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三章 山口先生

第六十三章 山口先生

  说这话的这个人是翻译的身份,我们的身边儿忽然来了一个神农架这边儿过来的野生日本人,搞的我们也很局促,不过好的一点儿就是,我们对这个山口先生的态度都不差,他是一个知道忏悔的人,曾经在我们超度川军战士军魂的时候给战士们的亡灵下过跪,他走到我们的旁边,推开了我,穿过我们的人群。对着阿力那边儿走了过去,他先对阿力鞠了一躬,很显然,这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做好了这一切,他出手如同闪电一样的,一把抓住了那只虫子的脑袋,那只虫子非常的大,被从脑袋里抽出来的时候,带着脑浆,看起来相当的恶心,山口先生从腰间拿出一个红色的绳子,绑住了这只虫子的腰部,虫子没腰,也就是中间的位置,做好了这一切,他一只手抓着虫子的脑袋,另一只手从虫子的头部开始往下用力的撸。

  本来那只虫子只是挣扎,在意识到山口先生的动作之后,它的挣扎前所未有的剧烈,并且对着山口先生做出了极其痛恨的表情和眼神儿,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忽然出来的日本人到底要干什么,只感觉他的动作十分的干练,甚至有点接近,残忍。

  他不管虫子的挣扎,继续往下面撸,然后在虫子的腹部,撸出来一些跟脑浆一样的液体,像是刚吃过的脑浆,里面,还混杂着一些黑色的远远的东西,类似于卵的存在。

  他一直从虫子的头部往下撸,撸到尾巴,这时候,那只虫子已经变的很小,不复刚才的肥大,本来都已经止住了吐的九两再一次的吐了出来,小时候我们几个打架打着玩的时候,竟然叫嚣着要把对方的shi给打出来,现在是亲眼看到,恶心,恐怖,残忍,我忽然都有点可怜那只金色的虫子了。

  山口先生把已经被撸干净的虫子放在了从怀里拿出来的盒子里,转头,对我们说了一句日语。我们赶紧看向那个翻译,那人说道:“他的意思是,我们用火烧,其实它是最喜欢的,刚才帮助他孵化了虫卵。”

  “我会说中国话。”这时候,山口先生忽然说道。这让我瞬间蛋碎了,我操你大爷的你会说中国话早干嘛去了?

  “您是山口先生么?”我心里那么想,嘴巴上却还是这么问道。

  “那是我以前的名字,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名字。”他说道,说着,拿出了一把尖刀,在我们刚才燃起的火堆上把尖刀的尖端烧的通红,在地上,极其耐心的点着那些虫卵,一个一个,每一个都被尖刀给刺穿。

  “知道为什么他的脑袋不会被烧掉么,这里面已经被孵化出来了几只。”山口先生对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过去看,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阿力破开的脑袋里面,有几只肥硕的墨绿色虫子,正在里面翻滚着。这场景看的我恶寒,九两甚至直接就躲在远处不敢过来,他拿着尖刀把一个个的虫子用尖刀给捅出来,截为两段。

  “这才是神农架最可怕的地方,也是这个地方的诅咒。”山口先生站起来说道。“我与你们一起,没有我,你们找不到那个地方,信号被她给做了手脚,她不是来这里唯一的日本人。”

  他口中的她,不用说,我就想的明白是谁,很明显说的是山口老太太,之前对那个老太太一切的好感,都随着她丈夫的一句话烟消云散。我一下子都有点担心起我二叔来了,那个山口老太太用心险恶现在是路人皆知了,那跟他们一起的二叔有没有危险?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就像你刚才明明会说中国话,却在开始的时候说日本话一样。”这时候,宋斋的少主人说道。

  “因为和平。”他说了一句之后,站在那里,不再说话,一时间,气场有点像二叔,虽然这个日本人绝对没有二叔帅气。然后他说了一句话:“这是蛊,金色的是蛊母,长成这样,起码得半年。”

  这句话,我咋一听有点摸不到头脑,可是在下一刻却反应过来他平淡的一句话,是在告诉我们什么。这种蛊,在脑袋里面需要长半年,可是我们来这里才多久,阿力脑袋里面的蛊虫,是在半年前就有的。——刘望男。

  “就他娘的知道那娘们儿不对劲儿。”胖子说道,而我则想起了阿力在临死前说的那句“救小姐。”心里格外的不是滋味儿,他到死,或许都不知道,其实让他死的,正是他想要保护的小姐本人。

  这个日本人出现的非常突兀,但是我们这个队伍竟然没有拒绝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那个和平两个字打动了我们,还是因为他对神农架的了解,让我们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人。而这个人在本质上跟二叔有区别,就是他其实还算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加入我们,需要投名状的原因,我们坐在一起,围着篝火,一直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天亮,我甚至想继续聊下去,因为这个山口先生,从一个学者的身份,告诉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有的之前我想到过,有的没有。很多事情,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串成了一条线。

  而他告诉我们的,最为震撼的消息,就是南京大屠杀。

  用他的话来说,当那场灾难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不对,他并不是为那个民族洗白,他同样恶心并且痛恨着那个民族当时的种种罪行,用他的话来说,他想要知道的是人性,没有杀过人的或许以为用刀用枪捅人很爽,但是上过战场的人,都会明白在血花绽放在人身上的时候,那种感觉非常的怪异。

  这跟民族,跟血统无关,不管是什么国家的人,我们首先是个人。

  他认为,杀人,可以是人性的宣泄,但是杀那么多的人,已经过了,超脱了那样的范围,那些军人,所谓的日本皇军,已经变成了恶魔。他认为南京大屠杀会是一个为了“某种目的”的杀戮。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杀戮而杀戮。

  他是一个日本的“阴阳师”。说实话,日本的很多东西,都是由中国而来,甚至日本这个民族,都有资料说是徐福寻找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所带的童男童女繁衍而来,之后盛唐,鉴真东渡等等,所以山口一直都很向往中国。

  以至于他后来参与了那场计划,再到诅咒,他都认为,这一切,其实都是由一个恶魔在掌控着,都是阴谋,包括战争,他决定揪出这个恶魔。

  但是他的目的,好像被人察觉,到最后,他被驱逐出了那个核心的圈子,这一切,都得慢慢来。

  “科学是最大的迷信,迷信是最好的科学。”这是山口先生的最后一句话,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确相当的有魅力,他说的,让我们每个人都震撼,虽然,我在之前就已经猜测到,这或许跟蚩尤有关。

  “你其实可以问一下这个山口先生,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他也去许愿墙那边儿待过,并且被诅咒过。”我偷偷的对宋斋少主人说道,她听完之后,还真的跑去问这个问题,结果山口先生却给了她一个让她脸色煞白的答案。

  “我没有说我现在还活着,更不知道我自己是一个什么状态,因为我的脑袋里,同样有一条金色的虫。”山口先生指着自己的脑袋道。