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缩地法

第五百一十四章 缩地法

    陆飞和王子俊转头看到四面都是黑乎乎的屋影,散发着阴森的鬼气,不由全都愣住,也没心情斗嘴了。

    我问他们曲陌呢,陆飞说她以防周建涛再发生不测,跟着送他回家,让他们俩先过来了。我点点头,还是这丫头想的周到,怕周建涛会把邪气带回家,这样倒避免了全部失陷于阴宅里,外面有个人做外应,我们就有机会逃出去。

    我们现在所处的院子,看着挺陌生,并且此刻整个阴宅灯光齐灭,一片漆黑。他们俩人手里的手电光跟萤火虫似的,光线非常羸弱,看不清什么局势。我转头看着四周,向陆飞一伸手,他倒是挺机灵,马上把我的背包递过来。

    从里面拿出了桃木剑和两道黄符,又拿出了点睛笔,帮他们两个开了阴阳眼。王子俊这时头一次开眼,显得既兴奋又害怕,小声咕哝:“我也能看到隐身的鬼了,不知道可不可怕啊?”

    陆飞问我:“我们好端端的在坑沿上,为什么突然就跑到了阴宅里?”

    “老杂碎用的是缩地法,阴宅大门就是用这种招数变化的,我也是刚刚想明白。”我心里是着实佩服老杂碎的本事,缩地法是茅山正宗法术,只不过要求修为太高,至今没听说哪个道家天师会用。他不禁做鬼使出道家法术,还能发挥出巨大威力,将坑沿都缩进地窖里了。

    “嘿嘿……”这时头顶传来老杂碎的一阵冷笑声,接着听他说道:“鬼事传人名不虚传,竟然看出我用的是缩地法。不过,这次你休想再逃出园子了。”

    我们三个抬头看着上面,分辨不出老杂碎声音出自什么方向。我笑道:“老子没打算出去,这儿不是有十二大美女吗,让她们过来陪我们哥仨消遣消遣。”

    “只怕你消遣不起!”

    “有道是生又何欢,死有何惧,大不了精尽人亡,做一个风流鬼。”我故意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生死的架势,让老杂碎找不到对我下嘴的地方。

    “好,你等着消遣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音乐声,十二位大美女该来了吧?

    王子俊小声问我:“这儿还有十二位大美女?都是唱闽南歌的吧?”靠,这小子以为是歌曲光碟上那十二大美女呢。

    我才要开口,就见前面不远处闪起点点亮光,只见十二位身穿宫装的少女,每人提着一盏宫灯轻飘飘的从天而降,就站在距离我们十几米开外。那个红叶冲我一眨眼睛,让我心跳时速一下子快了好几倍,差点没跳出嗓子眼。

    陆飞和王子俊都张大了口,目光在十二个美女身上转来转去,我看他们两个人四只眼睛都不够使。

    红叶首先随着音乐节奏翩翩起舞,其他美女也都纷纷舞起来,舞姿美妙动人,我的目光彻底被她们牵引住,无论怎么都挪不开。心说这样不行,还没正经跟老杂碎动手,这就先败了。于是一狠心,用力咬住舌头,痛出了一身冷汗,脑子也随之清醒。

    转头看他们俩,一个个流着口水,眼神色迷迷的盯着美女们,完全失去了神智。

    这会儿叫是叫不醒他们的,把手里的两张符揉成纸团塞进两边耳朵里,这下心里清静了很多,音乐也是诱人的一部分因素。把背包往地上一放,从里面拿出八根蜡烛点上,按照八卦方位cha好,再点上一束香,在他们两个眼前晃了晃,念一遍清心咒。

    两个家伙逐渐神智清醒过来,陆飞对我说了句什么,我由于耳朵里塞着纸团没听到,当拿下纸团时,见他捏了指诀,已经念出了九字真言的第一个字。我急忙捂住他的嘴说:“先不要念,老杂碎正等着我们动手呢。”

    王子俊疑惑不解的问:“我们不动手难道要束手待毙啊?”

    我冲他们俩招招手,三个人三只脑袋抵在一块,我压低了声音说:“老杂碎老奸巨猾,不知道我们三人深浅,这是正在试探我们身手呢。要是我们把宝全部抖出来,黔驴技穷后,他就会找准我们的弱点下手了。”

    “你那么多道术还怕用完?”王子俊问。

    “很多道术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能拿得出手的,也不过两三种。所以我们尽量克制心神,不要被这些狐狸精给迷住,也不要出手。我们目的,就是等天亮,明白了吗?”我小声说。

    他们俩点点头,全都学我,用符纸揉成纸团塞进耳朵里。然后盘腿坐在蜡烛圈中,嘴里念着清新咒语,抵挡十二个美女的诱惑。

    我也坐在他们身边,看着明灭不定的烛光,说实话我也没把握能坚持到天亮。上次老杂碎摸不清我的底细,才给我机会让我坚持到了鸡鸣三遍的时候。可是今天,他绝不会再给这个机会了。我和陆飞能拿得出手对付他的法术,就是陆飞的九字真言,我的……

    现在忽然发现,我所学太杂,高级倒是有几种,比如铜钱阵锁魂术、天雷地火符、太一使者咒等等,可是老杂碎是个道行很深的鬼道人,恐怕都没什么用途,只有太一使者咒有点功效。

    而九字真言和太一使者咒,又不一定能对老杂碎有大的威胁。况且太费元气,使一次就无力再继,如果硬要再使的话,元气耗尽,最后连逃的力气都没了。

    十二大美女卖力的跳了一首曲子,可是见我们最后都半点反应,忽然宫灯齐刷刷一灭,全都消失了踪影。

    我不由松了口气,终于捱过了第一关,接下来不知道老杂碎又要使什么手段。

    陆飞和王子俊从耳朵里把拿出纸团,两个家伙也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伸手在额头上擦了把汗。他们忍得非常辛苦,能做到对这十二个勾魂摄魄的美女不动心,那需要多大的坚忍力啊!

    “那是什么声音?”陆飞忽地转头看着四周,在漆黑寂静的夜色里,传来“嚓嚓”声响,听着像是撕咬的声音。

    “呃……”其中夹杂着痛苦的shenyin,像是被捂住了嘴巴,声音含糊不清。

    我们正在诧异之际,突然那边亮起了一盏宫灯,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全身赤裸的蜷曲在地上,浑身是血,与四周黑暗相对比,鲜血显得特别刺眼,令人触目惊心。尤其她身上皮开肉绽,坑坑洼洼的,似乎被什么野兽咬的体无完肤,不住的在扭动挣扎。

    我和陆飞不为所动,王子俊却轻轻呀了一声,脸上现出了惧怕神色。

    过了片刻,只见一张脸色惨白的鬼脸慢慢从黑暗中伸出来,嘴角往下滴淌着鲜血,看着非常狰狞。吐着一条长长的鲜红舌头,缓缓从女鬼身上tian过去,将鲜血卷到嘴里砸吧砸吧嘴唇,听起来非常香甜,不过让我们却感到毛骨悚然。

    舌头tian到了到了左肋上,猛地一口咬下去……

    我也沉不住气了,一颗心跟着陡然跳了一下,陆飞和王子俊全都叫了一声。

    那只被咬的女鬼痛的身子缩成一团,正好脸孔朝向我们,我不由大吃一惊,她是付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