这会儿就像是一个即将要被qb的小娘子,就差抹眼泪了。

    裤子被扒下来那一霎,她冰冷的双手碰触到我的大腿,让我感到浑身打个冷颤,脑子也清醒了几分。

    眼看衣服将要被扒光,这时听到外面响起一阵男人的叫声:“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求求你了鬼大爷!”这人带着哭声,听着不像鬼,声音充满了阳气。

    我心头一动,好像是周建涛的声音。我急忙抓住付雪漫的手,翻身坐起来侧耳倾听。

    “你叫我爷爷也不管用,你是老子房钱,等你做了园子里的鬼,到时候也会去外面找房钱的。”一只男鬼阴森的说道。

    靠,今天园子里不免费吗,怎么还有鬼出去找房钱?付雪漫才不管外面动静,一下把我重新摁倒,扯下了我的内裤。

    “我求求你了鬼爷爷,我女儿失踪还没找到,等我找到了女儿再帮你交房钱好不好?”果然是周建涛,没骨气的哭起来。

    这会儿他还没死,但也活不了多大会儿,一进前面院子交给老杂碎,估计小命就给收了。我得救他,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送命。

    当下双手一捂裆部,猛地再次坐起来,跟付雪漫说:“外面那个人是我朋友,必须要救他。你要是还当自己是我老婆的话,就帮我一块救人。”

    “救人?你以为这是你的店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你现在可是什么家伙都没带,出去救人就是死路一条!”付雪漫没好气的说。

    她也不是危言耸听,绝对说的是实话,可是人不能不救。我推开她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那你别横cha一杠就行,否则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老婆了。”

    付雪漫一把扭住我的手臂,瞪眼道:“你是不是又找什么理由不想跟我上床是不是?”

    我现在急得不得了,听着周建涛的叫声往前面去了,没时间跟她墨迹。用力甩开她的手怒道:“你***就知道上床,一天不找男人睡会死啊?”草他二大爷的,我一急忘了她不是早死了吗,再死还死个毛?

    这句骂的她当场愣住,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我系好腰带心想你甭跟我装可怜,老子绝不会怜惜你。快步冲到门口,拉开门才要走出去,就觉得身后一阵阴风涌到,付雪漫瞬间出现在面前,堵住了去路。

    她现在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森可怕,两只眼珠内积满了无穷怨恨。只听她咬牙切齿说:“今天你那也别想去,不陪我上床,你就死!”声音阴冷的,都冰到我心底深处。

    草他二大爷的,她是死不放我了,要是跟她纠缠上,我不一定能脱的了身。当下摸了摸鼻子,忽然转头惊叫道:“张云峰,你怎么来了?”

    她一听顿时脸上变色,跟着转头去看。我趁机从她身边窜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向周建涛撕心裂肺的叫声往前追。

    “混蛋,你骗我!”付雪漫在后面厉声喝叫,很快就追到我身后。

    当她手指搭上我肩头的一瞬间,我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铜钱,剥掉艾叶,猛地一回头拿着铜钱往她眉心贴去。

    付雪漫大惊失色的咦了一声,迅速往后退出很远,似乎没想到我竟然敢带着铜钱,而老杂碎却怎么没发现?

    趁着她发愣之际,我飞快跑到了西侧回廊中,看到前面一只鬼魂拖着不住挣扎的周建涛,即将走出回廊。我这时把八枚铜钱全都剥掉了艾叶,挥手撒出去,布成一个铜钱阵。

    那只鬼只是个普通货色,被铜钱阵黄光打击一下,“嗷”的惨叫一声,就化成了一股青烟飘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