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拜堂成亲

第五百一十一章 拜堂成亲

    我赖账座上不肯起来,付雪漫咬牙切齿的瞪我一眼,用力握住我的手。草,这jian娘们手劲太大,差点把我手骨握碎了。随着她一拉,不由自主的起来。乖乖的跟着她在供桌前就位,老杂碎充当主持人,站在桌子一侧。

    “各位宾客就起立。”

    死鬼们齐刷刷的站起来,把头转向我这边。

    老杂碎笑眯眯的,眼神内却隐藏着一股阴冷的笑意,只听他朗声道:“今天为付雪漫小姐与习风先生大喜日子,老夫受付雪漫小姐委托,主持这场婚礼,深感荣幸。奏乐,新人行拜堂之礼!”

    唢呐声响起,草他二大爷的,其实不管唢呐奏出来的音乐如何好听,在我们本地,一般都是丧事才用这种乐器演奏。怎么听着,像是我们的葬礼在进行,催人泪下啊。

    “一拜……”

    老杂碎刚念出这两个字,就见清末大儒老吕突然从座位上跑出去,不由一怔停住了叫礼声。死鬼们也都诧异的看着这个白胡子老头,从他们之间挤过,跑到西面墙壁下跪倒,伸出舌头在画上tian来tian去。

    我心头一乐,老鬼真听话,我刚才是糊弄他的,说我们拜堂刚刚开始的时候,是最为吉利的时刻。他只要跑到壁画跟前,用舌头tian几下跟他滚过床单的少女,就会把精气还给他,病也马上会好。这老鬼生前是个迂腐的书生,做鬼也是个白痴,还真以为我这个鬼事传人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我们刚要拜堂,他就迫不及待去tian壁画了。

    老杂碎双眉一皱怒道:“吕先生你这是干吗?”

    老鬼转头一看,大家伙都用奇异目光看着他,老脸一红说:“我,我在治病!”

    “糊涂,这怎么能治病呢?”老杂碎摇头斥责。

    “这是……习先生教老夫的。”老鬼伸手指着我,那副认真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我摸着鼻子嘿嘿笑道:“这个,这个是跟吕老先生开个玩笑的,没想到当真了。”

    “啊,你……”老鬼满脸通红的从地上跳起来,指着我说不出话,最后一捂脸往外逃出去,一边跑一边叫道:“颜面丢尽,羞死老夫了!”

    付雪漫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才要开口,老杂碎忽然哈哈大笑道:“习先生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自己新婚之即,还在开玩笑,有意思有意思。”

    老杂碎顿了顿,接着说道:“婚礼继续,一拜……”

    付雪漫狠狠瞪我一眼,就要矮身跪下。老吕这么一闹,不过才耽搁了五分钟,还有十分钟时间呢。我摸着鼻子假装往下跪,老杂碎后面“天地”俩字还没出口,我突然惊声大叫:“黑杀神,黑杀神来了!”

    说着往后一仰身,坐倒在地上,指着供桌底下装作一脸恐惧的表情。包括老杂碎和付雪漫在内,这些死鬼们一听全都吓得往后退步,付雪漫也从地上一跳而起。黑杀神乃是邪神,人鬼皆惧,谁能不怕?但老杂碎和付雪漫见桌子底下毛都没有后,才放松了紧张神色,不过全都冲我怒目瞪视。

    “嘿嘿,开个玩笑,羽灵子真人不是说我有意思吗,我就有意思给大家伙看看。”我拍拍屁股从地上起来。

    老杂碎一听我称他羽灵子真人,立刻瞪大了眼珠,嘴巴张的大大的,那副惊讶的表情,真比见到黑杀神要夸张的多。看来死耗子猜到不错,老杂碎果然是死了百年的鬼道人!

    付雪漫并不知道羽灵子的名号,用力捏住我的手,咬牙切齿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再捣乱,我就杀死那个小女孩!”

    我心头一紧,这jian娘们心狠手辣,真要再这么胡闹下去,她可能真会对小雪下毒手。

    “好,好,我不敢了。”我赶紧说道。

    老杂碎却还没缓过神,皱眉问我:“你怎么知道羽灵子这个名号的?”

    我嘿嘿一笑:“昨晚老祖宗跟我托梦,说今天羽灵子真人会做我婚礼主持人。”

    老杂碎半信半疑的问:“真的?你这个老祖宗可是真阳子?”

    “不错,他老人家就是真阳子真人。”感觉真阳子真人念着挺拗口,不知道老祖宗咋会起这么个道号。

    老杂碎满是警惕的点点头说“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要我一定拖到子时末丑时初,这时他老人家刚好出关能助我一臂之力。”我摸着鼻子,顺口编出一个激将之计,看老杂碎肯不肯上当。

    老杂碎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说:“我跟真阳子不属同一时代之人,但老夫与他神交已久,一直想跟他会上一会。可惜老夫不入地府,一直未能如愿。既然今夜有此机会,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助你一臂之力。”说着看了看供桌上的一座古老的钟表,正好是一点整。

    “现在拜堂,一拜天地……”

    我心里这个高兴啊,虽然老杂碎是个百余年老鬼,道法和鬼术精深,但不入地府,也就不知道地府里的一些琐碎规矩。像登记阴亲的鬼差还有换班一说,我都不知道,他估计也不清楚,所以就相信了我的胡话,让我在这一刻拜堂!

    付雪漫听说老杂碎口气,我老祖宗挺厉害,显得怔忡不安。一边拜堂一边小声跟我说:“你果然在耍花枪,不想跟我结婚。你就不想让那个孩子活下去了么?”

    “哪有,我说的老祖宗助我一臂之力,只是不想让我结阴亲之后沾上霉运。”我小声解释。

    “你现在的话我都不敢相信了。”

    “没那么夸张吧?”我笑道。

    说话之际,最后夫妻对拜完毕,抬头看看表,刚好在半分钟内完成,我不由握紧双拳心里庆祝一下。

    “新人入洞房……”

    张老汉走过来请我们俩跟他出去,看意思洞房是安排在了别处。临出门前,老杂碎小声问我:“怎么没见你老祖宗出手?”

    “他跟我说,要么是子时末丑时初,要么是丑时末,反正他出关时间不确定。”

    老杂碎一下就翘了辫子,明显看得出我是瞎掰,但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气的是脸色相当难看。

    从这儿出去,跟着张老汉走进东侧一道回廊,往后院走去。我心里这个犯愁,拜堂是躲过了地府记录,可是这入洞房,该怎么躲?跟女鬼媾和,那可是大伤元气的,再说跟这jian娘们上床,我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啊!

    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