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章 鬼园婚宴

第五百一十章 鬼园婚宴

    我们刚到坑沿上,就听到张老汉在下面呦喝一声,眼前蓦地一亮,整个乐不思蜀园灯火辉煌,大门洞开,张灯结彩,只不过灯笼是白的,彩带也只有黑绿两种颜色,没半点喜气,反倒是像办丧事。紧跟着庄园内响起了一阵唢呐声,演奏的好像是百鸟朝凤,听着节奏倒挺欢快。

    付雪漫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不由自主的就冲下了土坡,被张老汉给扶住。

    “新郎官可要站稳了。恭喜恭喜!”

    我勉强挤出笑容:“同喜同喜!”心说同喜你妈个头。

    等付雪漫走过来,已经不再隐身,在明亮的灯火下,看上去是经过精心打扮过的。脸上应该是搽了我的鬼马化妆品,气色没那么惨白吓人,隐隐透着一股红润,看着倒是挺漂亮。她要是个正经女人,说不定我们真的会成为夫妻。唉,造化弄人啊。

    付雪漫走下土坡,立马换了副模样,现在表现的非常委婉温柔,轻轻一笑,挽住我的手臂,走进了大门。这次我是开了阴阳眼的,但仍旧看不出庄园大门的玄机。就这么随着张老汉,进了垂花门,整个院子亮着灯火,通明如昼。

    院子里有不少鬼魂宾客,估计全是这园子里的piao客吧?因为全是男鬼,一个女鬼都没有。

    老杂碎身穿一件蓝缎子长袍,在门口站着,见我们俩来了,一脸笑眯眯的,双手抱拳不住声道贺。我心说付雪漫是你妈呀,值得你这么高兴?我皮笑肉不笑的抱拳还礼,虽然前天我们还大动干戈,可是现在他是我们主婚人,哥们不能显得太小气了。

    这些死鬼们呼啦散开,把我们俩众星捧月般的请进了屋内。屋子里倒是布置的喜气洋洋,居然点着红烛,吊着有红色绸带。转头看看西面墙壁上的图画,十二位宫装少女,全都换了红色衣衫,真是佩服老杂碎的手段,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这个壁画是怎么搞的,还跟三大禁忌有关。

    屋子里摆满了酒席,靠墙端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放着香炉和米斗,米斗内盛放着尺子、镜子、剪刀、秤及五谷杂粮等物,上cha彩色小旗。香炉里点着三支香,供桌前铺着红色地毯,这是拜天地所用。

    张老汉拿来两身新郎新娘婚服,让我们俩穿上,带上一顶红色郎官帽,感觉还真像个新郎官了!

    老杂碎拍了拍手笑道:“今日是付雪漫小姐与习风先生的良辰吉日,大家待会儿放怀痛饮,然后纵情欢度良宵。”

    死鬼们一听这话,一齐欢呼。我们结婚,估计今天酒席和窑姐都会免费,他们能不高兴吗?可是老子对老杂碎第一句话感到不忿,怎么说,报新人名字的时候,男人姓名该在前头,结果把我排在后面,那不是倒cha门,吃软饭么?二大爷!

    老杂碎挥挥手,顿时屋子里静下来,他又接着笑道:“吉时未到,咱们先入席等待,待子时三刻一到,就请新郎新娘拜堂成亲!”

    死鬼们正等着这句话呢,瞬间涌入酒席。我和付雪漫当然排在第一桌,老杂碎和几个看上去有头有脸的死鬼陪着坐在下首。张老汉打开了酒坛,一下子酒香四溢,满屋子都是香气,让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张老汉帮我们大家斟上酒,然后垂首站在一边。

    老杂碎端起酒杯跟我笑道:“按道理,拜堂之后,才能开席,但两位结的是阴亲,大可不必遵守阳间规矩。我代表园子向两位新人敬杯酒,祝两位新人百年好合!”仰头把这杯酒一饮而尽。

    付雪漫满脸害羞的端起酒杯,真跟小媳妇似的,用臂肘捣我一下,示意我也端杯。我故意装的傻乎乎的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反而伸长了脖子小声问老杂碎:“厕所在哪儿,我尿急。”

    这句煞风景的话一出口,让桌上宾客全都愣住。老杂碎对我轻蔑一笑道:“难道习先生不知道阴宅没有厕所吗?”

    付雪漫马上显得不高兴,对我小声气道:“不能憋一会儿吗?”

    “哦,那我憋一会儿吧。”

    我笑眯眯的端起酒,跟付雪漫一齐喝了,然后张老汉又给斟上酒。老杂碎下面的宾客开始一一向我们敬酒,都自报家门,有的曾经在民国时当过响马,有的在清末时做大儒,靠,这不搭边的死鬼们,怎么凑到一块的。

    我指着那个做过响马的死鬼说:“老胡,你气血两亏,该补身子了。要不是你生前体格健壮,恐怕早就嗝屁了。”

    付雪漫听我说的这么难听,什么嗝屁啊,连忙又用臂肘捣我一下。

    老胡倒是个大大咧咧的脾气,哈哈一笑说:“习先生眼光真准,请问我该怎么补身子?”

    “回头去店铺找我,送你两个补阴丸。”我又转头看着那个清末大儒说:“吕老先生,你这么大岁数了也学小年轻人,身子重要啊。现在你不但气血两亏,而且五脏俱损,再不吃药,三天之后,等着嗝屁吧。”

    老吕捋着白须问道:“什么是嗝屁?”

    “嗝屁在阳间是蹬腿,在阴间叫魂飞魄散,明白了吗?”我老气横秋的说道。

    老吕大吃一惊:“如此严重,我该如何治病?”

    “这个嘛,我只能教你一个听,不然就不灵了。”说着我站起身走到老吕身后,低头在他耳朵边小声嘀咕几句,听的老吕不住点头称是。

    老杂碎一脸阴笑的看着我,似乎看穿我这是在捣乱,但也不阻止。在他的眼里,我估计最多就是一只小猴,能翻起多大天来?

    我坐回去后,付雪漫没好气跟我小声说:“拜托,今天是咱们大喜日子,不要这么职业病好不好?”

    “好,好。”我一边点头,一边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又故意说道:“我娘子下令了,不能再给你们治病。不过呢,咳咳,你们几个当中有的可能活不过今晚,喝酒当心点。”

    后面那几个一听,吓得脸上变色,毕竟我是鬼事传人,干的就是医鬼的行当,我的话谁敢不信?才要张口说什么,就见老杂碎拍拍手朗声道:“吉时已到,请新人就位,行拜堂之礼!”

    我心头一凛,该来的终于来了,现在才十二点四十五分,老杂碎真够准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