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二章 干尸

第六十二章 干尸

  这一次宋斋的少主人也不在矫情,开始飞速的穿上衣服,警惕着四周,道:“这是鬼叫魂儿?”我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她用行动回答了我,这个女人穿上了衣服之后马上又变成了男人,一般人听到这声音都要吓的腿软,可是她却一马当先的,朝着声音来的源头那边儿走去,我也硬着头皮跟上,这个声音,每隔一会儿就会响起来一声,听的人相当的难受。

  “你到底是谁?”我对着空气叫了一声。

  “小凡。。”那边儿还是那么叫道。我们俩都紧握着枪,往前面走,这声音很微弱,能被我们听到,就说明绝对离我们不远,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还没走一会儿呢,就发现了雪地上的血迹,顺着血迹的方向,延伸到一个大树上,我们走到了树下,我叫道:“你是谁?叫我干什么?”

  “小凡。。。”那声音再一次传来,这一次我听到了,循着这个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一下子被吓的给蹲在了地上,在我的手电照耀下,我看到了一张惨白惨白的人脸,如同是被吸干了一样的人干一样的,正悬挂在树枝上,两颗眼睛瞪的滚圆的看着我,嘴巴一张一合的道:“小凡。。”

  宋斋的少主人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举起了枪,换做是我我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是我却觉得不对劲儿,这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马上对她叫道:“先别开枪!”

  我说话的空当,树上的这个人貌似挣扎了一下,从树枝上掉了下来,摔在雪地上,我看到了他身上穿着的,跟我一样的衣服,衣服却在此时显的那么的肥大,他整个人,几乎成了一个骨架。跟我一样的衣服,那就是我们那个队伍的人,我仔细的盯着它的脸,发现这个脸的轮廓,像极了刘望男身边儿跟的警卫员阿力。

  我马上把他扶在怀里,问道:“阿力,是你么?”

  “是我。。。”他的眼睛一张一合之间,似乎非常的累,我头皮有点发麻,这是刚跟我们分别的一个铁骨汉子,为什么会在忽然之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谁把你变成这样儿了?”我急切的问道。

  “猫。。小心那个猫!救小姐!救小姐!”阿力在我怀里,伸出了他那只已经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手,抓住我的手,说了最后一句话,之后闭上了眼睛,此刻的他,更像是因为苍老而死亡的一个人。

  我跟阿力并不是很熟,但是我此刻的感觉却是如此的难受,总归来说,我是一个至今无法把死亡看的很淡的一个人,特别是他在之前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儿,现在却以这样一个姿态死去。他的身体,我随便就能抱起来,因为已经完全不能当做是一个人来看。

  “走,我们回去。”我抱起了阿力,开始往营地那边儿走,还没走到,就看到他们迎了出来,胖子一见到我就说道:“小凡啊,冰天雪地打野战,好情调啊。”

  我没理他,他话说到一半看到我怀里的东西,就开始再一次叫道:“这什么玩意儿?”

  我把阿力的尸体放在地上,说道:“这是刘望男的那个警卫员阿力,刚死了,死之前让我小心猫。他说的到底是猫,还是说的是那个猫女?”

  胖子叼根烟看着地上的阿力,道:“他娘的,这是怎么死的?看样子,是被人吸干了精血?”他说完意识到自己说的就是废话,这个问题我们这边儿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可以说他算是道法最高的一个人了,他现在,像是一个医生一样的,翻开了阿力的眼皮,可是在翻开的一刹那,他倒嘶了一口凉气道:“猫眼?”

  我们都开着手电,看着阿力那个被胖子给撑开的眼皮,这是一幅诡异的场景,他的两只眼睛,正在发着绿光,绿的渗人。

  “烧了!”胖子马上就做了决定,他这个决定,我们没有人反驳,没人知道阿力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的眼睛告诉我们,这个尸体,可能会是一个隐患,烧了,是最稳妥的办法。

  说干就干,我们马上去准备木柴,把阿力的尸体放在上面,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们集体给他鞠了一躬,然后由胖子拿着火把,去点上火儿,木柴的燃烧速度没那么快,但是一旦燃起来火势也蔓延的不慢,我心里相当的难受,我们有家人,阿力何尝没有?火光很快的就蔓延开来,转眼就吞噬了阿力本就干枯的身体。

  我心里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火克万邪,一切东西到了火里面,都会被烧成灰烬,直到火里面,传出来剧烈的惨叫声,那是猫叫,非常惨烈的猫叫,放佛现在被火烧的不是阿力,而是一只猫。

  “退后!”胖子忽然大叫了一声。紧接着我们就看到了阿力从那个火堆之中跳了出来,身上的衣服还在燃烧着熊熊的大火,他在地上剧烈的挣扎,夹杂着猫叫打滚儿,地上有积雪,我们也不敢靠近,我甚至不知道现在还在挣扎的,到底是阿力本人,还是他身体上所附的妖邪。

  雪见火就融化,阿力燃烧着的身体在雪地里打滚,不一会儿,扑灭了火,在火势熄灭的时候,地上多出了一个烧的乌黑的人形东西,我们打着手电靠近,却都被吓的倒退了几步。

  阿力的身体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但是他的脑袋,却还完整着,还是那张被吸干的像枯木皮一样的脸,这样的情况,让本身就阴森恐怖的他越发的诡异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胖子对我们所有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

  “难道不是火的声音?”我道,因为现在确实在空气中,有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来,我刚开始还以为是木柴燃烧的声音,胖子一指阿力的脑袋道:“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他这句话一出,人群中顿时算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好几把手电光一起照到那张已经被火烤出了尸油的脸上,声音真的好想是从那里传来,好是什么东西啃噬骨头的声音。

  “里面有东西要出来,再退后一点,准备好枪,别管是什么,只要出来,就先给他来一梭子再说!”胖子叫道。

  我虽然枪法不好,可是此时也拿出了枪,对准阿力的脑袋,我们一群人就这么站着,看着一个脑袋,一直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我似乎听到了破壳而出的声音。

  “沙沙沙。。”

  阿力的脑袋上,忽然就钻出来一个金黄色的脑袋,那是一直小臂粗细的虫子,它脸上的形态看起来非常人性化,刚伸出脑袋的时候,甚至还做出了一个呼吸新鲜空气的表情,只是它金黄色的脑袋上,还沾着花白的脑浆,傻子都可以想的明白,这只虫子,就是阿力的死因。

  我们在看到这只虫子的时候甚至忘记了动作,虫子在陶醉的呼吸之后,这才看到了我们,张开了嘴巴,漏出它嘴巴里黑色的獠牙,这獠牙让它憨态可掬的样子变的狰狞。

  “操!弑神蛊!”胖子举起了枪对准了这个虫子,我们一看这个,也在同时举起了枪。

  “yamero”忽然,我们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马上一个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日本军装蓬头垢面的身影,这个人,不是山口老太太的丈夫么?

  “住手!先不要开枪!”宋斋少主人身边儿的那个人对我们叫道,在我们的目光都转向他的时候,他耸了耸肩膀道:“这是这个人对我们叫的,他让我们住手,类似雅蠛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